您在這裡

河北“瘋婆婆”的神奇預言

在河北省保定地區流傳著一個神奇“瘋婆婆”的故事。 其實是真人真事,現在很多七、八十歲的老人都親眼見過她。她是保定地區高陽縣人,死在保定市清苑縣國公營村。現在保定東郊國公營村還有給她修的廟宇,每年農曆三月三的廟會是因她而起的。廟會很大,她的廟香火很盛,三月三廟會那天,不僅保定的人,許多天津、北京,甚至上海的人不遠千里都來給她燒香。
 
在上個世紀三四十年代保定地區許多地方都曾見過一個“瘋老婆兒”,背著一個小包袱,裡面裝著香火,手裡舞著一根棍子,邊走邊唱“ 順口溜 ”。

她獨自一人,常常藉住在農家或廟堂裡。人們給她飯吃,得先給一支香(指敬神用的香),否則不吃。遇到廟堂,她就先把裡邊打掃乾淨,​​然後燒香拜神佛。她和當地“嘛嘛”(指用民間小道治病的人)時有來往。

她唱的“順口溜”挺古怪,當時的人理解不了,就說她“瘋”,叫她“瘋老婆兒”。隨著歲月的流逝,年代的推移,人們逐漸發現,她唱的“順口溜”都應驗了,沒有一句是虛的。

有一次她走在街上,一個地痞罵她,她說,你不要罵我,明天你就得撞死在車溝裡(指路邊的排水溝),果然,那個地痞第二天被撞死在車溝裡。

我的父親今年七十五歲,很小的時候也親眼見過她,她在我們村還住過一段時間。當時有幾個很壞的少年常欺侮她,當她在廟裡燒香拜神時,在背後用土坯頭偷偷的拍她,有時把她拍的半天才能起來。她就說,誰拍我來著?遲早得把你槍崩了。後來確實都應驗了,那幾個少年不是被日本人給用槍打死了,就是在文革中亂槍打死了。

現在一提起“瘋老婆兒”,很多都明白了,原來她不是真“瘋”,是修鍊的人,是神在指使她告訴人們什麼,在“度化”著這一方水土的善良的人們。

她唱的“順口溜”,在群眾中廣為流傳,由於沒有文字記載,很難收集完全和準確了,現將收集到的一些整理如下:

“ 中華民國大改良,拆了大寺蓋學堂,怎麼拆的怎麼蓋上”
註:指民國時拆寺院蓋學校,後來確實出於旅遊的目的現在許多又蓋了起來。

“花錢沒有眼兒,抽煙沒有桿兒,穿鞋沒有臉兒”
註:過去花帶眼的銅錢,用煙鍋抽碎煙葉,穿家做的鞋;現在用紙幣,抽煙捲,穿奇形怪狀的鞋。

“樓上樓下,燈頭朝下”
註:過去住平房、點油燈,現在許多人住樓房,用電燈。

“蓋屋不用柁,媳婦使著婆,蓋房不用梁,媳婦當親娘”,“千年的古道走成河,千年的媳婦熬成婆”
註:過去兒媳婦比婆婆在家地位低,現在反過來了。

“拿著兒女當親娘”
註:過去各家孩子多不太看重,現在計劃生育每家一個孩子,對孩子溺愛。

“劁騾子劁馬,還要劁人”
註:指的計劃生育。劁:指養殖中對動物進行手術,使之沒有生育能力。

“屍骨成山,血流成河”,
“敲了又敲,淘了又淘”

“粗蘿篩細蘿撣,剩下的是活神仙,好人在樹尖也死不了,壞人鑽老鼠窟窿也跑不了

“粗蘿篩了細蘿撣,十人就有九人死,剩下一人當神仙”……

前邊幾句是預言過去幾十年的事,都應驗了。最後三四句顯然是在告示善良的人們,人類將面臨巨大的災難,也可以說是“大劫難”吧。

其中最後兩句和韓國著名預言《格庵遺錄》中說,“十戶難剩一”與中國明朝劉伯溫的《太白山碑文》中的“貧者一萬剩一千,富者一萬剩二三”,驚人的一致。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