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騎馬也追不上的“神足通”

薊子訓(網絡圖片)

《水滸傳》裡有個戴宗被稱為“神行太保”,會作神行法,一日能行八百里,但那隻是法術。唐朝有一位名叫萬回的僧人,日行萬里遠又返回來,所以稱他為〝萬回〞。佛經中有“六神通”,其一為“神足通”,目犍連即擅長此神通。《神仙傳》中記載了一位叫薊子訓的道家仙師,看著走的很慢,但即使是騎馬也沒辦法追上。

神通第一的目犍連

佛經中記載目犍連是“神足輕拳,飛到十方”,所以他有神足第一的稱號。

佛陀的比丘弟子中,有神通的弟子非常多,而目犍連被推為神通第一,就是因為他在教化中常顯神通。目犍連的神通,耳朵聽聲音,不論遠近都能聽到;眼睛看東西,不受物體的阻礙都能看到;無論多遠的路程,剎那間即至。目犍連尊 ​​者不但常遊諸國,並且也常乘神通到地獄中觀察眾生受善惡的果報。

傳說目犍連在過去世中,是一個捕魚謀生的漁夫。一天看到一位辟支佛走在街上,威儀具足,舉止安祥。生恭敬心,請到家中供養膳餚。飯後辟支佛躍身空中,或左或右,或前或後,上下自如。他心生歡喜,發願來生,求得神通,因此今世在佛弟子中神通第一。

一次佛陀於十五日在阿耨達池邊為比丘說戒,座中少了舍利弗,叫目犍連到舍衛國把舍利弗請來。當目犍連到達時,看到舍利弗結跏趺坐,坐在佛的身旁。問佛:我從祇園精舍回此,明明走在舍利弗的前面,怎麼他會先我到此,難道我失去神足通了嗎?佛說:目犍連你有大神通,現在可以在大眾中顯現神通,啟發初學的信心。

東遊而去的薊子訓

古籍《神仙傳》記載,薊子訓是齊國人,曾在州、郡做過官,被舉薦為孝廉,任命為​​​​郎中。後從軍,被任命為駙馬都尉。晚年悟到治世俗綜理官無益於年命也,乃從少君學治病作醫法,漸久,見少君有不死之道,遂以弟子之禮事少君為師。

少君亦以子訓用心專,知可成就,漸漸告之以道家事,因教令胎息胎食住年止白之法,行之二百餘年,顏色不老。他在家鄉時,待人接物十分講信義和禮讓。性情愛好清淡,經常閒著沒事研讀《易經》,有時作一些短小的文疏,皆有意義。

《武康縣志》:武康人。明方術,解分身之法。《後漢書本傳》:薊子訓,不知是從哪裡來的。東漢時,他來到洛陽,在十幾個地方會見朝廷的大員,每次都拿一斗酒一塊乾肉招待他們。他說:“我從很遠的地方來,沒有什麼好東西,只是略表一下心意。”在座的有上百人,但吃喝了一整天,酒和肉還是用之不盡。薊子訓走後,大家都看見白雲升起,從清晨到晚上都不消散。當時有個百歲的老翁說:“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見過薊子訓在會稽的集市上賣藥,面色就是如此。”薊子訓不喜歡居住在洛陽,因此隱居起來。魏齊王正始年間,有人在長安東邊的霸城看見他與一老者正一起撫摸銅人。他們一邊撫摸,一邊說:“才見這個銅人鑄成,已經快五百年了。”看見他的那個人向薊子訓喊道:“薊先生,請等一下。”但薊子訓和老者只是並肩答應著前行。看著他們似乎走的很慢,但即使是騎馬也沒辦法追上他們。

薊子訓有一次到陳公家說:“我明天中午就走了。”陳公問他走多遠,他說不再回來了。陳公送了一套葛佈單衣給子訓,到了第二天中午,薊子訓就死了,屍體僵硬,手腳都疊放在胸上不能伸直,好像一塊彎曲的鐵器,屍體散發出很濃的香氣,香味很怪,瀰漫到街巷中。於是把他裝殮入棺。還沒等出殯,棺木中突然發出雷霆般的轟鳴,閃光把屋子庭院都照得通亮。守靈的人嚇得趴在地上好半天,再看棺材,蓋子已經裂開飛到空中,棺木中沒有屍體,只剩下子訓的一隻鞋子。過了不久就听見大道上有人喊馬嘶和簫鼓管弦的奏樂聲,一直往東而去,不知去了哪裡,薊子訓走後,幾十里大道上仍然飄著香氣,一百多天仍然不散。

達官貴人欲見薊子訓

京城的一些達官貴人聽說薊子訓有道術,都虛心的來拜見,但很少能見到他本人。有個薊子訓少年時的鄰居現在是太學裡的學生。一些貴人們就把他找來說:“你發奮讀書,不就為了能求得富貴功名嗎?只要你能把薊子訓為我們請來,我們可以讓你毫不費力的得到富貴功名。”書生答應了。

書生從太學回到家鄉,專門侍奉薊子訓,為他掃庭院跑腿效勞,這樣過了好幾百天。薊子訓知道書生的用意,就對書生說:“你並不打算學道,卻這樣賣力氣的侍奉我圖個什麼呢?”書生吞吞吐吐的不說實話。薊子訓就直截了當的說:“你別掩飾了,就是不說我也知道你的意思,是那些貴人想見我一面才讓你到我這兒來的。我怎麼能硬不去見他們而誤了你的功名前程呢?你回京城去吧。我某天一定也去京城。”

書生很高興,告別了薊子訓回到京城,告訴貴人們薊子訓某天會來京城見他們。到了約定的那天,薊子訓並沒動身去京城,書生的父母很著急,跑來問薊子訓,薊子訓說:“你們是怕我忘了去京城的事,使你兒子在貴人面前由於失信而得不到官位吧?我吃了飯就出發。”薊子訓吃了飯就上路,半天工夫就走了二千里進了京城。書生聽說後急忙迎接,薊子訓問書生:“都是什麼人要見我?”書生說:“想和先生見面的人太多了,他們怕白跑你家一趟,見不到你。他們知道你來到京城,定會不請自來的,你就坐等他們拜見吧。”薊子訓說:“幾千里地我都不嫌勞累,現在走幾步路怕什麼?你可以告訴那些想見我的人,讓他們謝絕自己家中的賓客,我明天會到他們各家登門拜訪的。”書生把薊子訓的話告訴了所有的貴人們,他們都把家打掃乾淨,​​ 謝絕了賓客,專候薊子訓來訪。

薊子訓展現分身術

第二天,薊子訓果然登門,二十三家每家都來了一位薊子訓。每位貴人都說薊子訓先到自己家,第二天上朝後,他們互相問薊子訓什麼時候登的門,這才知道二十三家同時來了個薊子訓,服飾相貌一點也不差,只是說的話隨著主人的問答而不相同。

這一下京城裡開了鍋,都驚嘆薊子訓的分身術實在了不起。後來貴人們又想一同來拜訪薊子訓,薊子訓對那書生說:“那些貴人們都說我眼裡有四個黑眼珠八種顏色,所以想見見我。他們不是見到我了嗎?我既不是四個黑眼珠,也不會和他們談論道術,他們還見我做什麼呢?我該走了。”

薊子訓剛走,貴人們就乘車騎馬來見薊子訓,把大道都堵塞了。書生告訴貴人們薊子訓剛走,東邊小路上騎騾子的那人就是。於是貴人們立刻騎馬追趕薊子訓,怎麼追也追不上,追了半天也總是距薊子訓的騾子一里來地,只好各自回去了。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