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少年發現瑪雅城對應星座 推測叢林仍存最大古城

加拿大一名15歲少年研究古代星圖,發現瑪雅古城的分佈和天上的星座相對應,並推測墨西哥叢林存在一座未被發現的最大瑪雅古城。這位少年的發現引發學術界的熱議。

據科技網站Gizmodo5月11日報導,今年15歲的威廉•加朵利(William Gadoury)家住加拿大魁北克的蘭納迪爾(Lanaudiere)聖讓德馬塔(Saint-Jean-de-Matha)。

加朵利因為聽說瑪雅2012年預言而對古瑪雅文化產生濃厚興趣,並花費數小時研究古瑪雅星座圖。他閱讀描述瑪雅文化的《馬德里古抄本》(Maya Codex Madrid)的內容, 注意到星座中最亮的恆星與最大瑪雅城市的位置完全重疊,但是沒有科學家認為星座和瑪雅城分佈位置之間存在關係。

發現

於是,加朵利研究星座的分佈和瑪雅古城位置之間的關係。他發現,位於墨西哥、危地馬拉、洪都拉斯和薩爾瓦多的117座瑪雅古城能和22個星座很好地對應。當他觀察第23星座時,僅找到其中的兩顆星和瑪雅城對應,找不到和第三顆星對應的瑪雅城。

加朵利使用透明疊加方法,明確指出這座城市位於墨西哥尤卡坦半島(Yucatan Peninsula)的叢林深處。他在《蒙特利爾雜誌》( Le Journal de Montreal)上發表文章解釋:“我一開始不明白為什麼瑪雅人在遠離河流的貧瘠土地和山區建造他們的城市。”

他分析:“一定是另有原因。我想到瑪雅人祭拜星座,因此設想其原因和這個有關。我要證實這個想法。當我看到星座中最大的一個和瑪雅最大城市相對應的時候,我真的很驚訝很興奮。”

加朵利為了進一步證實他的想法,和加拿大航天局聯繫,之後得到那里科學家給他提供的美國航空航天局(NASA)和日本宇宙航空研究開発機構(JAXA)的叢林衛星觀測圖。加朵利從那些衛星圖片上發現叢林樹冠下隱​​藏著規整確切的幾何結構。於是,他認為那是一座尚未被科學家發現的瑪雅城。

贊同

加拿大航天局的丹尼爾•德萊爾(Daniel de Lisle )表示,這位少年的深入研究讓他感覺非常神奇,所指出的恆星位置和失落之城分佈之間的關係是“很不尋常的”發現。

加朵利與弗雷德里克頓的新不倫瑞克大學遙感專家阿爾芒•拉洛克(Armand LaRocque)博士一起判斷出,這個幾何結構是一個古老的瑪雅金字塔,其周圍有30個更小的結構。

拉洛克表示,衛星圖像及數字圖像有助於確認這座被遺忘的瑪雅古城。他說: “圖像中出現的這個幾何形狀如正方形或長方形,幾乎不能是自然形成的。”

加朵利將這座至今尚未考察和驗證的瑪雅古城命名為“卡克奇”(K'aak Chi),意為“火口”(mouth of fire)。如果得到確認,這將是有史以來發現的一座最大瑪雅古城。
隨著2012年12月21日的臨近,瑪雅末日預言在全球被熱炒。瑪雅預言告訴人們,“末日”之後地球將開始一個全新的歷史紀元,“新的神將會到來!”

圖:墨西哥世界遺產帕倫克瑪雅遺址的大金字塔。

反對

有科學家認為加朵利的想法是錯誤的。德克薩斯大學(University of Texas)的考古學家大衛•斯杜亞特(David Stuart)在其臉書上說:“關於新發現瑪雅古城的新聞是個錯誤。”他認為,古代瑪雅人不能根據星座來進行城市建設的佈局,而那個集合圖形不過是一塊古老的玉米田地或古瑪雅人的火刀耕(milpa)田地。

南加州大學(USC)的考古學家托馬斯•加里森( Thomas Garrison)說:“我猜那是一塊10~15年的未耕地。顯然,任何人都能在瑪雅的低地花時間(開墾一塊) 。我希望這個年輕的學者在大學水平上進行探索研究,這樣下一個發現(將有很多發現)會有意義。”

斯洛文尼亞的考古研究所( Institute of Anthropological and Spatial Studies)的伊凡•斯普瑞克( Ivan Šprajc)表示,瑪雅人中有很多水平高的天文學家,他們對具體的恆星和天體感興趣,但是他懷疑少年加朵利的星座與城市對應圖是否正確。他說:“幾乎沒有鑑定出瑪雅人所說的星座,我們甚至不知道每個星座有多少個恆星以及具體是什麼恆星。因此,無法檢測恆星和瑪雅古城之間的關係。”

斯普瑞克認為:“概括地說,因為我們現在認為環境因素影響瑪雅人居住地的分佈,所以瑪雅城和恆星之間不太可能有什麼關係。”

期待

報導說,現在需要組織地面探險,但會需要不小的經費以及面臨很多困難,因為所發現的位置是在墨西哥最偏遠的一個地區,沒有交通。拉洛克說:“探險費用會高得可怕。”

加朵利已經和墨西哥的一個考古學隊聯繫,他希望參加去那個地方的探險研究。這位少年說:“那將是我三年工作的最精彩部分,也是我人生的理想。”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