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韓世忠和梁紅玉的兒子韓彥直的輪迴故事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印象深刻的夢,有些夢境太不現代,因此常有人懷疑是跟自己的前世有關,是否如此呢?一個朋友轉來一首曲子(注:附後),說是作曲者根據自己夢境裡的音樂而創作,特別的是,作曲者說道:夢境是韓世忠抗金,梁紅玉擊鼓的現場,肅殺而悲壯。這是他小時候的夢境,他曾因此找遍相關音樂,卻沒有發現這曲子,於是他開始學習音樂,長大後他一直嘗試把這曲子還原出來,直到最近才算是比較像了。

我把曲子聽了幾遍,作為在那個演繹“忠孝節義”的時代裡轉生過的我非常有著共鳴。

那是一個“鐵馬冰河入夢來”的時代,面對金國的強敵,南宋王朝怎麼做才能站得住腳,這就是擺在偏安王朝面前的問題了。索幸還有岳飛、韓世忠等人能抵擋金國一陣子,換得南宋留守半壁江山。

回望前塵,作曲者之所以能夠把人喊馬嘶的戰場,化作一場悲壯、而雄渾的音樂,這其實只有一種原因:當時他在梁紅玉的肚子裡。也就是他是韓世忠和梁紅玉的兒子韓彥直。

現代人講究胎教,胎教有沒有用?有的。當韓彥直被動的跟隨媽媽上戰場,聽到外面的喊殺聲、擊鼓聲、電閃雷鳴等等一切,就如同我們現代人聽廣播劇一般。還有一點比較特別,在人間出現大戰時,在另外和人間層次差不多的空間中也同樣發生著類似的事情,只不過那些事情會有一定的音樂的表現。這就如同同步錄像機一般,只不過通過錄像機播出來的是帶有音樂的聲音罷了。作為腹中的胎兒,其實是很靈通的。他在這個時候可以聽到另外空間的音樂聲,而隨著人出世,年齡的逐漸增長,心性受後天社會各種不良因素的影響,造成心地不如從前那麼純潔。原有的特殊能力,也就逐漸的失去了。所以在中國七十年代末出現小孩用耳朵可以識字的現象,正是因為如此。

後來韓彥直出世之後,也親眼見證了那些那些宏大的戰爭場面,使之銘刻於心底。從而造成了今生在小的時候能用夢的方式想起從前的經歷。今生用音符來完成自己對從前記憶的追尋吧。

寫到這裡很多朋友會說,那每個人前生前世都很多,那麼哪種情形會入夢呢?這個問題其實很是繁瑣。就我所知的部份簡而言之有兩種情況:從前某一生自己受過很大的“刺激”,這樣的情形,一般今生會入夢,而且會經常入夢;還有一種情況就是,今生有一份責任,某一生所說的承諾,但沒有完成的事情,今生容易入夢,需要“再續前緣”“了卻前願”。

說到“刺激”,這和一般人想像的不一樣。我這裡所說的“刺激”,不是僅僅指反面的、不好的或者讓人受到傷害的;而是包括反面,也有正面的,一般的指是突如其來的好事或者壞事,或者在不經意中、處在特殊的情形之下,自己的思想受到過很大衝擊而出現的對其印象深刻的表現。

作曲者並不清楚這個轉生輪迴的因果,但是他卻說了一個很特別的現象,他說他認識倆對夫妻,而這兩對夫妻據說都是韓世忠與梁紅玉轉世。這種情況的確少見,但並非沒有,比較常見的同一世裡有好幾個人都是歷史上某個人轉世,正如在本系列的序言中我就交代過這方面:我們一般人都聽說過人有三魂七魄,如果借用修煉界的說法,人由一個主元神主宰,同時還有幾個副元神主宰(不同人副元神數量不同一般為三到五個居多),歷史上的某位名人也不例外,這是神造人時就已經安排好了的。當歷史上某位名人的不同副元神,今生分別和不同的主元神組合,成為兩個或者多個不同的人,這不很正常嘛。(注:這方面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法輪大法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p22-23頁有明確記述)

作為歷史上的某對名人夫婦也是一樣。如果那輩子夫妻之緣未了,這輩子有那種機緣的話,就又當上了夫妻。而且不同的主元神或者副元神再相互組合,又會成為另外一對夫妻,這也是有可能的。要想更多的了解生命和人生的奧秘,就請讀者靜下心來看一看那本叫做《轉法輪》的書吧。相信您看後會受益無窮的。祝您好運!

關於韓世忠和梁紅玉的輪迴故事,我已經在幾年前寫過了,這裡就不多寫了。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