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哈利·波特》背後的神話和民間傳說

鄧布利多在辦公室裡養的鳳凰曾經出現在古代的神話中,在古希臘的歷史學家的著作中也曾提及。(來源:華納兄弟)

看了上周剛上映的電影,如果你喜歡那些神奇的生物,你已經知道上哪兒去找到他們了:在1926年的紐約,埃迪·雷德梅恩(《神奇動物在哪裡》主角紐特·斯卡曼德扮演者)有一個裝滿了神奇動物的箱子。不過這些生物,比如龍、獨角獸、鷹頭馬身有翼獸,是從哪裡來的呢?怪獸和神話生物在JK Rowling的作品中扮演著重要角色,搭建著獨特的世界觀:他們有著象徵意味,增加了作品的精神深度,時時提醒著我們,這是一個魔法的世界。Rowling既是一位神奇動物發明家,也是一位傳承者,她筆下的世界既有傳統意義上的怪獸(比如奇洛教授的巨怪、人馬、美人魚),也有民間傳說(比如羅恩家的地精),還有Rowling自己的創作(比如攝魂怪)。

這麼多的怪獸中有許多相當知名的:例如格林迪洛(見第三部盧平教授相關章節)和博格特(見第三部),他們起源於凱爾特和英國的民間傳說,但可能有另外的一些名字。這些相對來說沒那麼重要的生物的背景故事相對來說也沒那麼天馬行空:格林迪洛通常住在淺水中,在孩子玩水時會用他們綠色,水草般的胳膊抓住孩子。不難想到格林迪洛之所以被人們想像出來的原因:它跟水中一些植物真的很像…在水中飄來飄去,同時有著相似的令人不安的外表。也不難想到創造格林迪洛的故事的目的:家長用來嚇唬小孩跟危險的水池保持距離,邪惡的精靈總是比溺水的威脅更管用。

不過Rowling的故事中大部分怪獸都是從古老的世界穿越至現代這個魔法世界。鳳凰福克斯不僅僅是可以涅槃重生的神話生物,也是有歷史記載的。它的顏色—紅色和金色—跟公元前5世紀的古希臘歷史學家希羅多德在著作中描述的一樣。希羅多德被稱為“歷史學之父”,當然他的批評者們把他叫做“歷史扯淡之父”…他經常不加求證地記錄下來路邊聽到的故事。比如他聽說鳳凰是生活在埃及,然後他就記錄在了著作中,還加上了一句話,說他自己並沒見過,只看過鳳凰的圖畫。

即使是更加嚴謹的古羅馬歷史學家,塔西佗,也記載在公元前一世紀的古羅馬皇帝提比略統治期間,埃及有一次有人看到了鳳凰。塔西佗發現對鳳凰的壽命人們看法不一,但據說通常它可以活500年。曾看到它的人對這種鳥的喙和羽毛的顏色並無異議,宣稱它跟別的鳥完全不同,而且是太陽的神明。有趣的是,希羅多德和塔西佗都說這種鳥並不是從自己的灰燼中重生,而是一隻雛鳥背著它父母的屍體飛到很遠的地方然後埋葬。雖然希羅多德記下了這個故事,但同時他也給出了自己的看法:這事不靠譜。

另一種哈利波特中提到的怪獸則與它原型不大相同—三頭大狗毛毛。冥府看門狗在希臘神話中看守著通往冥界的入口,它有許多特異功能和數量記載不一的頭。古希臘詩人赫西奧德斷言它有50個頭,另一位古希臘詩人則說它有100個頭。後來的希臘、羅馬作家們一般都寫它是三個頭,儘管一些專門在花瓶上作畫的畫家們只畫兩個頭。盧浮宮裡有一隻精美的瓶子,上面畫著兩隻頭的冥府看門狗。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兩個頭的狗畫起來比較省事…不過不管這種狗到底有幾個頭,《哈利波特與魔法石》裡的三頭大狗毛毛和冥府看門狗有個共同的弱點:聽到音樂就會走神兒或者昏昏欲睡。


這是位於意大利中部一個城市的古公爵府裡的壁畫,上面描繪這赫拉克勒斯和三頭的冥府看門狗。(來源:DeAgostini/Getty Images)

冥府看門狗是一隻有品位的狗。除非是希臘神話中俄耳甫斯級別的音樂家演奏七弦琴才可以催眠到它(見古羅馬詩人維吉爾作品《農事詩集》),而毛毛品味就低得多了,一架施了魔法的豎琴就制服了它。可能是為了呼應冥府看門狗的傳說,Rowling安排毛毛看守保衛魔法石密室的活板門。這會引起我們的聯想,當哈利、羅恩、赫敏穿越活板門的時候,他們是不是在走入地獄?看完第一部的故事我們就知道了,他們三人之後確實經歷了折磨、危險和傷痛,跟古希臘神話中描述的地獄經歷是一樣的。

世界神話的融合
魔法石的製作者,鄧布利多的朋友尼克·勒梅的原型來自於歷史記載和傳說影響。尼克·勒梅生活在14世紀的巴黎,是一位抄寫員,在他死後多年,人們傳說他發現了長生不老的秘密,之後的作家們便把他描述成掌握煉金術能力,雖然並沒證據證明。不管怎麼說,今天的巴黎有一條街道是以他命名的(他夫人佩雷納爾也有),這大概也是另一種形式的永恆吧。


尼克·勒梅死於1418年,人們傳說他是一位煉金術士,並且發現了魔法石。(來源:SSPL/Getty Images)

龍—歐洲亞洲都有關於它的傳說故事—Rowling觀察到中國的龍鼻子更短,眼睛比較突出,在《火焰杯》中的中國火龍確實也是這麼寫的,龍,dragon這個名字來源於希臘語drakon。《密室》中潛伏在密室裡的蛇怪的名字basilisk也是希臘語,意思是幼王。Rowling保留了關於蛇怪的部分傳說:它能用毒液摧毀一切。同時讀者們也應該欣慰地知道她捨棄了一些不合理的傳說,比如古代作家普林尼在他的《自然歷史》中描述的:蛇怪在聞到黃鼠狼的味道後就直接掛掉了…


《哈利·波特與死亡聖器》中哈利、赫敏、羅恩三人騎著龍離開了古靈閣。(來源:華納兄弟)

也許霍格沃茨中最神秘的生物要屬住在禁林裡的人馬們了。它們應該是直接取材於據說住在希臘中部一座名叫珀利翁山的森林裡,不過與Rowling筆下正直高貴的人馬們不一樣,希臘傳說中這些人馬是非常不(hen)正(hao)經(se)的。費倫澤在《哈利波特與魔法石》中就出現了,他對於天文學和教育學有著很高的熱情,這個靈感可能來自著名的半人馬:希臘神話中的喀戎。喀戎是一堆希臘神話英雄們的老師,比如阿喀琉斯、忒修斯等,同時也是一位著名的占星家。赫庫蘭尼姆古城(後因維蘇威火山大噴發而埋沒)中曾有一副壁畫,現藏於意大利那不勒斯考古博物館,描繪喀戎教阿喀琉斯彈琴。他後腿曲著,像狗一樣蹲著,前腿支撐著他重量,手撥著琴弦。這表明人們對於這些神秘生物的想像從我們學會寫字、畫畫、思考的時候就開始了。

魔法與象徵
在民間傳說中兩種怪獸經常出現:人馬和人魚。不過有時也有更加複雜的物種。鷹頭馬身有翼獸是一種創作年代較晚的生物,出現於16世紀早期的意大利詩歌。不過更早幾個世紀前曾出現過它的前身:獅鷲(鷹和獅子的組合)與馬的混合體。維吉爾在他的田園詩中描述了一個所有規則不復存在的世界:獅鷲和母馬結合,膽小的鹿在獵狗旁邊喝水。鷹頭馬身有翼獸的存在被維吉爾描述為不可能的事物的一個例子,不是因為它們神奇的特質,而是因為馬和獅鷲是眾所周知(眾多維吉爾的讀者們所周知)的天敵。


花瓶圖案,藏於巴黎藝術博物館,描繪珀琉斯(阿喀琉斯的父親)與西蒂斯(海神Nereus的女兒)在喀戎面前發生爭執。(來源:DeAgostini/Getty Images)

一個有趣的點是,Rowling刻意迴避了一些神話生物,比如希臘神話中赫(shao)赫(er)有(bu)名(yi)的森林之神(著名的好色之徒)和山林仙女。(第四部中來自法國的芙蓉曾提到在她們學校布斯巴頓,聖誕節時候會有山林仙女合唱團,不過除此之外書中並無其他描述)。這與其他神奇生物一樣,有值得我們思考的象徵意味。哈利的世界中都是年輕人,Rowling的書裡也極力迴避有關性的描寫:雖然有接吻,但像森林之神這樣的色情狂是不可能存在的。甚至是名字與山林仙女的希臘名字(Nymphs)相近的角色,唐克斯(Nymphadora Tonks)也與山林仙女幾乎毫無關聯,除了有改變外貌的能力。(山林仙女們通過改變外貌來躲避森林之神的追求)。

其他一些生物則有一些諷喻意味:對比《哈利·波特》,精靈在其他人的著作中通常會佔據很大的篇幅和更高的地位(比如托爾金作品中地位優越而獨立的精靈)。Rowling的家養小精靈則是明顯地代表了奴隸和奴役。與之類似,人馬和巨人們在烏姆里奇統治霍格沃茨期間受到壓迫,只因他們被視為低等種族,這種物種間的歧視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人類的種族歧視。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龍和蛇怪讓哈利和他的朋友們吃盡苦頭,在書中的世界裡,最可怕的生物還是Rowling自己發明的攝魂怪。這種生物類似於鬼魂和《指環王》中描寫的黑闇騎士,不過它們從心理和情緒上傷人的能力則有所區別。Rowling聯繫自己曾經患有的抑鬱症的經歷創造出這種生物,提醒著我們,我們可能要面對的最可怕的怪獸,只存在於自己的內心。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