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視頻:輪迴轉生真的存在?Discovery 紀錄片震驚世界

美國電視台《探索頻道》(Discovery Channel)以拍攝和播放高品質的紀錄片聞名,內容涵蓋了自然、歷史、探險和世界文化等領域,節目在全球一百四十多個國家播放。本文介紹的兩個故事選自《探索頻道》紀錄片《前世今生——輪迴的故事》(「Past Lives--Stories of Reincarnation」)。

人死亡後會發生什麼?我們會再回來嗎?答案也許來自孩子——那些具有前世記憶的孩子們。坐落在夏洛特威爾斯小鎮的美國弗吉尼亞大學裡,科學家們正在研究那些聲稱輪迴記憶的案例,他們花了四十年的時間,力圖解讀那些談論前世生活的小孩案例。兒童心理學家吉姆•塔克(Jim Tucker)博士一直在收集這些資料,他說:「我們調查的個案通常是一些幼兒自發地談論前世的生活,很多時候這些孩子兩三歲就開始念叨前世生活,並一直會持續到五、六歲。」「過去四十年我們一直在收集這類案例,我們已經收集了超過二千七百個案例。這類案例到處都有,亞洲、西非、南美、歐洲、美國幾 乎都找得到……我們研究得到的證據表明,我們應該認真看待輪迴的可能性。」

讓我們跟隨科學家們和攝製組,一起傾聽那些保留前世記憶的孩子們的敘述,尋找輪迴的證據。

「你小的時候,我是你父親」

家在美國佛羅里達的伊安現年五歲,是個天真可愛的孩子。有一次他太調皮,媽媽瑪麗亞說要揍他,不料他對媽媽說:「當你是個小女孩的時候,其實我是你父親, 可是我從不揍你。」瑪麗亞吃了一驚。但是兒子反覆說起自己以前是瑪麗亞的父親,他說自己以前是個警官,有一次在商店裡遇到壞人,被壞人開槍打死 了。他還說到了母親小時候的很多事情。比如她小時候,父親養有兩隻貓,一黑一白,黑的叫「瘋子」(Maniac),白的叫「波士頓」(Boston)。有一次,伊安對媽媽說:「媽媽,你小的時候,我是你的父親,那時候我的貓咪叫什麼名字來著?」瑪麗亞回答說:「瘋子?」他說:「不,白色的那隻?」瑪麗亞說 「波士頓。」伊安接過話來說:「我以前通常叫它波士(Bos),對吧。」母親當時極為震驚:他不僅知道兩隻貓和它們的顏色,甚至父親對貓的暱稱他都知道,而這是別人都不知道的細節。當在伊安身上發生越來越多類似的故事時,她便不得不相信兒子就是父親的轉世。

當節目組採訪瑪麗亞的時候,她還描述了一些很特別的線索:伊安一生下來六小時,就因為先天的心臟缺陷不得不接受一次心臟大手術。醫生說他有先天性肺動脈瓣發育不全,造成了心臟右側也發育不良。

瑪麗亞回憶說,父親原是紐約市警察。在伊安出世一年前,瑪麗亞的父親有一次在電器商店Radio Shack遇到搶劫案,被匪徒開槍擊中,因公殉職。塔克博士和瑪麗亞一起閱讀了瑪麗亞父親的屍檢報告,發現報告中說他死於槍傷造成的肺動脈破裂,這正是造成伊安先天病痛的同一個動脈。塔克博士說,其實這種現象在很多轉世記錄中都有,就是身體上一些先天的特殊胎記和色素沉積,甚至一些器官的先天缺陷,都與前生的創口或者意外有關。

當攝製人員採訪五歲的伊安的時候,他坐在鞦韆上對媽媽說道:「我不想再回來了,可是上帝把我交給了你……」

「我的家不在這裡」

冰島大學的心理學教授額侖多•海若生(Erlendur Haraldsson)曾經在斯里蘭卡對許多聲稱有前世記憶的孩子做過調研,他通過心理學測試和統計數據分析表明,這些孩子雖然比同齡人掌握更大的詞彙量,而且往往智力發育也略微超前,但他們的心理特質和一般的孩子並無統計上的顯著差異——除了一個例外的差異。那就是這些孩子往往都患有創傷後應激障礙(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這種心理症狀是指人在遭遇或對抗重大壓力(生命遭到威脅、嚴重物理性傷害、嚴重的身體或心靈上的脅迫)後,其心理狀態產生失調之後遺症。可是這些孩子們在這一生中並沒有遭遇到重大危險或壓力的經歷。海若生教授認為,他們前世記憶中的死亡經歷,正是造成他們創傷後應激障礙心理的最好解釋。

海若生教授給攝製組提供了一個斯里蘭卡的非常戲劇性的案例。

攝製組和海若生教授來到加姆珀哈區(Gamphaha district )的一個小鎮維揚格達(Veyangoda),拜訪尼桑卡(Nissanka)家。這家夫婦倆有一個女兒叫狄露茜•尼桑卡(Dilukshi Nissanka)。媽媽說狄露茜從不到兩歲就開始不斷重複說自己不是尼桑卡家的孩子,她相信自己「真正的家」在丹布拉(距離維揚格達一百多公里,位於斯里蘭卡中部)。小時候她父母送她去一個廟宇辦的幼兒園,她卻說:「我的廟宇在另一個地方。」吃飯和睡覺前,孩子還是喋喋不休地談論「真正的家」。父母以為女兒開玩笑,並沒有相信她的話。但是女兒不斷地重複,並說了那個家庭和生活的諸多細節,包括她從前的衣物,那一家的家具、財產等等,她說自己在在河邊玩耍的時候被人推下了河,不幸淹死,然後到了這裡。她對那個河流及周邊的景物的諸多細節有著清晰的回憶。

她會不會在編織幻想呢?海若生教授分析,一個孩子如果僅僅是幻想,她通常會幻想輕鬆、舒適的場景,沒有人會喜歡幻想自己痛苦地被淹死。對於狄露茜的父母來說,孩子的「前世記憶」一直令他們痛苦,因為孩子甚至拒絕認自己的父母,她相信自己「屬於」另一個家庭。母親很傷心,覺得孩子認為父母對她照顧得不好,才有此想法。她的父親有一次還因為此事而惱怒,打了她一頓。顯然「編」這種故事對誰來說都不是好玩的事情。

但是尼桑卡夫婦無法阻止狄露茜不斷要求尋找「真正的家」,最後他們不得不到丹布拉最著名的石廟(Rock Temple),和寺廟主持聯繫,因為狄露茜談到過這個寺廟。他們詢問主持是否知道有這樣一個女孩被淹死了,其生活細節符合狄露茜的描述。可是主持表示記憶中並沒有這樣的一個女孩。不過主持把他們介紹給了他認識的一家報社記者。記者採訪了狄露茜一家後,把這個故事登報發表了,其中包括狄露茜描述的「以前的生活」中各種細節。幾天後,尼桑卡家收到一封來自丹布拉的一個村子的信,寫信者達瑪達撒•若納湯加(Dharmadasa Ranatunga)讀到報紙發表的故事後證實狄露茜回憶的前世死亡經歷和他們死去的女兒西洛米(Shiromi)完全吻合,包括現場小河的周圍景物。若納湯加也想見見狄露茜。

狄露茜與父母坐車來到丹布拉的「家」。還沒到村子,狄露茜便激動地描述村裡的各種東西,甚至告訴司機如何開到「家」。父母很驚訝,因為她不可能到過這裡。最後,狄露茜見到了前世父母、弟妹,頓時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兩世重逢,父母們也悲喜交集,旁人無不被感染。狄露茜認出來自己從前用過的東西以及周圍的鄰居們。海若生教授注意到她在這個家裡,性格也變了,原有的憂鬱不見了,也不那麼拘謹,在這裡她似乎更加自在。

後來狄露茜還帶領海若生教授到達了她前世被淹死的地方,在一條小河邊上,矗立著一塊大石頭,孩子們常在這裡嬉戲,狄露茜說,自己前生就是在這裡淹死的。

面對這些強有力的案例,科學家們表示必須認真考慮輪迴轉世的真實存在。但是進一步的問題卻更加深邃:那麼輪迴轉世本身又意味著什麼呢?靈魂真的存在嗎?這些對於我們現世的生活又有何意義?這都是值得每一個人去發掘和思索的。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