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邵曉東:淺談西醫、中醫、針灸與氣功治病

我叫邵曉東,現定居海外。我是一名中國醫師,也是美國執照針灸中醫師,從事醫學實踐多年,獲中西醫學雙學位、中西醫師雙資格和針灸、氣功雙專業碩士學位。我的專業學習的順序是西醫─>中醫─>針灸─>氣功。這與現在社會上那些難病、怪病患者的尋醫、尋藥途徑有點相似。患者通常先去看西醫,從常規的理化檢測到高科技的CT或更高級的MRI(核磁共振斷層掃描),先診斷個病名,再口服西藥或外加針劑注射、點滴。若久治無效,轉院去求治於中醫、中藥、偏方;再無效,求助於針灸;仍無效,就去試試氣功。舉兩個典型的例子:80年代,我曾任中國黑龍江省氣功科學研究會副會長,當時的會長是原黑龍江衛生廳廳長,他患有多種慢性老年病,經全省西醫、中醫界的名醫、專家會診、治療,見效甚微,無奈之下,轉而求助於氣功,雖不能痊癒,但確有顯效。老廳長本人也是西醫主任醫師,他通過親身煉功受益,證實氣功能治病,故主動出任省氣功科學研究會會長,支持氣功。另一個人是當時的中國衛生部部長崔月梨,他在中國文化大革命中遭受冤獄酷刑折磨,渾身是病,經中西醫治療達不到預期療效後轉而求助於氣功,療效顯著,故確信氣功是國之瑰寶,因而出任中國醫學氣功學會名譽會長,支持氣功。上述二人,一位是省級醫學界最高行政長官,另一位是國家級衛生部門行政首腦,他們有條件服用最昂貴的進口高級西藥和最稀少的地道特效中藥,也有條件接受名醫、專家外加最現代化的醫療高科技手段治療,而且全額公費醫療,但他們最終還是選擇了求助於最傳統的氣功。這兩個典型實例是很有說服力的,但還不夠,我們還有必要從理論上作進一步的探討,從西醫、中醫、針灸、氣功的特點與局限性做進一步說明。

現代醫學(俗稱西醫)的特點之一是辨病論治(指病的名稱)、對症處理(指症狀)。擅長於依賴現代檢測儀器對疾病作出病名的診斷、鑑別診斷。臨床治療以化學合成的西藥為主,追求即時效應,如血壓太高就用降壓藥,體溫太高就用退燒藥,確實能改善症狀,但治標不治本,並伴隨或多或少的藥物毒副作用。西醫外科手術治療在一定的時限範圍內有立竿見影之效,但時限一過,常見病灶轉移或者舊病復發。西醫治病多考慮表面物質空間的因素,屬於常人的層次。

西醫的局限性是明顯的。內行人知道,最有效的治療是對因治療,即針對致病的原因進行治療。以內因性疾病為例:西醫對大多數內源性疾病稱之為原發性疾病,說白了,就是原因不明之疾病。病因不清楚,顯然不能對因治療,只能對症處理,不能根治。從氣功功能的角度來看,致病的原因不僅僅存在於表面物質空間,還與微觀空間的因素有關。現代醫學對真正微觀空間的研究,至今為止,幾乎是空白,尚有待未來的開拓者們去探索。

中醫(屬傳統醫學)的特點之一是辨證論治(指證侯,非指症狀),標本兼顧。中醫所講的辨證有八綱辨證(陰、陽、裡、表、虛、實、寒、熱)、髒腑辨證等。中醫臨床治療強調“急則治其標,緩則治其本”,攻實補虛,扶正袪邪。中醫用藥有“君、臣、佐、使”之說,靈活多變,尋求最佳組合,最大限度減輕毒副作用。中醫治病兼顧了有形病變實體與無形病理特徵。

針灸治病的特點之一是辨經論治(指經絡)、辨穴施術(指穴位)。經絡系統包括十二正經、奇經八脈等。古人重視辨經論治,強調“寧失其穴,勿失其經”。重視針灸通經絡、舒氣血之功用。現代針灸師卻更重視辨穴施術,強調針刺對局部穴位內解剖位置的神經刺激調節作用,現代針灸是變異了的針術,其療效遠不如古代。經絡、穴位和經氣運行實質存在於微觀空間。經絡的發現,與古代修煉人有關。中國古代名醫李時珍在《奇經八脈考》的序言中講:“‘內景隧道,唯返觀者能照察之’,此言必不謬也”。此處所講的“內景隧道”,就是指修煉者達到一定境界層次後,用天目返觀內視所證悟的經氣運行通道。如換一句現代詞彙,就是生物能量流在體內的運行軌跡,其實就是經絡。(此是作為修煉者的自身體悟)

中醫方劑治療和針灸治療在思維方式上有相通之處,都兼顧了表面空間與微觀空間的因素。但中藥、針灸也有局限性。以中國古代名醫扁鵲為例:在中國古代第一部通史、司馬遷所著《史記》105卷《扁鵲倉公列傳》中記載,當扁鵲用神奇的人體透視功能發現齊桓侯之病已由皮膚入血脈,再入腸胃,再入骨髓時,針藥皆不可治。扁鵲亦明言:“病有六不治”。

氣功治病有淺層次和高層次之分。淺層次氣功治病的特點之一是:辨氣論治,發“外氣”治療。氣功師發出的“外氣”可以用現代儀器證實其物質性,是客觀存在的。氣與氣之間有強弱之區別,但氣與氣之間沒有制約作用,屬同等層次。真正起作用的是功和意念支配下的功能。一般的袪病健身氣功強調意念和呼吸的調節作用,有“文火”,“武火”之講究(所謂“火候”之說),有“精、氣、神”演練之說等,多數為丹道氣功,其中包含了一些修煉的內涵,但與真正的高層次氣功修煉相差甚遠。

高層次氣功治病的特點之一,我個人將其理解為辨業論治,發功治療。“病就是一種‘業’,治病就是幫助消業”,“把生病的根本東西拿掉,而且在有病部位下個罩,不使病再侵蝕進去。”(《中國法輪功》修訂本 第19頁)。這種真正高功能治病,是針對微觀空間致病性“靈體”下手。這是人類有史以來所能知曉的最高層次的治病之法。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