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前世今生的論證 輪迴案例的共同特徵

欺詐、自欺和記憶扭曲

在一般的輪迴案例中,就和所有有關生命的迷思故事一樣,多少都有一些瑕疵和疑點,而這些瑕疵或疑點,對有些案例來說可能是一大致命傷,因而減損了案例的真實性,但對於一些調查詳實、證據充分的輪迴案例來說,這些難免的瑕疵或疑點,就像是晴空萬里裡面的一些浮雲,並不妨礙或阻止我們對真相的透視。

在世界各地出現的輪迴案例中,多少都會出現一些所謂欺詐的情形,但這些欺詐的案例,相對說來是極其少數,況且在絕大部份可靠的案例中,當事人和其家庭,並沒有任何欺詐的動機,或從其中得到任何的利益或好處,因此,所謂欺詐的說法,或有,也只是調查時需注意的少數特例,並不具有太多的份量。

此外,也有一些因為巧合或自我暗示而產生的“自欺”現像也需排除,例如,有些父母在生產前,因夢到某某人物或某某異象,因而就“認定”他的子女,可能就是某某知名人物或某某神靈所投胎的,等子女稍長後,他們也以同樣的認知來“暗示”或告知他們的子女,受這樣暗示的子女,從小自然在觀念或行為上,不自覺的去認同或模仿他以為是“前世”人物的言行舉止,如此,透過這樣的自欺和認同,這些被認為“轉世”的小孩,也就真的愈來愈像他們的“前世”了。

有趣的是,在世界各地,有時有很多的人,同時宣稱是某某知名人士或宗教人物所“轉世”的,只是,如果同時讓他們聚在一起,不知將發生什麼事!

然而,這裡所說的自欺現象,畢竟也只是一種特例,它仍然不足以用來解釋絕大部份調查詳實、證據充分的輪迴案例。

還有一種較可能發生的情形是,如果有父母聽到他們的子女做了某些敘述,雖然這些敘述,可能只是聽來或併沒什麼特殊意義的片段故事,但這些父母,卻非常敏感的將孩子的敘述,和某些他們盡可能想到的人物,做一些不切實際的關聯或聯想,而以為就是這些死去人們所投胎的。

於是,他們就前去拜訪這些死去人們的家屬,跟他們的家屬敘述自己孩子對“前世”的回憶,這些家屬在聽了之後,雖然半信半疑,但也傾向於“可能”真的是他們家人的轉世。

然後兩個家庭,就彼此交換關於死去的人和這個“轉世”小孩間的詳細訊息,由於過度的相信和附會,他們彼此就認為小孩確實講對了很多關於死去之人的生活細節,但事實上,在兩個家庭會面之前,這個小孩並沒有說出什麼特別和正確的訊息,只是後來被人們過度渲染而已!

這種說法,確實應該值得重視,尤其在那些特別相信輪迴轉世而又特別敏感的地區和人們,但值得重視,並不意味著,我們因此可以用此種見解來涵蓋所有輪迴轉世的個案,因為在很多經過詳實調查的輪迴個案中,在兩個家庭會面前,小孩關於前世生活的回憶細節,都已事先被記錄下來,而且事後都得到了高度的證實。

因此,雙方家庭“記憶扭曲”和“巧合附會”的說法,確實可用來檢驗和解釋一些案例,但不足以用來解釋“所有”的輪迴案例!

隱藏性記憶對輪迴的解釋

另外一種值得重視,也常被用來解釋輪迴現象的,就是所謂的“隱藏性記憶”說。

這種說法認為,小孩之所以能夠知道某個已死去之人的消息,是由於從別人處不經意聽到的,例如,小孩子可能在某處或在家裡,聽到從別的地方來的訪客,和他父母談論有關某個人死掉了,或某個人被謀殺的一些情形和消息,而後他的父母忘記了,但小孩卻不自覺的將這些聽來的消息併入他的“幻想”中,因此虛構出一個投胎轉世的故事。

這種說法,在許多輪迴的案例中,確實無法排除發生的可能性,但有一點,就連反對輪迴的人也無法否認的是,輪迴本身如果存在的話,那麼前世也是一種記憶,一種深藏在心靈隱晦角落的“隱藏性記憶”,因此,“隱藏性記憶”說,用在解釋輪迴的個案,並不像在催眠的個案中,佔有那麼重的份量!

而且在一些個案中,尤其是在兩個家庭相距遙遠的個案裡,雙方家庭並沒有被發現有任何联系的可能和跡象,因此在這些個案中,隱藏性記憶的說法是走不通的。

如果退一步來說,在所有輪迴的個案中,確實都有隱藏性記憶的潛在可能,但那也無法解釋這些個案中所發生的一些現象,因為當這些小孩子開始談論他們的“前世”時,大都才兩三歲,他們所學到的字彙,尚且不足以讓他們充份表達他們所想描述的,如果說他們能夠完全聽得懂大人交談時所使用的一些複雜的描述性話語,如此未免太高估小孩子的理解能力了!

如果再退一步說,在輪迴案例中,小孩確實能夠理解大人的談話,如此也不足以解釋,為何一個小孩子能夠將一件單獨的談話內容,轉化或虛擬成一件複雜生動的“前世回憶” ,而且這件前世回憶,不只得到驗證,而且內容還充滿著一些不為外人所知道的家務事或細微瑣事,就如同我們在前面所舉的案例中,哥柏竟然知道夏帟波跟太太借錢的事,或是斯娃娜塔提到她的前世比亞,和一位婦人到某地參加婚禮卻找不到廁所等的小事。

當然,除此之外,隱藏性記憶說更無法解釋,顯現在小孩子身上的一些行為和性格上的異常現象,但這些現象卻可以在小孩所宣稱的前世人格找到解釋或原因,因為如果說小孩確實能夠聽到人們談論某個死去人物的消息,但這個“聽到”,只能解釋小孩子對這個人物粗略狀況的“了解”,並無法解釋小孩子行為和性格上跟這個人物的“雷同”,或一些無法解釋的類似現象。

例如在前面的例子中,小查特金身上,不只有和文生身上疤痕相同的胎記,而且有同樣的口吃,都是左撇子,並且表現出相同的宗教傾向和對引擎和船同樣的愛好,或是在另一個例子中,夏莉妮從很小時,甚至還是嬰兒時,就顯示出對水和對公車的恐懼,而這些恐懼症,以“今生”的角度來看,可能顯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如果往“前世”看,知道她在前世曾因躲閃公車而掉到水田裡淹死,對她的恐懼症,我們也就心領神會了!

因此,“隱藏性記憶說”,或許可以用以解釋部份的案例,但卻不足以解釋“所有”的案例。

荒謬的超感官知覺說

還有一種對輪迴案例的解釋,雖然看似有理,但卻顯得詭異,那就是“超感官知覺說”(ESP)。

持此種理論的人認為,小孩子之所以能夠知道關於某個人的詳細過去,並不是什麼輪迴轉世,而是小孩子用“超能力”從死人的家人、朋友或熟悉的人那裡,獲得併且組合關於這個人的所有消息。

這種說法果然詭異有理,但儘管詭異有理,儘管在現時有關“超感官知覺”的實驗裡,並沒有任何實驗證據可以支持此種說法,儘管它還只是一種“假設”,但卻不一定解釋得通。

因為如果此說確實有理,即小孩子確實擁有不凡的“超能力”,可以去獲取某個人的詳細資料,而來“扮演”這個人的轉世的話,但我們不禁要問,為何小孩唯獨在獲取所謂的“前世”資料時,才淋漓盡致的表現他的“超能力”,而在平時,卻幾乎表現不出絲毫此類的“超能力”呢?

更且,如果說某些訊息是可以憑“超能力”獲得的,猶還可理解,但如果說一個人的個性才能是可以“扮演”和“模仿”的,卻又讓人難以相信,至少去“扮演”某種的“恐懼症”,不僅有違一般的常理,應用到小孩子身上,更顯得荒謬不堪!

而且在絕大部份輪迴個案的家庭裡,不只有異常行為和言詞的小孩子,不為家庭所接受,而且整個家庭不只得不到任何伴隨而來的好處,還常常深受困擾和折磨,以此觀之,小孩子即使擁有任何的“超能力”,也並不存在著一種“動機”,可以促使小孩子去使用他的“超能力”,而來“扮演”這種煩人又煩己的輪迴苦差事了!

因此,“超感官知覺說”,不只詭異,應用在輪迴案例的解釋,更顯得荒謬有餘了。

根據史蒂文生博士的調查研究指出,在世界各地所發生的輪迴案例中,大部份都有以下的幾個共同特徵。

輪迴案例的第一個共同特徵

“大部份小孩子,從兩歲到四歲左右,便開始述說他們的前世。”

也就是說,大部份記得前世的小孩子,在他們開始學會說話,或有足夠的字彙能力表達時,就開始談論他們的另一個前世,由此可以推論,在他們年齡更小時,可能有更鮮明的前世回憶,但因語言能力不足,故無法做完整的表達。

輪迴案例的第二個共同特徵

“大部份小孩子,在五到八歲時,便漸漸喪失對前世回憶的能力。”

通常對前世的回憶,很少能保持到成年時,因為大部份小孩子對前世的回憶,是屬於一種非語言的“視覺影像”,前世的回憶,就像影片或圖片般一幕幕出現。

當他們漸長後,雖然學會足夠的字彙來表達這些回憶,但語言能力的發展,卻對這些鮮明的“視覺影像”,漸漸形成一種“覆蓋作用”的阻礙,只有在刻意去擬想,或是在夢中,鮮明的影像才會再度出現,因此被語言訊息掩蓋的前世回憶,就漸漸變成了另一種的“隱藏性記憶”。

輪迴案例的第三個共同特徵

“在記得前世的小孩中,有超過六成的小孩子,說他們的前世是死於非自然的狀態,也就是死於暴力或橫死。”

他們對和前世死亡有關的人和事,也比平常事物有較清楚而突出的記憶,就像我們前面所提到的案例中,夏帟波被他的弟弟射殺,夏莉妮為躲避巴士濺起的水花而跌落稻田淹死,邦庫奇被人用刀子刺死等皆是。

為什麼這種非自然狀態的死亡經驗,特別容易被回憶起呢?這確實是一個有趣且重要的問題。

根據心理學者的研究指出,人們對某項刺激的反應是和刺激的強度成正比的,也就是當外來的刺激愈大,愈容易激起我們身心強烈的反應,所以,當我們的身心,因外來的刺激而產生強烈的感受時,這種感受便形成一種記憶的“固著”(Fixation)現象,尤其在事後回想時,常常有非常強烈的感受,不只對事件發生的當時有強烈的印象,連事件發生前的狀況,也常常鮮明的被回想起。

而死亡,尤其是劇烈、非自然的死亡方式,在一個人一生中,往往是最大且強烈的一種“刺激”,因此其造成的強烈感受,自然也就容易在今世被記住了。

輪迴案例的第四個共同特徵

“小孩子今生的某種“恐懼症”(Phobias),常常和前世的死因有關。”

很多小孩子即使在還不會說話前,就顯現出某種莫名的恐懼,例如前述的夏莉妮,即使在嬰兒時期,每一被抱入澡盆,或乘坐巴士時,就極力的哭叫掙扎,也有一個緬甸的小女生,對飛機有特殊的恐懼感,據她說,她的前世是一個日本軍人,於二次大戰末期,有一天在緬甸,被盟軍的飛機突擊掃射而死。

也有一些恐懼症不是根源於死亡的方式,而是對死亡地方的恐懼,有一個土耳其的小男生,據他說,他的前世是在一座橋上被汽車撞死的,但他對汽車沒有恐懼症,卻每次在經過那座橋時,都露出害怕的神情,同樣的,也有一個土耳其的小男生,他說他的前世是在一條河裡淹死的,雖然他此世也害怕水,但他更害怕到那條河邊去。

有些小孩子,即使在喪失對前世的記憶時,恐懼症仍然存在著,有時甚至持續到成人階段,而此種對某種事物莫名的恐懼,不隻小孩的父母,連心理醫生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因為此種恐懼症,實在無法從小孩成長的遭遇或從任何可以模仿的親人那裡,找到合理可以解釋的線索。

但如果我們從前世來看,當一個人在面臨死亡或在死亡進行的過程中,承受愈多的痛苦折磨或驚嚇,那麼自然的,此種強大的“刺激”,雖然經過了“轉世”的淡化作用,仍會“固著”在我們潛意識的記憶裡,等遇到相同的刺激觸發,就引發了當事人對類似情境強烈而莫名的恐懼。

但是,並不是每一個記得前世橫死的小孩子,都有對死亡狀況同樣的恐懼症,因為一項恐懼症的產生,原因非常複雜,主要需視前世死亡時所受痛苦或驚嚇的強烈程度,或是當事人能夠承受痛苦或驚嚇的程度,或是當事人今生的各種狀況而定。

如有人曾被車子撞傷,自此後,對任何車子都懷有深深的恐懼,但有人雖有相同的遭遇,卻不因此而造成對車子的任何恐懼,故同樣的狀況,所能引起恐懼的程度卻不一而足。

但根據研究,在記得前世是溺水而死的小孩子當中,有高達六成以上的小孩子,從小就害怕被浸到水中,可能是溺水窒息而死的過程,是一件令人感到痛苦且難以忍受的經驗吧!

輪迴案例的第五個共同特徵

“輪迴案例的發生和相關的一些現象,常常和一地的文化或信仰有關。”

例如,雖然輪迴案例的發生,無關於是否相信或不相信輪迴,但絕大部份發生的輪迴案例,都是出現在相信輪迴的地區,例如印度、斯里蘭卡、東南亞、阿拉斯加的特臨吉族印第安人,在一般不相信輪迴的西方,雖然有輪迴案例的發生,但相對來說,數量顯著的減少。

又如輪迴時變換性別的情形,也和文化或信仰狀態有關,例如在加拿大西北部的庫真族(Kutchin),有高達百分之五十的案例是變換性別的,而在緬甸有百分之二十八,泰國有百分之十三,印度僅有百分之三,而在某些地區,例如黎巴嫩的德魯士族(Druse),阿拉斯加的特臨吉族印第安人,和印度的耆那教徒,則根本沒有發生過轉世變換性別的例子。

另外,前世人物死亡到今生出生的時間間隔,也因不同的文化或信仰而有差異存在,例如在特臨吉族平均需要四十八個月,在印度需要十八個月,而德魯士族則只要六個月。

如果說輪迴是一種世界性的“通律”,那麼為何會隨著不同的文化信仰而產生差異性呢?

其實,有此種差異性的存在,更可證實一個民族或個人“思想”或“信仰”的力量,在某種程度,確實可左右輪迴的某種選擇或走向!

例如在西方不相信輪迴的文化中,因為“不相信”,所以普遍存在著對輪迴現象的“壓抑”作用,如果一個小孩子在很小或剛學會說話時,偶有片斷的前世回憶浮現,但他生活在一個沒有輪迴信仰的文化中,或從小即被灌輸否定輪迴的思想,那麼,他即使對浮現出來的“前世”回憶影像感到好奇與納悶,也會因得不到適當的引導或自我壓抑而漸漸喪失此種能力。

如果浮現出來的前世回憶影像,非常的鮮明強烈且頻率極高,逼使這個小孩子不得不向父母透露有關內容,但因父母根本不相信有什麼輪迴的存在,以致將小孩子可能是真的“前世”回憶,當作是小孩子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因而予以斥責或抑制,小孩子在得不到適當的引導,且受父母高度的壓抑下,久而久之,也就閉口不敢再談自己的“前世回憶”了。

相對的,在信仰輪迴的地區或文化中,父母即使不鼓勵有此現象的小孩子談論他的“前世回憶”,大部份也都站在不抑制的密切觀察立場,而且在此種普遍具備輪迴知識或輪迴文化氛圍的區域中,小孩子通常能夠得到較多的引導,以致說出更多的“前世回憶”,但在一些對輪迴特別熱衷的地區,當然也就免不了,會出現一些描聲繪影或穿鑿附會的“假輪迴”了!

同樣的,在同是相信輪迴的區域或文化中,也會各自產生不同的“副信仰”(Subsidiary Beliefs),例如,輪迴是如何發生的,或什麼會在輪迴時發生等等,類此屬於輪迴的不同“副信仰”,也會在一個區域或文化中,影響不同輪迴現象的發生。

例如,在黎巴嫩的德魯士族,在傳統上他們雖然相信輪迴,但他們卻“不相信”在輪迴轉世時,性別轉換是可能的,如果一個德魯士族的小男孩,告訴他的父母,他的前世是個女性,他的父母即使不斥責他,也會認為他的說法是“荒謬可笑”的,因為傳統觀念告訴也教育他們,輪迴時的性別轉變,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發生的事!

所以一個德魯士族小孩,即使有非常鮮明真實的前世回憶,且發現他前世是個“女”的,他也會因而隱藏或壓抑他的前世回憶,以致最後完全趨於淡忘,可以理解的是,在此種信仰的氛圍下,自然就沒有任何一件性別轉換的例子,在德魯士族被報導出來了!

以是之故,在德魯士族,因傳統信仰認為性別轉換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因此,在他們的文化中,因自我抑制,就真的沒有任何一件性別轉換的例子被報導出來,正因為性別轉換的例子從沒出現,更“加強”了他們的傳統信仰的信念,也讓他們更根深蒂固的認為,在輪迴轉世中,性別轉換確實是一件不可能發生的事了!

在世界各地的文化信仰中,類似此種∶信仰—抑制—強化自我信仰的例子,到處可見,因此,同樣的,關於一個人轉世所需要的“時間”,就常隨著個人或文化的信仰,而有不同的時間變化,如此也就成為一件可以理解的事了!

因此,在一個特定信仰的文化中,當一個人浸淫在此種文化中,從小到大,皆被灌輸或教導某種的信仰或信念,當他臨死時,自然對死後“什麼會發生”或“什麼不會發生”、或“如何發生”,就有極其根深蒂固的觀念了!

以致在轉世時,不只這些對輪迴的觀念或思想,會影響他轉世的狀況,甚且這些對輪迴的觀念或思想,也會一併帶到來世去,就像“後催眠暗示”(Posthypnotic Suggestions )對人的影響一樣,這些生前的觀念或思想,也會對一個人來世的觀念或思想起著不自覺,但具決定性的影響作用,這就是所謂的“慣性”作用!

由此類推,不只一個人對性別的堅持、對宗教的信仰、對國家或民族的認同,或一些觀念思想等,會經由多次的轉世,而成為一種特別喜好的慣性作用,就連一個人的個性、才能、興趣嗜好等屬於個人特質的東西,如果被培養或強化到某種程度,又未嘗不會帶到來世去呢!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