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即使小如電子,它們都是有意識的" 關於泛心論的討論

常識告訴我們只有生命體才有內心活動。兔子,老虎和老鼠都有感覺,情感和體驗;但是桌子,石頭和分子是沒有的。然而,泛心論是否定這一常識的。泛心論認為,即使是小如電子和夸克,都有最基本的感知和體驗。它們是有意識的。

對於泛心論,最主要的反對聲音就是說它很“瘋狂”,是“一個非常明顯的錯誤”。反對者覺得認為電子有意識是違背常理的,即使“意識”也許是萬物最基本的特徵,就像物質的質量一樣。其實,有悖常識正是泛心論被反對的主要原因。但是仔細想想很多被廣泛接受的科學理論曾經不也是瘋狂地挑戰人們的常識麼?愛因斯坦稱時間會在高速的狀態下變慢;量子力學告訴我們微粒只有在被測量的時候才有確定位置;達爾文的進化論說猴子是人類的祖先。所有的這些理論都與我們的常識大相徑庭,或者至少在它們第一次被提出的時候,沒有人認可,把它們當回事。我們為什麼要用常識來評判一個理論的真實性呢?

毫無疑問,很多人欣然接受諸如狹義相對論,自然選擇和量子力學,這些與常理相衝突的理論是出於對科學方法的尊重。我們可以改變對於世界的認知,只要是以科學的名義。而在沒有充足的實驗證據的情況下,人們不太願意賦予電子意志。

我們支持某個理論,不僅僅因為它能解釋物理現象,更多的是它比其他理論更加簡潔優雅。愛因斯坦的狹義相對論取代了在它之前的洛倫茲理論,這並不是因為它能解釋那些洛倫茲理論解釋不了的現象,而是由於愛因斯坦的理論更加簡潔優雅,易於接受。

這麼看來,我認為有一個簡潔有力的證據可以支撐泛心論。這個證據依賴於Bertrand Russell, Arthur Eddington 和許多其他人的觀點:“物理科學並沒有告訴我們事物的本質,只告訴了我們它們怎麼了”。物理學家的工作僅僅是提供一個數學模型讓我們能夠準確的預測事物的行為。這是一個非常有用的信息————了解電子的行為是一回事,而了解電子的本質,又是另一回事。物理科學給了我們大量關於事物是如何表現的信息,但對事物本質的探索我們仍處在一片漆黑中。

真假泛心論

我們知道,至少有些事物是有意識的,比如我們的大腦。那麼我們現在面臨一個選擇,一是假設所有的物質,小到基本粒子的本質都是涉及體驗的,即是有某種意識的;或者假設物質有一些人類目前不得而知的本質,但這並非意識。前者假設下,宏觀和微觀事物的性質是連續的。後者假設則把我們引向混沌,不連續和神秘當中。如果我們要建立一個理論與數據一致,同時又簡單而統一的假說,我們理應會走向泛心論。

關於泛心論,有兩個比較重要的觀點。第一就是:'意識'是一種基本概念。物理學家有時候會把宇宙中的某些方面作為基本元素,比如:空間、時間和質量。然後又設定了一些規則來管理它們,就像萬有引力定律和量子力學定律。但這些基本元素和定律無法解釋一些更基礎的東西。這相當於把它們當成磚塊,用基本規則進行連接,我們建立了現有的物理世界。而這張基本定律的名單會不時地擴充一下。在19世紀,麥克斯韋斷定你無法用當時存在的基本概念(空間、時間、質量、牛頓定律)去解釋電磁現象,因此他設定了電磁學的基本定律,並且設定了電荷作為這些定律的基本元素。這與我們在研究意識上的情形是一樣的。如果我們不能用現存的基本概念(時間、空間、質量、電荷)去解釋意識,那麼從邏輯上而言,你需要去擴充這張名單。接下來將'意識'也設定成基本元素(磚塊),之後理論的建立就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了。這並不意味著你脫離了科學的軌道,相反是為你開僻了一條新的科學道路。然後我們需要做的就是建立那些掌控著'意識'的基本定律,以及那些把'意識'和其它基本元素(空間、時間、質量、物理過程)聯繫在一起的定律。物理學家有時候說,我們希望那些基本定律可以簡單到被放在T恤上。我想我們在對意識的研究上也應該這樣。雖然現在還不知道這些定律是什麼,但這就是我們正在探索的東西。

第二個瘋狂的想法是:意識也許是普遍存在的。也許每個系統都有某種程度的意識。這種觀點有時被稱作泛心論:萬物皆有精神或心理活動,每個系統都具有意識,不僅是人類、狗、老鼠、蒼蠅,連基本粒子都具有意識,甚至連一個光子都有某種程度的意識。這個觀點不是說光子是智能的或者能思考的,也不是說一個光子會由於焦慮而被破壞,因為它想著“哦,我總是以接近光速的速度緊張地跑來跑去,從來沒有放慢速度來聞一聞玫瑰花香”。不,事情不是這樣子的。這種觀點想要表達的是:也許光子也可能會有一些原始的、主觀的體驗,一些原始的意識的前兆。

許多人認為,物理正在試圖給我們一個關於空間,時間,事物本質的完整宏圖。在這種認識下,泛心論似乎是偽科學,因為物理並不把體驗和意識賦予基本粒子。但是,物理其實沒有告訴我們關於事物本質的任何事,一旦我們意識到至少有些物質是有意識和體驗的,可能就會打開新世界的大門。我們從物理中得到的所有東西不過是抽象的,非黑即白的,其實需要找到某種方式給事物的內在本質上色。我們也知道一些部分的上色方法:身體裡的大腦因為意識和體驗而變得色彩斑斕。但是怎樣去給剩下的部分著色呢?最簡單,明智​​的選擇是用同樣的筆————意識和體驗去塗鴉剩下的世界。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