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音樂的“特異功能”

網上有一篇報導,大致內容是說澳大利亞有關當局對少數人在火車站隨意塗抹、破壞公共設施的行為非常頭疼,想了許多辦法也屢禁不止,每年鐵路局都要花一大筆錢去修復被損壞的設施。後來有人提出了一個聽起來很可笑的辦法,就是在火車站播放古典音樂。出人意料的是,在這些播放古典音樂的車站中破壞公物的行為大大減少,有兩個車站完全消滅了破壞公物的現象。調查還表明,有50%的人說古典音樂對所有乘客的行為都有規範作用。

對於“播放古典音樂”的提議,先是覺得“可笑”,看到效果很好之後,又會覺得“出人意料”.而這件事的背後原因是什麼呢?

我們以前都聽說過這樣的特異功能,當你把一個人隨手寫的一個字交給有功能的人看,這個人就能說出寫字人大致的情況,其實是因為雖然僅僅只有一個字,但卻包含了一個人的全部信息在裡面。

音樂創作更是如此,自從人類步入現代社會以後,幾乎再也沒有出現過藝術大師,也絕少再有歷久不衰的曠世經典之作,是因為人的道德逐漸敗壞了。任何一種藝術,如果它本身不能透露出對神、對真理、對神給人規定的人性中最美好一面的讚美,那麼這種所謂的藝術就一定是曇花一現的,必然隨著時間的流逝迅速歸於塵土。

一個信仰神的藝術家,他的心是純淨的,他在過一種有目的、有價值的高尚的生活。這時他的作品中所流露出來的內涵,也會讓人感受到他高潔的品質。這些藝術作品對人潛移默化的熏陶又會反過來對維繫人的道德起到積極的作用。而不再信仰神的現代人,心中美好的東西越來越淡,代之的是充斥著對金錢和慾望的追求,以及如何在世俗中出人頭地的想法。這時從作品中所流露的東西也會鼓動人的慾望,以譁眾取寵或媚俗作為賺錢的手段。伴隨著道德敗壞,藝術也在走向窮途末路。

按照古人的說法,音樂本來的目的並非為了娛樂,而是為了祭祀或陶冶性情。這一點從樂器的設計上就可略見一斑。以瑤琴這個最典型的古典樂器為例,瑤琴本為伏羲氏所做,“琴者,禁也。所以禁止淫邪,使歸於正”,琴長三尺六寸一分,按週天三百六十一度;前闊八寸,按八節;後闊四寸,按四時;厚二寸,按兩儀。有金徽十二,按十二月;又有一中徽,按閏月。

一開始有五條弦在上,外按五行:金、木、水、火、土;內按五音:宮、商、角、徵、羽。後文王、武王各添一弦,成文武七弦琴。在演奏樂器的要求上,瑤琴有六忌,七不彈。即一忌大寒,二忌大暑,三忌大風,四忌大雨,五忌迅雷,六忌大雪。七不彈是指聞喪者不彈,奏樂不彈,事冗不彈,不淨身不彈,衣冠不整不彈,不焚香不彈,不遇知音者不彈。許多人在彈琴之前都要焚香默坐一會兒,思想清淨了才開始彈奏。這樣的音樂才能聲達天地,感動神人。

現在隨著道德走向衰敗,各種稀奇古怪的樂器也應劫而生。有些所謂的“樂器”發出的完全是大噪之音,經擴音器強力放大的快節奏音樂,讓人的心完全脫離清淨,變得躁動不安。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