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英國女著書述前世 古埃及法老的經歷

左:1937年出版的《飛翔的法老》(Winged Pharaoh)圖書廣告;右:英國畫家埃德溫‧朗斯頓‧朗(Edwin Longsden Long, R.A.)筆下的古埃及女子。(公有領域/大紀元合成)

英國的一位婦女著書描述前世故事,她的前世在古埃及曾是一位女法老,是不是很令人驚奇呢?

這位女子名叫瓊‧格蘭特(Joan Grant,1907—1989),是英國上個世紀一位頗為有名的作家,她於1937年出版了她的第一本著作,書名叫做《有翼的的法老》(Winged Pharaoh),該書的體裁是歷史小說,但實際上是由格蘭特對前世的記憶還原出來的故事。

書中的女主人公名叫塞凱塔(Sekeeta),是古埃及第一王朝(從約5000年前開始)時期一位法老的女兒,也是一位受過專門訓練的女祭司(受訓內容包括如何回憶前世)。而且,她還當過法老。

格蘭特在書中描述的有關古埃及的一些事情與考古學家的認識一致,有的還涉及她寫書之後才被證實的考古發現和史學觀點。

該書作為一本歷史小說,當時引起公眾巨大的興趣,成為英國以致西方上個世紀四五十年代連續多年的暢銷書榜首,為格蘭特贏得意想不到的聲譽,世界各地的書評潮湧而至,其中《紐約時報》評價該書為「一本閃著火光的非比尋常的書」。

直到20多年後,瓊‧格蘭特才開始透露這本歷史小說與自己前世的關係。

格蘭特前世是哪一位法老

古埃及第1王朝(從約5000年前開始)世系表中,前幾位法老是:

納爾邁(Narmer)/美尼斯(Menes)/荷爾—阿哈(Hor-Aha);
(註:這三個名字在歷史學中有點亂,埃及學界一直不能確定這是三人,還是一人多名。)

哲爾(Djer),又名Itit;
傑特(Djet),又名Uadji(Wadji);
登(Den, Dewen),又名Udimu。

擅寫傳記的英國女詩人和藝術家瓊‧富勒(Jean Overton Fuller,1915—2009)在格蘭特生前對她進行過深入的採訪與研究,她認為格蘭特很筆下的塞凱塔,與古埃及第1王朝中的一位法老傑特(Djet),又名Uadji(Wadji)可能是同一個人。

格蘭特在書中寫道,塞凱塔的「荷魯斯名」扎特(Zat)在像形文字裡是一條蛇。而「傑特」(Djet)也寫作蛇。傑特後面的一任法老是登,在格蘭特的書中,這個名字正好為女主人公塞凱塔的兒子所有。

書中也描寫了她作為塞凱塔的一生中的身邊之物:

「在祭祀的寺廟裡,我只擁有一把梳子和一隻小銅鏡,我的形象照出來很虛……現在我的象牙梳被雕上了我的徽章——『有翼法老』,受訓之鷹將雄踞勝利之船,這是上半部,下面是我的荷魯斯名——扎特(Zat),寫作一條蛇,旁邊放著生命之鑰,兩側是權力,在地球上揮動來揮動去。」

富勒回憶說,翻閱埃默里的《古風時期的埃及》(Archaic Egypt,1961年出版,比格蘭特圖書出版晚24年),他發現書中有一幅出土文物的線描圖,註明「烏拉吉(Uadji,也拼作Wadji)的梳子」。烏拉吉是傑特的別名。富勒從中發現這與格蘭特的故事有密切關聯。

格蘭特也描述了塞凱塔身邊的銀器。格蘭特寫作該書時,這一時期古埃及人用銀器並不為人所知,那是後來的考古發現。

瓊‧格蘭特生平

瓊‧格蘭特作姑娘時的名字是瓊·馬歇爾(Joan Marshall),於1907年4月12日出生於英國倫敦,她的父親約翰·弗雷德里克·馬歇爾(John Frederick Marshall)有英美雙重國籍 ,他是一位世界頂尖的網球運動員,同時還是一位嚴肅的業餘昆蟲學家,自費研究了一些關於蚊子的開創性工作,為此還在海嶺島(Hayling Island)安裝了一個完整的研究設施。

瓊·馬歇爾(Joan Marshall)的少女時代在漢普郡(Hampshire)的海嶺島度過。她是一個活潑而堅定的女孩,接受芭蕾舞訓練,直到受傷才停了下來。當然,她也學習網球,甚至還贏得了漢普郡女子高爾夫決賽 —— 儘管此前從未打過高爾夫球!她通過協助父親進行昆蟲學研究來學習科學。

瓊的母親具有一些超能力,能夠看到一些別人看不到的東西。瓊自小也不斷經歷著超自然現象,這種現象不僅僅被她自己而且被她的朋友們所認可,雖然他們經常覺得這是令人毛骨悚然的。

格蘭特相信她已經轉世了至少四十次,她對過去生活的深刻記憶為她的歷史小說提供了基礎。

英國著名作家霍恩·威爾斯( H.G. Wells)是瓊的父親的朋友,他成為瓊的崇拜者和導師。威爾斯相信格蘭特描述的真實性,他曾經對她說:「你當作家很有必要。」而他也建議她先保守祕密,直到她「強大到能承受蠢人們的訕笑」。

瓊‧格蘭特和考古學家丈夫萊斯利‧格蘭特(Leslie Grant)。(joangrant.net)

瓊在1927年11月30日與萊斯利·格蘭特(Leslie Grant)結婚。(後保留了「瓊·格蘭特」的名字作為她的筆名)她的丈夫是位考古學家。當格蘭特陪丈夫在進行考古挖掘時,看到現場的文物,會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夫婦倆還結伴去了埃及。

後於1940年3月14日與查爾斯·比蒂(Charles Beatty)結婚。比蒂也是一位作家,還是Beaulieu Montague汽車博物館的第一位經理,也是盧森堡廣播公司的第一位播音員之一。他還把格蘭特的一些書籍錄成聲音。

她後於1960年9月1日與她和她的第三任丈夫丹尼斯·凱爾西(Denys Kelsey)結婚。並一起寫了許多她的前世回憶,並解釋了她如何記得自己和他人過去的生活。

她還寫了幾本兒童書,其中也包含了她的前世故事。她的書籍被翻譯成多種語言。

格蘭特以前不為人所知的作品集《心靈的訴說:倫理,輪迴與它的含義》Speaking from the Heart: Ethics, Reincarnation & What it Means)於2007年由美國Overlook出版社和英國的Duckworth出版社出版。

這本書由她的孫女尼古拉·班內特(Nicola Bennett)與與文選學家簡·拉赫和格蘭特最親密的朋友索菲婭·羅索夫(Sophia Rosoff)合作編輯。其中包含詩歌,散文和一系列講座。

格蘭特也因在演講和寫作中,能夠明確肯定地表達她對其它現實世界,前世和死亡的信仰而聞名。她說,對她而言,「世界」之間的面紗根本就不存在。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