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頭疼了幾個世紀!4則古典樂未解之謎

古典音樂的歷史長河裡充滿了未解之謎,這麼多年來被解開了不少。但也有一些是至今仍讓我們費解的大謎題。那麼,就讓我們來看看古典音樂世界有這麼多重大謎團當中——最經久不衰的4大問題吧!

在埃爾加的「謎語變奏曲」裡  到底有什麼神秘的東西?

1857年6月2日在英國伍斯特郡出生,埃爾加的父親是一個樂器店店主兼聖喬治教堂管風琴樂手。但雖然他成長在濃厚的音樂環境中,埃爾加主要還是靠自學。

15歲的時候,他想去德國萊比錫留學學習音樂,但是由於經費不夠,只好在他父親的商店工作。之後在當地一個音樂俱樂部的樂隊里當小提琴樂手。28歲繼承父職,任教堂管風琴師。

直到埃爾加將近40歲的時候,他才有了一些作曲家的名氣——1899年在埃爾加42歲那年,他的第一部交響樂作品《謎語變奏曲》(Variations on an Original Theme,原名「一個創作主題的變奏曲」)出版,並在倫敦由德國指揮家Hans Richter指揮首演,大獲成功由此成名。

《謎語變奏曲》由主題和14段變奏曲組成,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第九變奏「寧錄」(Nimrod,聖經《舊約》中諾亞的後裔)。

但《謎語變奏曲》的主題本身一直都是一個謎——埃爾加從哪裡得來的旋律?

埃爾加其實是個超強的密碼譯者

在對這部作品的簡介當中,作曲家自己寫道:

「我不會解釋這個「謎」從哪裡來的——它的潛台詞一定不能被猜出來,然而我警告你,變化和主題之間的聯繫往往關乎最細微的本質;進一步來說,貫穿並超越整部變奏曲的是另外一個更大的主題——「離」,但曲子里是沒有的。」

「The Enigma I will not explain – its 『dark saying』 must be left unguessed, and I warn you that the connexion between the Variations and the Theme is often of the slightest texture; further, through and over the whole set another and larger theme 『goes』, but is not played…」

然後這就成了所有樂迷朋友心中最大的「謎團」……

大家猜了很多可能的旋律,這可能是這個主題的靈感來源——從奧古朗的音樂到Burg的一首讚美詩(回放)。Auld Lang Syne to a hymn by Martin Luther called Ein feste Burg

一位音樂愛好者,Bob Padgett,自2009年以來一直試圖破解這個謎題,包括嘗試用複雜的密碼術(如下)

但許多學者認為,這並不是一個謎,而是埃爾加精心設計的一個惡作劇。

不管怎樣,這仍然是音樂史上最大的未解之謎之一。

誰是貝多芬那「永恆的愛人」?

貝多芬從未結婚,但他留下一封引起所有人興趣的信,上面註明是寫給他的「不朽的愛人」。

貝多芬寫道:「我的天使,我的全部,我的唯一……我們的愛不通過索取而是通過犧牲的話,還能夠堅持下去嗎?你能改變嗎,如今你不完全是我的,我也不完全是你的……」

然後他又寫道:「即使在床上,我的思想也渴望著你,我不朽的愛人,雖然處處是快樂,但隨後也只能悲傷地等待命運,看它是否會聽到我們的心聲。」

「My angel, my all, my own self… Can our love persist otherwise than through sacrifices, than by not demanding everything? Canst thou change it, that thou are not entirely mine, I not entirely thine?」

「Even in bed my ideas yearn towards you, my Immortal Beloved, here and there joyfully, then again sadly, awaiting from Fate, whether it will listen to us.」

但是這封信從未寄出,在貝多芬死後被發現在他的遺物中。

貝多芬甚至沒有把日期和地點寫在信上——所以直到上世紀50年代,在對這張紙的水印的分析后才發現這封信是貝多芬在1812年寫的。

但誰到底是貝多芬「永恆的愛人」這個秘密還是被他帶進了墳墓。

西貝柳斯的第八交響曲到底存不存在?

西貝柳斯 Jean·Sibelius 芬蘭作曲家 民族主義、浪漫主義晚期代表 1865-1957

西貝柳斯的第八交響曲的手稿在古典音樂界中擁有神秘的地位。從19世紀20年代中期到1938年前後,他一直在創作這幅作品,但從未出版過。

在他的餘生中,他聲稱自己仍在研究這件作品,甚至是在有人說作品手稿已經被燒毀之後。

1945年,他在一封信中寫道:「我已經先後修訂了我的第八交響曲幾次,但我還是不太滿意。」

後來在他的餘生當中,他幾乎沒有再寫過任何音樂。但在1957年,他的女兒宣布:傳奇的第八交響曲並不存在。

不過到了1990年,在西貝柳斯的一個筆記本中發現了一些第八交響曲的碎片。所以這個偶然的機會,就有可能讓我們去發現一部完整的第八交響曲手稿。

一為位作曲家墳墓里怎麼會有兩個頭骨?

在1809年5月,海頓(Joseph Haydn,1732-1809,維也納古典樂派奠基人)的葬禮后的8天里,有兩位顱相學家一起偷走了他的頭,希望能在這位作曲家的頭骨里發現他才華的蛛絲馬跡。

就這樣沒有海頓頭骨的棺材靜放了11年後,他曾經的贊助人王子尼特爾斯特西二世才在一次想要轉移海頓遺體的事件中發現。

最令王子憤怒的是,他發現遺體沒有頭骨,但然而假髮居然還在原位。最後王子分別找到了那兩位顱相學家,但他們卻矇混過關給了王子一個其他人的頭骨。

又過了許多年,到了1895年,海頓真正的頭骨終於出現了。聽說是由當維也納當地的一個音樂社團祈禱了長時間才得到的。

直到1954年,海頓真正的頭骨終於與他遺體的其他部分團聚,但之前用來矇混過關的頭骨從未被移走。

所以海頓的墳墓里才會有兩個頭骨,但最關鍵的問題是……

現在沒有人知道哪個頭骨才是海頓的??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