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三峽奇人楊德貴:道家神奇的搬運術——遁術(視頻)

2010年7月12日,浙江師大化學與生命科學學院的邵鄰相教授和美國馬里蘭大學醫學院整合醫學中心的陳科文教授等一行數人來萬州考查楊德貴的「無中生有」之術時的合影,其中光膀子者為楊德貴。(視頻截圖)

西方大衛的表演轟動全世界,他炫目的機關陣仗引領人直接以精彩魔術去解讀。不過重慶萬州農民楊德貴的「撈錢」遁術表演,用簡單不過的道具,以及光著膀子的表演,正在無神論的中國掀起新一波轟動。

2010年4月3日,大陸中央電視台第七套《鄉村大世界》節目播出第14期,推出重慶萬州的能人奇士。這個數分鐘節目「上山下鄉——尋找三峽奇人楊德貴,奇人楊德貴現場表演」一經播出,震驚全國。只見從半盆清水裡不斷撈出很多錢幣等東西,讓人驚嘆不已。

誰能無中生有的變出這麼多東西呢?是魔術嗎?眾所周知,魔術師的道具是絕不能讓他人準備的,而楊德貴用的道具全是由對方代辦,而且非常簡單:一個盆、半盆水、一根紅繩、幾條毛巾和幾張廢報紙。當時在電視台現場,只見楊德貴赤裸上身,口念符咒,在被報紙遮蓋住的水盆里成功運用「水遁」,憑空從盆里摸出了濕淋淋的幾張百元人民幣、一張舊日的糧票、兩枚民國時期的銀元,居然還有一張巴西紙幣。

2010年4月3日,大陸央視七套《鄉村大世界》推出重慶萬州農民楊德貴現場表演遁術,「水遁」出幾張百元人民幣、一張舊日的糧票、兩枚民國時期的銀元,還有一張巴西紙幣。(視頻截圖)

《鄉村大世界》分鏡頭組合的展示了整個過程,但未加入任何的評論,當央視導演最終確認楊德貴表演的是地地道道、貨真價實的道家低層法術,而不是大眾魔術時,著實令眾人大吃一驚。
據《鄉村大世界》介紹,今年4月份,他們輾轉來到重慶萬州,號稱能表演「憑空撈錢」、「遁術」的楊德貴自然獲得了邀請。原本答應表演的楊德貴曾一度拒絕表演,在獨自一人閉門一段時間後才終於同意,而且要求表演立即開始。

據楊德貴自己說,20年來他在民間表演遁術,從未失敗過,這次在央視表演,是最艱難的一次,也是摸出錢物最少的一次,因為這台節目背後連繫著的是向全中國人播放的央視機構,即官方几十年來宣揚無神論的最高名器場所,過去是最反對特異功能的。

那天楊德貴沒有像其他表演那樣瀟洒的由現場人士排隊自由摸取,而是全神貫注的念咒訣,並由他親自憑空取物。看得出他表演得有些吃力,他的腿和身體都在顫抖,不過,他成功了,讓成千上萬的人見證了道家功夫的存在。

撈來的錢,必須全數歸還

楊德貴家住重慶萬州新田鎮新田五溪村1組,中等身材,微胖,常年穿一件西裝,並沒有奇特的地方,但他的名字在整個萬州區家喻戶曉,被當地人稱為楊大師,因為他會水中撈錢的「遁術」。對於摸出的錢財如何處理,楊德貴一再強調:「摸出的錢,我不敢用分文。」他說,這些錢都是從別人身上遁來的,也就是說,錢是別人的,表演完了得作法全數歸還。

當初他的師傅傳授他手法時,就曾告誡他,絕不能用於邪門歪道,如果動了歪念,哪怕是用了一分錢,這一絕技將消失。「別人的錢只能是暫時借來表演一下,完了後將物歸原主。」楊德貴說,表演結束後,他會將遁來的錢全部用報紙包裹住,「如果不作法歸還,這些錢也會在三天之內全部消失。」

先後有來自全國各大城市以及日本、韓國、新加坡、泰國的參觀者慕名找到楊德貴請他前去表演。楊德貴從不挑場地,均應邀表演。他還在萬州當地多次組織的文藝節目中上場表演,獲得了「三峽奇人」、「優秀民間藝人」的稱號。去年6月23日,楊德貴的「遁術」被收錄進萬州區第二批非物質文化名錄。

與此同時,從東南亞、北美等地也有不少慕名而來的學者對其進行實地考察驗證。最近的一次,當屬2010年7月12日、13 日,浙江師大化學與生命科學學院的邵鄰相教授,和美國馬里蘭大學醫學院整合醫學中心的陳科文教授等一行數人,來萬州兩度考查楊德貴的「無中生有」。考察現場的錄像已發佈於網路上,供人評判。

2010年7月12日,楊德貴在接受考察時,除了摸出上萬元的人民幣和大量糧票以及銀元、古幣之外,還遁出了「馬上封猴」的雕像,相關的錄像已在網路上發布。(視頻截圖)

遁術,也叫搬運術、戓叫五鬼搬運,是道家法術中的一種,傳說最早源於西周時代,清朝前在民間流傳甚廣,距今已有三千多年的歷史。遁術在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和浦松嶺的《聊齋誌異》中都有記載,三國時的著名道士左慈更是精通此術。據楊德貴講,他表演的這手絕活,就是道家符咒派傳人,朱元高恩師所授。而對於技術的由來,完全是一次機緣巧合,富有傳奇色彩。據他本人介紹:早在1981年冬季的一天,只有十幾歲的楊德貴身穿單衣、打著赤腳,摘了一挑蘿蔔到萬州城裡去賣。由於他歲數較小,很快得到了大家的同情,沒有多久便賣掉一半。但剩下的蘿蔔和錢卻在傍晚時分被壞人騙走,無奈他追上開往上海的江船去尋找騙子。結果壞人沒有找到,由於沒有船票還遭到幾名船員的毆打。楊德貴的哭聲引來了一名中年男子的注意,在問明事由後這名男子便說:“娃娃不要哭了,跟我走吧,保你衣食無憂。”就這樣,這名中年男子在沙市碼頭將他帶下了船。他,就是楊德貴的師傅朱元高。

郭德才介紹說,楊德貴表演的遁術既有同於道教中的“五行遁法”,但也有許多不同之處。楊德貴遁來的大量錢物並不是“無中生有”,而是暫時在失主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借來的,表演結束後還要物歸原主。如果不作法歸還,這些錢物也會在三天內自動消失,絕對不可將遁來的錢物擄為已有。楊德貴的遁術雖是做為表演之用,但仍屬道教法術範疇。我們從與他求學者那裡得知,在平時習練時所頌的咒語,基本上是道教中的念法。如:“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令,無論如何師父在上,再請師父的官相,水一碗,會字一個,左腳上前,右手摸錢……”再如:“老子君,天靈靈,地靈靈,太上老君祖師在上,弟子楊德貴在下,今日某某求學者破手……”而學習遁術者也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學成,習修者不但要有一定的悟性,而且還要能打開天目。據他的弟子介紹,在平時練習喝符水時,要想到眼前有個太極,符水還要在胸中不停地旋轉上升,再從兩眉中間的印堂穴像光一樣能射出去,並要照到眼前想像的太極圖上,然後光再反射回去尋找錢物……

而傳說中的道教“五行遁術”,是一種用特殊技術借助其它工具的逃生方法。據說剛入道教習研這種法術的道士,要在五行中至少選一種來習修。如金遁,可通過觸摸金屬物體即時逃脫到方圓三百里內有金屬物體的地方再出來。但使用後副作用會讓生命垂危,不能抵禦任何攻擊;木遁,可通過觸摸木即時逃脫到方圓三百里內有木的地方再出來。但一天只能使用一次,而且必須要選“活”的樹木;水遁,是跳入水中(必須全身浸沒),可即時逃到方圓一百里內的任何通水的地方。但一天只能使用一次,如三天不從水中逃出,會永遠困於水中;火遁,既觸火便可以逃走,由方圓三百里內的任何有火之處逃出。條件是一天只能使用一次,入火和出火時會受到無法抵禦的火焰燒傷,視火焰強度和時間燒傷強度的不同,可能會造成死亡;土遁,傳說中的土行孫使用的“地行術”,它的特點是能夠以土系物質為媒介,達到日行千里的效果。當然以上講的“五行遁術”只屬史書及有關資料記載,是否失傳或真實可信還有待考證。

楊德貴本人文化程度並不高,就連小學都沒畢業。但他所掌握的遁術由於技藝難度很大,而且要多年才能出師,故當前已到了瀕危絕蹟的地步。據楊德貴講:這種遁術在我國除了師傅和他以外,可能已很少有人再會了……而如今面對古人開啟另外空間通道,並能神奇地轉移物體的這種法術,我們又該有什麼樣的思考呢?我們首先要感慨中華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驚嘆天地間時空的奧秘,並要看到當今科學對生命和宇宙認識的不足和局限。

儘管現在不少人認為這種遁術有迷信色彩,但它卻能活靈活現、真真切切地出現在現實生活中,那麼我們就不該迴避它,而是要走近它、研究它、解讀它。使之能走進中國民間文化系列,形成優質的精神食糧。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