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如何解釋5億年前的史前壁畫?

地球毀滅性大災變,使當時的文明毀滅殆盡。(圖片來源:Pixabay)

在法國拉斯科著名的史前洞穴內的壁畫,壁畫上有公牛、羚羊和馬的圖像,旁邊都有一組的圓點和方形。繪製這些洞穴壁畫的是15,000年前的克羅馬努人,至於這些壁畫的含義,相信除了他們,沒有人可以知道。

德國慕尼黑大學的拉彭呂厄博士猜測,這些有15,000年曆史的壁畫上的符號,可以理解為月亮運轉過程的象徵。BBC記者在法國當局批准下,和拉彭呂厄博士一起走進拉斯科洞穴觀看了這些壁畫。

拉彭呂厄博士說:“只有理解繪畫壁畫的人能夠解開這個謎。”他向記者解釋他的推測,拉彭呂厄博士叫記者數牆上的圓點。

鹿形的圖像下,有13個圓點跟著是方形。記者問:“為何是13點?”拉彭呂厄博士解釋說:“13是月亮週期的一半,每一點代表月亮在天空的每一天。在新月的時候,月亮在天空上消失,我們就見到空的方形,可能代表著月亮消失了。”在另外一幅壁畫上,可以見到在馬的圖像下面,有更多的圓點。拉彭呂厄博士說:“這裡有27點,每一點代表月亮在天空運轉27天週期的每一天。”

在西班牙北部幾個荒無人煙的山洞裡,發現了距今28000~10000年舊石器時代的雕刻和繪畫。這些發現起先被人們懷疑為詆毀達爾文進化論的陰謀。後來考古學家從所在地區的地下發掘出了和畫上一致的野獸的骨髓。據考證,這些動物大多為遠古時代的珍禽奇獸,有的也早在許多世紀前在歐洲絕跡。

這些畫是在幽深、寬敞的漆黑洞穴裡發現的,有的在洞頂,有的在四壁,酷似教堂壁畫,因而被稱為“史前藝術的西斯廷教堂”。這些作品已不只是寫實,而是透著修養有素的藝術家的敏感和靈氣。在阿爾塔米拉的一個山洞裡,長18米,寬9米的洞頂上,畫17只活靈活現的動物,有的正以爪子抓撓地面,有的躺臥,有的怒吼,有的被長矛刺傷,神情上表現出瀕於死亡的痛苦。在它們的周圍,畫著一群野公豬、一匹馬、一頭雌鹿和一隻狼。而在縱橫交錯的洞穴裡,則畫著許多現代人見所未見的動物。當然,也有不少動物是現代人熟悉的,例如馬、野牛、野豬、梅花鹿等等。從畫中能看出如今已成為家畜的一些動物野生時代的野氣和蠻勁。畫家們精湛的繪畫功底在今天看來仍具有較高的藝術造詣。

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些酷似現代化的古代岩畫中的人物服飾。1912年,有人在西南非洲的納米比亞的布蘭德比爾格山上,在原始的描繪動物的壁畫中,發現了一幅描繪白人貴婦的原始岩畫。貴婦身穿短袖套衫和緊繃臀部的馬褲,戴著手套,繫著吊襪帶,著便鞋。她身邊站著的一位男子,戴著非常複雜的面具和頭盔。

在被考古學家確定為真品的法國盧薩克史前壁畫中,人物穿著茄克衫。澳大利亞阿納姆高地岩畫的人物,甚至穿著宇宙服,戴著裝有類似天線,有觀察小孔的頭盔,宇宙服上有明顯的拉鍊。

泰國南部攀牙府的岩畫上出現了頭戴頭盔、身背呼吸過濾器,腰繫電筒,著背帶褲的機器人。凡此種種,人們不禁要問:是現代人受著人類先民在天之靈的啟示,縫製了這樣的衣飾,還是某種神奇的力量使我們的祖先跨越時空,在赤身裸體的荒蠻時代,充分想像了幾千年上萬年以後子孫的服飾?

林林總總的令人迷惑不解的史前遺跡對認為人類文明是一個從低級向高級逐漸向前、向上發展和進化的傳統觀點無疑是一個嚴峻的挑戰。1977年,雷內諾爾伯根指出,面對我們無法解釋的諸多遺址、遺物,我們應該以一種全新的方式來探索人類的文明史了。

1998年,有學者根據考古學家和人類學家關於人類直立行走的研究,確定現今人類形成於400萬年前,而地球誕生於45億年以前。世界萬物都是從無到有。從有到無,生生滅滅,地球上的高等物種及其智慧很可能也是從無到有,從有到無,生生滅滅的。據測算,大約20億年前,地球上存在過高度文明的生物,由於地球大災變以及億萬年的自然變遷,使這些文明成為殘存物。

也有古生物學家推論:地球大約在5億年前、3.5億年前、2.3億年前、l百億年前以及最後在6500萬年前。經歷了毀滅性大災變,使當時創造的文明毀滅殆盡。每次文明中又會出現斷裂。在延續至今的這次文明和上一次文明之間的斷層大約發生在公元前12000年至公元前10000年。與是否存在星外文明一樣。

是否存在地球的幾度文明也是迄今為止的考古手段和技術無法確證的,為此,研究者之間展開曠日持久的論戰亦可想而知。我們期望,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考古的手段和技術將留有突破性發展,地球上是否存在幾度文明的懸案終有一天大白於天下。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