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霜降履霜 最是想念的季節

盡醉霜林共晚秋(徐明義/提供)

「霜降碧天靜,秋事促西風」(宋 葉夢得《水調歌頭》)。

霜降節氣一到,西風急奏秋天的尾聲。「霜降」是秋天最後一個節氣--九月中氣,一過霜降,秋季也就結束了。每年的「霜降」節氣在陽曆10月23日前後一日交節,為期十五天。

霜降氣肅 萬物待冬藏
仰望那碧澄澄、空靜靜的碧空深處,有什麼在等待著?「霜降」的淨空,正等待著季節的旋變。

古人在四季節氣的轉變中,體悟到「霜降而萬物收縮」之象。《詩.豳風.七月》吟:「九月肅霜,十月滌場。」,「九月之時,收縮萬物者,是露為霜也。」(孔穎達 疏);「肅霜,氣肅而霜降也。」(朱熹 集傳)。

寒露降,在夜晚的地面若遇到更冷的空氣,則凝結成白色細小的霜粒,這就是霜降節氣來臨的表象。「霜降向人寒」貼切入骨形容這時節的溫度體感和沁骨入裡的深度。唐代詩人白居易體認到,霜降是即將「歲晚」的序曲:


「霜降」向人寒,「歲晚」迎序曲。(KARL-JOSEF HILDENBRAND/AFP/Getty Images)

霜降水返壑,風落木歸山,冉冉歲將宴,物皆復本源。(白居易《歲晚》)

進入秋天的最尾聲,樹樹秋聲,山山抹寒色。「蒹葭蒼蒼,白露為霜。看高山喬木,青雲老幹,英華滋液,亦斂而藏。」(宋.洪咨夔《沁園春 壽俞紫薇》)

在動植物身上,我們也可以間接看到「歲晚」的準備行動了,比如《逸周書.時訓》記載霜降三階段物候:「霜降之日,豺乃祭獸,又五日,草木黃落,又五日,蟄蟲咸俯。」豺獵獸、草木搖落復歸大地、蟄蟲都回洞穴準備要過冬。

想念的時節  履霜思親友
霜降向人寒,一道寒意、開啟一道記憶;霜降,也是勾人思憶親友的想念季節,古人將這一情懷寄予「履霜」一詞。《禮記.祭義》記載:「霜露既降,君子履之,必有悽愴之心,非其寒之謂也」, 鄭玄註:「為感時念親也」。

霜露既降 ,萬物將斂,因為親友不見而感到悽愴。宋代黃庭堅履霜思親、念茲在茲,唯恐親心為他擔憂:「我行于野兮,不敢有履聲。恐親心爲予動兮,是以有履霜之憂。」(《聽履霜操》)。霜降履聲,寂靜沁寒,人間的想念悄悄然在記憶中漫開!

仙菊遇重陽
今2017年,霜降交節在10月23日,九九重陽節則在10月28日,落在霜降節氣裡。霜降節氣和九九重陽節的民俗中,喝菊花酒的習俗已經非常久遠了。

中國古代從漢代就有黃曆九月九日「重陽」飲菊花酒的習俗。黃菊從寒露節氣展華顏,菊花耐久經霜,持續在晚秋盛展芳華。宋人錢時,某年在霜降最後一天作詩吟詠菊花:「園林盡掃西風去,惟有黃花不負秋」《立冬前一日霜對菊有感》,傳神地描繪菊花的精采。菊花超越凡花短暫的生命力,「長壽」桂冠非菊花莫屬。

根據漢時《西京雜記 古今逸史本.賈弓》記載:「菊華舒時,並採莖葉,雜黍米釀之,至來年九月九日始熟,就飲焉,故謂之菊華酒。」採下菊花與莖葉外加上黍米,久釀一年造出的菊花酒,相傳有助於延年益壽。漢朝時,人們就在重陽日這天喝著去年重陽釀造的菊花酒,助陽益壽。中國五行學說中,以九為陽數之極,九九是重陽,在重陽日這一天喝菊花酒,抵禦寒氣,助陽益壽相得益彰。

唐代元稹以仙菊譽菊花:「仙菊遇重陽」,從中可以看到漢代習俗在唐時的延續。後代藝術家、文人也常以「仙菊遇重陽」為題作書畫,詠仙菊、頌重陽之壽,綿綿不絕。霜降時節喝一罇菊花酒,胸壑中風舒雲展,百代秋愁一洗而空:「誰知一樽酒,能使百秋亡」。

霜降節氣食俗
菊花酒之外,逢霜降令人食指大動的美食不能不說螃蟹和栗子。

寒露時節就有蟹上市,而蟹到霜降季節展肥美,又博得「霜螯」之名,讓人珍愛。 宋代蘇軾推薦「石蟹之霜螯」為珍品; 唐代皮日休 《病中有人惠海蟹轉寄魯望》詩語:「病中無用霜螯處,寄與夫君左手持。」

愛國詩人陸游平生胸壘惟家國社稷為念,有粗茶淡飯就已經滿足了,一日在江河邊得了霜螯,讓他引為奇事,有詩為記:「善飯餘何欠,看雲亦足豪。今朝有奇事,江浦得霜螯。」(《寓嘆三首 其三》)。

霜降時節的美食「霜螯」之外,還有「霜栗」。栗子在黃曆九月霜降成熟,故得「霜栗」之稱。 李白的《夜泊黃山》詩留下「霜栗」飯的食俗剪影,詩吟:「朝來果是滄洲逸,酤酒提盤飯霜栗。」 宋代陸游《對食戲詠》說「霜栗大如拳」,果然霜降之栗,力不虛傳。螃蟹、栗子的美味,從古到今留香齒頰處。尋訪霜蟹和霜栗的自然美味,莫失這個霜降的時節。

霜降最是人間想念的季節。秋葉落時燃焰彩,豔於春花;菊花殘時傲志節,凜於霜空。

三國時代,曹丕《燕歌行》 吟:「秋風蕭瑟天氣涼,草木搖落露為霜」。雖然草木為之搖落,然而葉落前轉出紅黃橘另一種生命情調,滿山滿野焰彩映長空,上天給人霜蟹、霜栗的美味,也隨霜降而至,怎不令人驚歎、令人欣喜乎!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