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我們誤解了“群龍無首”?看易經怎麼說

群龍無首,現在的解釋是:一群龍沒有領頭的。比喻沒有領頭的,無法統一行動。

見群龍無首吉

現在提到“群龍無首”,更多的是貶義詞。但是,這個詞卻是出現在《易經》中的,原句是:“用九,見群龍無首,吉。”但從這一個“吉”字就知道,原來的意思和現在的理解是不一樣的。那麼,為什麼“見群龍無首吉”呢?

這個要解釋起來比較費勁兒,因為,這句話出自《易經》乾卦用九的爻辭裡。《易經》中只有乾卦與坤卦出現有用九與用六,這個用九與用六基本上成了《易經》中最大的秘密了,鮮有人能講得清楚的。

用九用六

用九與用六,先要明白,所謂的九,指代的是陽爻,所謂的六,指代的是陰爻。第二個需要明白的是,幹、坤兩卦是所有卦的門戶卦,所有的卦都是從這兩個卦變化出來的,所以,這兩個卦就代表了所有卦的一些特徵。這樣就可以知道,這裡的用九與用六,不是單指乾卦中的陽爻及坤卦中的陰爻,而是指所有卦中的陽爻與陰爻。

再一個要明白的是“用九用六”的“用”字,用就是使用、運用的意思。用九、用六就是使用陽爻,使用陰爻的意思。再換個字,就是“該”,該陽就陽,該陰就陰,該怎樣就怎樣,這是用九用六的真正的意思。

“見群龍無首”的解釋。

用九的爻辭曰“見群龍無首,吉”。這句話又是什麼意思呢?這裡的“見”通“現”,就是表現、出現、化現的意思。群龍,注意,問題就出在這裡,很多人都理解成一群龍,這是不對的,群在這裡是多的意思,更接近於“各個、每個”的意思。首在這裡不是領袖的意思,而是頭面,樣子。解釋起來有點麻煩,用一句通俗的話就可以說明: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見群龍無首就是這個意思。

曹操把酒論英雄,對龍有一段描寫:“龍者,能大能小,能升能隱,大則吞雲吐霧,小則隱介藏形,升則飛騰於宇宙之間,隱則潛藏於波濤之內。”這就是對“見群龍無首”的最好的解釋。

《易經》講究三易:變易,不易,簡易。“見群龍無首”講的就是變易。上善若水,隨方就圓,要像水那樣,變化多端,這就是見群龍無首的意思。

你看乾卦,整個卦都是陽爻,如前面所講,陽爻就代表龍,那麼,乾卦中的六個爻,就代表了龍不同時段的狀況。

初九潛龍勿用,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九三君子終日干幹,夕惕若厲,無咎;九四或躍在淵,無咎;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上九亢龍有悔。

你看,不是說是陽爻,又在乾卦裡,是龍,那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不是這樣,初九潛龍爻勿用,上九亢龍有悔,即便是龍,該藏的時候也要藏起來,該盤的時候也要盤起來。

我們經常把古時的皇上比喻為真龍天子,那是很厲害了,但是,皇上是不是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不是那樣,皇上很難當的,多少個皇上,過得還不如個農民。這說明,他這個“龍”沒“用”好。說白了就是皇上不會當。

《易經》曰:“六位時成,時乘六龍以御天。”六位是什麼?就是六爻,時就是天時。一個卦由六個爻組成,六個爻分別代表了不同的時間段。一個人,只有懂得天時,明白自己的位置,才能做到“隨心所慾不踰矩”,才能做到“見群龍無首吉”。

《易經》曰:“用九,天德不可為首也。”從這裡可以看出,用九即是天德。天德就是天道,就是自然規律。天德是什麼?《道德經》裡講到:“萬物作而弗始,生而弗有,為而弗恃,功成而弗居。”“天長地久,天地之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長生。”又曰:“功成身退,天之道也。”類似這樣的話,《道德經》裡有很多。說白了,仍然是:真人不露面,露面不真人。這就是“天德不可為首”的道理。

這就告訴我們一個什麼道理?做人,要了解自己,知道自己什麼能,什麼不能。不能的時候要“潛龍勿用”,能的時候才“飛龍在天”,但是,事情還不能做得太過,太過了就“亢龍有悔”,所以,說來說去,就是中庸,走中道。又或者說,就是把“該”學好,該干的時候好好乾,不該干的時候就窩起來。能這樣做就是“見群龍無首”,就是高深莫測,就“吉”了。

懂透《易經》即會“用九用六”

《易經》曰:“乾元用九,天下治也。”又曰:“乾元用九,乃見天則。”元在這裡是本始的意思,乾卦的根本,就是這個用九,這個用九要弄明白了,天下就大治了,或者說,就可以治天下了。這個用九真明白了,就“見天則”,天則就是天的規則,就是天道,就是自然規律,類似於佛家所說的“明心見性”。所以,就知道這個用九多重要,也從而可以知道,所謂用九,就是對自然規律的把控。不是單指某一個爻而言的。是那樣的話,就談不上“乾元用九,天下治”了。

初學易經的人,起一卦,大多都會根據這個卦來斷事。起到泰卦,就大吉大利,起到否卦,就糟糕透頂。《易經》要是這麼簡單,也稱不上是六經之首了。實際上,一個卦一出來,是錯綜複雜的。錯綜複雜分別講的是一個卦的四種變化,也就是說,一個卦一出來,除了“變卦(也叫之卦)”之外,還有錯卦、綜卦、复卦、雜卦,而對於每一個爻來講,又有隱、互,這樣一來,一個卦就變出了很多的卦來。擇其善者而從之,這就是玩易經的真實意義。把每個卦都玩透了,就是會“用九用六”了。

所以孔夫子講:“君子居則觀其像而玩其辭,動則觀其變而玩其占,是以自天佑之,吉無不利。” 孔子這裡的“玩”,就是用九的“用”,會玩就會用,會用,則“見群龍無首,吉”,會玩,則“自天佑之,吉無不利”,說的都是一個道理。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