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被拍攝下的「情感」 科學家揭人體能量場奧秘

專訪俄國物理學家康斯坦丁‧科羅特科夫

人的身體能發出一種肉眼看不見的輝光。

當你和你的戀人食指相觸時,指尖發出的輝光會產生閃電般絢爛的連結;當你對著親密的另一半說「我愛你」時,一團物質能量隨即從你的胸口釋出,飛向另一個人——這聽起來像魔幻電影般的場景,卻是實實在在的物理現象。在過去的幾十年裡,人體能量的研究已經發展到令人驚嘆的程度。

「健康1+1」採訪了俄國量子物理學家、克里安數位照相術的發明者康斯坦丁‧科羅特科夫教授,從科學角度探究人體的能量場,以及影響人體能量的因素。

康斯坦丁‧科羅特科夫(Konstantin Korotkov)是俄國量子物理學家,在前蘇聯時期,他曾致力於等離子物理、空間物理和激光物理學等研究。當時,生物能量學的社交圈很活躍,科羅特科夫在那裡遇到了一些「很有趣的人」,這些人能夠改變人體的能量場。他親眼看到這些人通過發送「思維訊息」,改善了他妻子和朋友的健康狀況。這讓鑽研物理學的科羅特科夫產生了興趣。秉著科學家的探究心和嚴謹態度,他開始查閱各種關於人體能量場的書籍和文獻。

在深入了解後,科羅特科夫得出一個結論:「人體能量」這個論題,雖然在短時間內無法被多數人接受,但終有一天會得到科學界的承認。

於是,他開始將研究逐漸轉移到人體能量的領域。那時正當蘇聯解體,整個俄國的科學界處於動盪期,科羅特科夫也離開了研究室,自己創業。但沒過多久,他又決定回來繼續做能量研究。

「克里安照相術」與人體能量

上個世紀,塞米楊·克里安(Semyon Kirlian)和他的妻子發現了一種技術,叫「克里安照相術(Kirlian Photography)」。這種照相術能夠將人體發出的能量拍攝下來。

現代生物光子學的研究表明,人體能夠自發地發出電子和光子,產生肉眼看不見的輝光。科學家把人體發出的電子和光子,視為人體能量的表現。這種自發的輝光很難測量,然而,當人體處於電磁場中,這種電光子的發射會被激發,並且能夠被拍攝下來。這就是克里安照相術的原理。

最初發明的克里安照相術因效果「時靈時不靈」,不被講求「效果恆定」的科學界所接受。因此,科羅特科夫決定發明一種穩定的、不受環境影響的數位克里安照相術。1995年,科羅特科夫和他的團隊利用當時最先進的技術,發明出第一個數位克里安照相術——氣體放電顯像術(GDV, Gas Discharge Visualization)。

早期的GDV照相機(數位克里安照相機)。(gdvcamera.com)

GDV照相術能觀察到人體散發的光子能量,以及人的能量場在不同狀態之下的變化。隨著研究越來越深入,科羅特科夫深刻地感受到,能量研究將對人類社會帶來巨大的益處和啟迪。

正負情緒,不只影響自身的能量

如今在西方科學研究中,意識科學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所謂「意識」,就是人對於外界事物和自身思維、情緒等的感知。

科羅特科夫發現,人們的精神和情感狀態,能夠對人體的能量場產生影響。

通過GDV照相術,可以觀察到人在不同情緒下身體能量場的變化。譬如,當一個人發出積極情緒的時候,比如高興、開玩笑,他的能量場會增強。最近,科羅特科夫在墨西哥參與了一項實驗,測量看喜劇對人的能量場的影響。結果顯示,當參與者在看完一齣喜劇電影後,所有人的能量場都增強了。

而生氣、妒忌、憎恨這些負面情緒,會使能量場縮小、缺損、甚至消失。更嚴重的是,持有負面情緒的人不僅會削減自身的能量場,還會影響其他人的能量場。研究發現,當一個人出現憎恨情緒的時候,他周邊的人能量場會受到很負面的波及。


出現負面情緒後人體的能量場出現缺損。(科羅特科夫提供)

「愛」能激發能量團,產生能量傳遞

「愛是人類最強烈的情感。」科羅特科夫說。這種感情可以對愛與被愛的兩個人身體產生很大的影響。

科羅特科夫通過兩種不同的實驗方法,觀察兩個相愛的人能量場的相互作用。

他讓參與者兩兩一組,分別把各自的手指放在一起。他發現,當兩個人是互相愛慕的關係時,在克里安照相術下,他們指尖發出的能量場是相互交融的,兩人的能量場延伸出閃電一樣的輝光,連在一起。而若兩個人對對方沒有任何情感,他們的能量場就是隔開的。

兩個相愛的人,指尖能量場發出閃電一樣的輝光,連結在一起。(科羅特科夫提供)

在另一種方法中,他使用GDV系統,觀察參與者全身能量場的電子圖像。實驗中,當一個人向另一個人表達愛意的時候,在圖像裡可以看到一團清晰的能量物質,從示愛者的心臟部位,飛向被示愛者的心臟部位。

科羅特科夫表明,這種「能量傳遞」不只是想像中的,而是真實存在的「物質能量團」的傳遞。這個能量團中包含了電子、光子、次聲波等多種能量物質形式。這就是為什麼當一個人生病時,如果有戀人在身邊支持和陪伴,病會痊癒得更快。

在GDV電子圖像下,示愛時能量的傳遞。(科羅特科夫提供)

「直覺」真的存在嗎?

科羅特科夫發現,人們能夠感應到「背後的人」。

在一次實驗中,研究人員讓參與者坐在座位上,讓另一個人從他的背後靠近,在這個過程中觀測座位上那個人的反應。結果顯示,當從背後接近的是一名陌生人,多數情況下,座位上的人能量場沒有變化。而當他們的家人、戀人從背後靠近時,他們的能量場會立即增強。

當陌生人從背後接近,受測者能量場沒有變化;當家人、戀人從背後靠近,受測者的能量場立即增強。(科羅特科夫提供)

科羅特科夫說,這是人和人之間能量場的相互作用,「我們散發能量場,不只是發出去就完事了,而是通過能量場來觸碰並感知周圍的環境。」他認為,這是人的「直覺」的一部分。

古時候的人就有感知緊張氛圍的能力,能夠感受到氣候、環境的變化,感知到周圍的人。「但現在人的這種能力已經退化了,對於環境已經不像過去人類那麼敏感。」科羅特科夫說,「但我們大腦的潛意識,還是會對周圍的環境作出反應。GDV照相術通過真實的實驗證實了這一點。」

搖滾樂和古典樂,能量的巨大反差

科羅特科夫還研究了外界環境和事物對於人體能量的影響,包括水、食物、不同材料,還有音樂。

「音樂對人體的影響是巨大的。」科羅特科夫說。

2014年,彼得羅夫腫瘤研究所和俄羅斯放射與外科技術研究中心做了一項大型調查研究,對比不同創意型職業人士的平均壽命。該研究調查了來自視覺藝術、音樂、文學和學術領域的4萬9千名代表人物。結果顯示,無論是男性還是女性,平均壽命最低的職業是搖滾音樂家,分別為男性43.6歲,女性37.6歲。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現象?科羅特科夫通過實驗研究不同音樂對於人體的影響。他發現,當人聽搖滾音樂的時候,會使人的能量場短暫提升到一個高峰,然後開始不斷下降,跌至低於起始的數值。科羅特科夫說,根據年齡和對音樂的喜愛程度不同,能量在最初提升的時間也有所不同,但無論如何,最終都會不可避免地下降。

在聽搖滾樂的過程中,人體能量場的變化。(科羅特科夫提供)

相反,古典音樂會對人的能量場產生正面的影響,並能夠提升人的健康。科羅特科夫猜測,這可能是因為古典音樂的頻率在某種程度上與人的腦波的頻率相合,因此能夠對人體起到正向作用。

能量學研究,如何帶動當今的醫學?

科羅特科夫把中醫的理念運用到能量研究中。

他認為,中國古人發明並流傳千年的中醫智慧,是非常有道理的,很多研究都證實了這一點。現如今,越來越多的人身體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和病症。他們從一科醫生看到另一科醫生,越看「病」越多,藥開了一種又一種,這些不同的藥之間在體內發生衝突,令體內環境不斷惡化。

科羅特科夫決定以中醫的理念為基礎,通過觀察和分析人體能量的變化,找到人體內部真正的問題所在。

他將中醫的「人體經脈」理論運用到GDV照相術中,研製出人體能量的測量、分析系統。針對人體最敏感、且最容易測量的部位——手指,測十個手指發出的光。根據中醫的經脈理念,不同的手指連結身體不同的臟器系統。GDV照相機將手指發出的輝光圖像拍攝下來,轉化為和人體物理特性有關的數據,並通過這些能量數據,來評估人體不同臟器系統的內在能量,以及整體的能量狀態。

在GDV的電子圖像中,健康或平靜的人,能量場很強,且場的周邊很圓潤;情緒激動的人,能量場的周圍會出現火花一樣的尖峰;而當一個人身體出現問題、甚至病症時,他的能量場就會出現破洞、缺口等異常。不同的能量異常對應著不同的臟器系統,所以能夠反映出問題的源頭所在。

科羅特科夫認為,通過這種觀察方式,可以使人們保持在健康狀態中,及早發現身體的問題,甚至潛在的問題,並針對問題的本質去改善。這就如同中醫的理念,目的在於將身體始終保持在健康的狀態,而不是像西醫那樣出現疾病後再治療。科羅特科夫強調,自己並不反對西醫,他的妻子和很多朋友都是醫生,他認為應該「將中醫和西醫的理念結合在一起」,達到更完善的效果。

意念能進行「遠程傳輸」

科羅特科夫還做了很多其它的重要實驗,如遠程意念傳輸實驗。他發現,人的意念可以對遠處的人,甚至遠處的感應器產生影響。當一個人在一個城市,向另一個城市、甚至世界另一端的感應器發出意念,感應器都能夠接收到,並做出反應。

科羅特科夫說,「這種現象或許只能從量子層面來解釋,並且在現階段只能提出假說。我們已經有了一些想法,但是我們需要更多的實驗來證明產生這種現象的原因。」

不被科學界接受的能量研究

關於人類意識與能量的研究,早在上個世紀就已經盛行,並不斷有新的發現。然而,這些研究卻一直未被科學界普遍認識和接受。問及原因,科羅特科夫說:「這說來話長。當科學家們已經習慣於某一種觀點和理念的時候,他們就會在這種『已知理念』上進行研究。每當有新的認識時,人們都需要一段時間去接受。然而,科學是不斷在發展的,我們應該以發展的思維方式去認識自然。」

比如,很多醫生不接受中醫的理念,然而,只有當他們深入去研究的時候,他們才可能真正明白和理解。但很多西醫和科學家忙於工作,沒有時間也沒有興趣去深入研究他們眼中的「迷信」。他們深信人只有物質身體,不願相信意識和靈魂的存在,這種觀念更阻止了他們去進一步了解。

「雖然這種現象現在依然沒被醫學界普遍接受,但我並不擔心。」科羅特科夫說,「因為這一天正在到來,雖然是一步一步地進展著,但是它正在到來。」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