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兩個娘家的姑娘

在我打工的河北廊坊張庄村(化名,第一、二自然段的人名和村名均為化名),有一個名叫王娟的姑娘於去年結婚了。在婚禮上別的姑娘都是一個父親、一個母親,而王娟卻有兩個父親、兩個母親,這是怎麼回事呢?

王娟從小就和平常人不一樣,顯得很成熟,說話做事就象是個大人。在她很小的時候,有一天,她對她爹說:“爹,我不是咱這個村的, 我是趙村的。我叫趙娟,俺爹叫趙虎,俺娘叫許英”。因為王娟當時才幾歲,王娟爹以為王娟在說胡話,也沒放在心上。沒想到從此以後,王娟不斷的重複說這句 話。時間一長,王娟爹也起了好奇心。就在一次外出的時候,向人打聽這個村。沒想到在20公裡外還真有趙村這個村。

就在王娟快上小學的一天,王娟爹帶上王娟就來到了趙村。一進村,小王娟就顯得特別興奮,向她爹一戶一戶的介紹這是誰家、那是誰家。在街上看見人也一 個一個的打招呼。等走到一戶人家門口時,王娟大聲叫了起來:“這就是俺家。”從自行車上下來,跑着就進了家門。看到趙虎和許英就爹一聲娘一聲的叫了起來, 把趙虎兩口子都叫愣了:怎麼這個小姑娘一進門就喊爹叫娘的?這時王娟說:“爹、娘,你們不認識我了,我是趙娟。我在九歲那年得病死了后,就轉生成了現在的 我。”這時,趙虎和許英雖然聽說過轉生這事,但受邪黨無神論的毒害,還是不相信。這時王娟就走進了她原來住的房間,看到自己用過的桌子抽屜還鎖着,就找到 鑰匙把鎖打開了,裡面全是王娟用過的課本和文具。原來趙虎和許英在趙娟死後,因思念女兒,就把她住過的房間原封不動的保留了下來,後來也有過打開桌子抽屜 的想法,但因沒能找到鑰匙,也就不了了之了。沒想到王娟一下子就把鑰匙找到並打開了抽屜。這時,村裡的鄰居聽說趙虎家來了個認家的女兒,都來看熱鬧。那些 人一進家門,王娟就嬸子、大娘的喊了起來,並且姓啥叫啥都知道, 沒一個叫錯的。開始還有點半信半疑的趙虎兩口子,這時完全相信王娟就是死去的趙娟了,抱着王娟就哭了起來。從此以後,王娟就有了兩個家,平時在張莊上學, 一到節假日就到趙村住一段時間。這不,去年王娟結婚時,嫁妝是雙份的,在婚禮上出現了兩個父親、兩個母親。這事在當地轟動一時。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