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命運早有神安排,個人選擇也重要

(一)

唐開元二十五年。鄭虔為廣文博士,有個叫鄭相如的,五十多歲了,從隴南來應明經科考,以侄子的身份拜謁鄭虔,鄭虔待他也沒有特殊的禮節,另一天再拜謁,禮節也同前次相同。

相如因此對鄭虔說:「叔父知道我能考中嗎?夫子說:『其或繼周者,雖百世,可知也』(那有能繼承周朝的,即使百代也是可以預見的)。我雖然現在是平民百姓,若是孔子還在,不敢和顏回比,但要說偃、子夏那些人,我還是不比他們差。」鄭虔很驚異,就詢問他會有什麼應驗,他回答的很痛快。

鄭虔於是閉門謝客,整天和他談論。趁機對他說:「若象你說的那樣,你為什麼不早點科考而求進取,到這麼晚了才參加科考?」相如說:「我來年才該成名。所以才不早來,是因為時間沒到罷了。」鄭虔說:「你該當什麼官呢?」相如說:「后七年,將被選授衢州信安縣尉,到第十年就該死了。」鄭虔說:「我今後的事,可以說給我聽聽嗎?」相如說:「從這以後五年,國家將改年號,再過十五年,在幽薊一帶將起大盜,叔父您這時也要被玷污,如果能對國家忠心赤誠,還可以遷謫,不然,就不是我所預料的了。」

第二年春天,相如果然考中。以後七年,調動改任為衢州信安縣尉,即將去赴任時,來告訴鄭虔將永訣了,然後就流淚告別了。三年以後,有個考察使來,鄭虔問相如還在不在了?那人說,「上任後幾個月,得急病死在佛寺。」

到開元二十九年,改年號為天寶。

天寶十五年,安祿山在東都叛亂,派偽署官西京留守張通儒到長安,驅逐唐朝的官員到東都洛陽。鄭虔到了東都,作了偽署水部郎中,他想到相如的話,假裝瘋顛,要求把他拉到街市上讓他自己弄污自己。但又偷偷有奏疏上奏皇上,肅宗在靈武即位,那年東京也已平息叛亂,命令三司以法律審理叛亂者的罪行。鄭虔因為身在敵營而心不附合叛賊,被貶職作溫州司戶。

幸虧鄭虔聽從了相如的勸告對國家忠心赤誠,在關鍵時刻做出正確的選擇,否則叛亂平息后可能連命都沒有了。

注:鄭虔(公元692~公元764)唐代畫家、文學家。字羽齊。鄭州滎陽人。天寶初,為協律郎,後任廣文館博士、水部郎中等職。能詩,擅書畫,尤工山水。因其詩、書、畫並妙,被玄宗譽為「鄭虔三絕」。鄭虔還長於地理,著有《天寶軍防錄》,記述各地山川險要方物,諸儒稱服,時號「鄭廣文」。

(資料來源:《前定錄》)

(二)

唐朝宰相楊收少年時,在廬山讀書。一天他觀賞風景來到一個遊人走不到的隱蔽之處,遇到一個道士對他說:「你如果學道,就有成仙的緣分,如果一定要當官,能夠做到最大的官,但是最終有禍。能跟我學道嗎?」楊收遲疑了一下,但還是堅定了進取做官的決心。

他忽視了道人的話,後來雖然當了宰相,但是最後遭罪死在南荒。

楊收遇見仙人度他都不學道,選擇了仕途世俗之路,最後,果不其然,遇禍而死。太可惜了。

(資料來源:《北夢瑣言》)

(三)

晉代有個李恆,字元文,譙國(今安徽亳縣)人。

年輕時,有一個和尚到他家裡去跟他說:「你有福報與冤家對頭雙雙到來,接受福報后你的冤家禍患也跟著到來。你若能甘心貧寒而專心修學佛法,不走仕宦之路,福報就會增加而禍患則會自滅。你可要好自為之呀!」李恆生性急躁,又加出身貧寒之家,只關心仕宦之途會官至什麼級別,毫無修行佛法的興趣。

和尚送他一卷經書,李恆不願去接,非要詢問走仕途后能不能當上顯貴的官職。和尚說:「能當上五品以上的大官,最高可到三郡之守。如能當了一郡太守就停止,也還可行。」李恆說:「只要眼前能夠富貴,誰還顧慮以後的禍事。」

這天晚上,和尚留住在他家裡。李恆夜間起來時,看見和尚一個人躺了滿滿的一床,進屋招呼家人來看時,又見他變成一隻大鳥蹲在房樑上,天亮時他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李恆剛送他出門,眨眼之間他就再也看不到了,這才知道他是位神人。

此後,李恆便供佛念經,但不能專心致志。後來他當上西陽、江夏、廬江三郡的太守。又加封為龍驤將軍。太興年間,因為參与錢鳳之亂,被殺。

(資料來源:《法苑珠林》)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