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火星男孩預言中國的2011年和2013年

2010年,對於世界盛傳的「2012世界末日」的預言,波力斯卡嚴肅告訴外界,地球將在2011年發生三次大災難,但只是發生在地球上的一個大陸上(中 國),除了與水的災難有關外,瘟疫將再次肆虐,中國將死去近百萬人。「這是神國對人類居住的地球的淨化,因為若不到一定關頭,你們人類則不會覺醒,地球上 的暴力與戰爭將一直存在。也唯有當你們懂得生命合一及愛的力量與重要性時,你們才能體會到我們一切所為的重要意義。」

此外,他預言,中國第二次更具毀滅性的災難將在2013年發生,因為神國的眾神將要干預,更新地球一切汙穢,為「神國」偉大的「指導靈」掃除一切障礙,讓無信仰的國度的人類獲得偉大的「指導靈」的感召。波力斯卡還明確指出,這位「指導靈」不是耶穌基督。

歷史上很多民族都留下了諸多預言。比如著名的瑪雅預言就曾說:此時太陽系在銀河季候中業已歷經一個五千多年的大週期。大週期後宇宙將會發生根本變化,瑪雅預言稱之為「同化銀河系」。

地球沒有末日 淘汰的是「一切汙穢」

火星男孩說:「末日是無法避免的,但並不是2012年,這要等我們誕生於中國的偉大的指導靈返回神國的那一天才能發生……」火星男孩所說的「末日」不是地球的末日,而是更新地球時被淘汰的「一切汙穢」,掃除的「一切障礙」。

瑪雅預言:從西元1992年至2012年,這20年的時期是地球進入大週期的最後階段,即「地球更新期」。在這個時期地球要達到完全「淨化」,而更新期過後地球將走出射線範圍進入同化銀河系的新階段。

瑪雅預言也印證著火星男孩的話,地球要達到完全「淨化」,就必須去除所有的汙穢和更新期的一切障礙。

人類得救的鑰匙

報導說,對於「誕生於中國的偉大的指導靈是誰」的問題,波力斯卡並沒有明確指出姓名,而是說他正在做一些非常有意義的事,並且有許多神跟著他一起輪迴。

火星男孩更明確的說:「不到最後的災難,最後的末日,你們中的一些人可能永遠不會瞭解到和平與愛的重要意義以及自己待在地球的使命,但智慧、善良和探索知識的人將會得到答案,記住,從內心去尋求答案,不然,他們會失望的。」

顯然,波力斯卡話中提到的智慧、善良和探索知識的「他們」就是那些輪迴到人間幫助「誕生於中國的偉大的指導靈」做一些非常有意義的事的「許多神」。這些有意義的事就是告訴人們「和平與愛的重要意義以及自己待在地球的使命」,也就是在「最後的災難,最後的末日」前救人。

「記住,從內心去尋求答案」和中國古人提到的「吾日三省吾身」何其相似。人一天三次查找自己哪裏做的不對,並不斷歸正自己,那不就是「淨化」自己嗎?淨化了的人不就能留在更新期過後的新地球嗎?災難和末日對於他們當然是不存在的。

火星男孩受命尋找一位誕生在中國西部地區的人,但具體是何使命,在他轉生為人時就已經記不清楚了。也許火星人派他為代表,去向「誕生於中國的偉大的指導靈」表明,它們也要在他做「非常有意義的事」時出力,希望可以讓它們留下來。

附錄:原始報導

媒體對2013年的毀滅性的災難頗有興趣,虔誠地希望能得到波力斯卡的指導。波力斯卡在提出吃完麵包和披薩後會對這一問題做出解答。

     波力斯卡說:“在2013年初期,地球上將爆發一次短暫的核戰爭,將會造成很多人死亡。雖然,我們和你們都不願看到這一刻的發生,但卻是無法避免了的。其實這些代表性的預言並不是過去人類所預言的,而是現在地球上偉大的指導靈在2009年已經以論著的方式做出過預言,只是你們並沒有看到,也沒有尋找到。災難是神國對你們的懲罰,這與現在人類虛偽的宗教並無關係,而對你們人類所崇拜的耶穌基督,我感到很陌生,人類信仰的神非常多,但很多國家的神實際上是過去的人杜撰出來的,只是為了麻痹大眾而鞏固他們的政治統治。”

     波力斯卡的這一驚人言論立即上媒體對他刮目相看,因為他們“很難想像”一個11歲的小孩是如何理解和認識“政治”、“統治”等等這些只有那些野心的政治家才去思考的專注的辭彙。

     對於2012年12月21日是否是“世界末日”,波力斯卡說:“末日是無法避免的,但並不是2012年,這要等我們誕生於中國的偉大的指導靈返回神國的那一天才能發生,因為不到這一刻,你們可能就永遠不會覺醒,不到最後的災難,最後的末日,你們中的一些人可能永遠不會瞭解到和平與愛的重要意義以及自己待在地球的使命,但智慧、善良和探索知識的人將會得到答案,記住,從內心去尋求答案,不然,他們會失望的。當然,這次神是不允許人類自我毀滅而消失在這地球上的,不然我們也不會一直頻頻與你們接觸了,這亦是為更偉大的‘宇宙計畫’,是為更大的喜悅所安排的。屆時,超自然的神力將干預,我們亦會在必要時出面——世界的平衡遭到威脅,我們警惕著隨時準備干預!”  

     “你說的誕生於中國的偉大的指導靈是誰?”《真理報》記者卡洛斯發問。

     波力斯卡環顧四周說:“我不能說出他是誰,他正在做一些非常有意義的事,跟隨他輪回的並不是我一個人,而有很多神輪回。其中有一個是他的保護者。如果我說出了他的名字與所在,那他的國家會驅逐他,甚至會像人類將耶穌釘死在十字架那樣將他釘上新的十字架。”

     媒體質疑波力斯卡所言:“你出生在俄羅斯,為什麼總是提及對你來說完全是陌生的國家中國?”

     波力斯卡說:“我出生的地方格裏亞達與中國西部——偉大的指導靈誕生的地方處在同一地平線上,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出生在地球的這個地方,但我相信我與偉大的指導靈一樣,都有自己的使命。請不用擔心,中國,這個被神國選出來以讓那些承擔著使命的神而輪回的國家,有著特定的歷史身份,正像你們歷史所言,中國像一隻沉睡的雄師正在蘇醒。在那兒,偉大的指導靈已經誕生並不斷成長,他是偉大的光的指導靈。只要您們肯發揮自己的光與力量,你們將會發現你們是在不斷被保護著,同時你們也將看到你們是如何被拯救的。這在未來,很快你們自己將會看到!但這一切,亦都需要你們人類的共同努力,倘若你們消極不振,不願意得到我們的幫助,不願意學習,不努力提升自己的意識水準,那麼誰也幫不了你們。因為決定權在你們身上,任誰也無法預測這最終時刻到臨的確切時間。但是,最有可能的可能的是,你們的星球在經歷一個特定的淨化期之後,在2011-2013年間,在經歷一系些特殊事件後,將為你們星球上的和流之聲打下堅實的基礎。”

“火星男孩”驚人智慧震驚科學家

 

     背景資料:埃及第四皇朝中的一個大金字塔中有一皇殿,皇殿中有一石棺。拿破崙在18世紀後期征服埃及時,曾經單獨在此房間內度過一夜。第二天早上,他渾身發抖,滿臉蒼白地走出房間,顯然遭遇到令他非常困惑的事。但是終其一生,他始終沒有說出到底是什麼事。只說過一句話,“在東方,有一隻沉睡的獅子正在蘇醒。”

     而波力斯卡準確地用了這一句眾所周知的話。俄羅斯科學家魯道夫質疑波力斯卡誤解了拿破崙的話,因為歷史學家普遍認為拿破崙這句話是說東方的中國將會崛起。而波力斯卡不以為然,他說:“科學家非常愚蠢,只會停留在文字的表面,他們顯然無法知道已經死去的人的內心,人只有在臨死的時候才會說出實話,而拿破崙也是如此。‘雄獅’的兒子是‘羔羊’。其實雄獅就是埃及,羔羊就是廣州。埃及獅身人面像所處的開羅市被稱為廣州市的‘父親’,埃及的獅身人面像正望著東方的獅子星座,而中國位於埃及的東方。拿破崙說,在東方有一條沉睡的獅子正在蘇醒,而並不是崛起。中國人信奉龍,但是在所有城市的主要建築物的門前都擺設著獅子像,獅子像的腳下則踏著一隻龍珠,而中國在節日之中都有舞龍和舞獅的習俗。但是為何這些建築物的門前只擺石獅而不擺石龍呢,偶然間又會擺龍和獅子的交配物麒麟呢。有誰能知道答案?”

     背景資料:1993年9月初,科學家安德森用厄普傲特2號(機器人名)在大金字塔裏做出發現(1993年3月22日)近6個月後,埃及研究專家羅伯特.包維爾偶然在查理斯·皮亞紮·史密斯於1878年出版的書《大金字塔》裏讀到了令人吃驚的片段:“王后墓室裏新發現的空氣通道史密斯描寫韋恩門·迪克遜和格蘭特博士是怎樣在這間墓室第一次發現這些通道的:在王后墓室的南牆上看見一條裂縫(格蘭特博士第一次指給羅伯特.包維爾),他在一個地方把一條鐵絲伸進去,裏面的長度不可測。迪克遜讓一個叫比爾·葛籣迪的全能工匠帶著一把榔頭和鋼鑿子跳進那個地方的一個坑裏……史密斯然後敍述北通道的口是怎樣發現的,迪克遜和格蘭特怎樣點燃火焰查找金字塔外面的出口,然後在地下隧道或通道裏點火,雖然在南通道看到一束煙飄走了,但在金字塔外面並沒有發現其出口處……隨後的一條神秘評論使我即使在一個世紀後也從座位上跳了起來:然而,在通道裏還發現了其他的東西,即:一個青銅小勾;一塊像雪松的木頭,可能是它的把柄;一塊灰崗岩或綠石頭球……8325穀……羅伯特.包維爾這是第一次聽說這件事。羅伯特.包維爾繼續讀著,史密斯接著解釋這些遺物或“古董”怎樣轟動一時,激起倫敦的文物工作者、業餘愛好者及各界人士的興趣;但沒有更多的結果。”

 

     波力斯卡:“神國的眾神遺物就是這幾樣東西。”

     科學家:“我們相信這個人必定是因為某種原因才留下這些古怪的東西。可能它們有著一定的象徵含義。”

     波力斯卡:“每一樣遺物都有特定的象徵含義,只是人們未能發現而已。”

     科學家:“這些遺物要麼是石頭,要麼是谷米,難怪學者不能猜測其含義,另外,它們是否有某種含義還是個未知之數。”

     波力斯卡:“那也是。現在我告訴你吧,那谷粒就代表中國的羊城。”

     科學家:“谷粒代表羊城?怎麼會這樣呢? ”

     波力斯卡:“我問你們,中國廣州除了‘羊城’這個稱呼之外還有沒有另外的稱呼?”

     科學家:“有,叫‘穗城’。”

     波力斯卡:“為什麼又叫‘穗城’又叫‘羊城’呢?”

     科學家:“中國傳說有五個仙人手持谷穗坐著五隻羊來到廣州,並且教導漁民耕種的方法,所以廣州就叫‘羊城’或‘穗城’了。”

     波力斯卡:“那麼羊吃不吃穀粒呢。”

     科學家:“吃。”

     波力斯卡:“那麼,大金字塔裏的唯一遺物中的穀有沒有可能就代表‘穗城’或‘羊城’呢? ”

     科學家:“有是有,不過機會很渺茫。”

     波力斯卡:“你們再想一想,8325粒穀穗又會代表什麼特別的含義? ”

     科學家:“這倒奇怪,放幾千粒穀穗在神秘通道裏,又會有什麼特殊意思呢。 ”

     波力斯卡:“有,那就是路程。”

     科學家:“你是說8325是埃及到廣州的距離,這倒有可能,8325顆穀粒,就代表8325公里外遠的‘穗城’這的確很有心思。”

     波力斯卡:“不,8325並不是代表距離,而是代表路程。”

     科學家:“有區別嗎?”

     波力斯卡:“當然有,廣州和大金字塔的直線距離為7500公里多,而球面距離則是8200多公里,但是,神國為了顯示他們的科技水準,特意設置了比兩地之間實際球面距離稍多的公里數。這是因為眾神計算得出的數值是兩地之間的實際路程。也就是說,你開著一部車,從大金字塔出發,一直向著廣州開去,到了終點站,這部汽車的路程表則剛好增加了8325公里。”

     科學家:“哦,上帝,我們已經得知,確實是這個精確的數字,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當媒體要求波力斯卡說出答案時,他卻沉默了很久說出了一些與答案不太相關的事實:“廣州的地理位置是北緯23.1度,東經113.2度。在天文學中,黃道與天赤道相交成23°26ˊ,這剛好與廣州的地理座標幾乎一樣。另外,地球自轉軸和公轉軌道平面有66°34ˊ夾角[90°-23°26'=66°34'],廣州的地理經度則為113.2度,剛好與180°-66°34ˊ=113°26ˊ相等.地球的黃赤交角與天文學中的‘歲差移動’有重要的聯繫,而許多學者都知道,隱藏在埃及文明與瑪雅文明中的秘密必須用‘歲差移動’這種天文規律去破譯才能成功,所以說廣州的地理座標和地理經度與黃赤交角的度數相一致有著相當重要的意義。廣州地理位置如同大金字塔位於尼羅河三角洲的頂點一樣同樣位於珠江三角洲的頂點,其地理座標和北回歸線的緯度相差不到0.5度。事實上,廣州的地理座標在大金字塔和獅身人面像的建造時期和北回歸線完全重合,這是因為地球自轉軸和公轉面(黃赤交角)的角度一直以4.1萬年為一週期在22.1度和24.5度之間變化。”

     有媒體專門將波力斯卡一口氣說完的精確的資料送到了俄羅斯天文學院和地質學院,一周後這兩家官方機構公開發表聲明說:“我們已經得到認真的證實,波力斯卡所說的這些天文資料和地理資料與電腦得出的結果分毫不差,這是一個驚人的事件,因為在這之前,沒有人專門從事開羅與廣州的天文和地理資料研究,也就是說,這個火星男孩再沒有說出它們之前,這些資料在地球上是空白的。”聲明一出,再次震動科學界,人們對這個“火星男孩”的話開始深信不疑。

栏目: 

UFO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