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不可思議的巧合 太平洋二端的「雙胞胎文明」

一個重大的考古謎題,兩個看似無關的古代文明留下的廢墟揭開了不為人知的故事:古代瑪雅人和古代峇里島人分別位於太平洋的兩端。而他們在建築,肖像,宗教的顯得如此相似,就像一對雙胞胎。然而,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個謎,不僅被學者所忽視,而且被壓制。

請看看這些照片證據,我們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地球上曾經存在高度複雜的史前文明「黃金時代」。

階梯金字塔(以及上面的廟宇)

峇里島(左):貝沙基,或普拉貝沙基母廟,是峇里島最重要,規模最大,最神聖的金字塔神廟在。它類似階梯式金字塔。 

瑪雅(右):階梯金字塔,稱為大祭司的神殿或骨庫,每側有一個階梯。樓梯兩側飾以交錯帶羽毛的蛇。

雙龍/蛇欄杆

峇里島(左):最後一級的百沙基廟被稱為天堂的階梯,它是雙蛇/蛇欄杆,一直延伸到整個階梯。在階梯的底部,他們的嘴是張開的。 

瑪雅(右):埃爾卡斯蒂金字塔北部欄杆兩側飾有羽蛇。在階梯的底部,他們的嘴也是張開的。

拱門結構

寺廟入口的神明

峇里島(左):注意面部,右手,左手,左腳。這可怕的峇里島神放置在寺廟入口處。他左手的火炬,巨大的牙齒和獠牙,長頭髮,鬍鬚,和一個可怕的表達方式。在底部的照片,你可以看到他的左腳向左側,同時右手在略低於胸部的位置,類似瑪雅的照片。 

瑪雅(右):注意面部,右手,左手,左腳。這可怕的「吼猴神」的雕像雕刻在瑪雅寺廟的入口。吼猴神是一個重要的藝術神明,是音樂、學者、雕塑家、工 匠的守護神。他的左手持有的火炬,擁有巨大的牙齒,長頭髮,鬍子。在底部的照片,你可以看到他的左腳向左外側,同時右手略低於他的胸部,肘部做出類似峇里 島照片上的動作。

石蛇島

峇里島(左):刻在石頭上的的峇里島蛇從寺廟的兩側伸出。蛇是最古老和最廣泛的神話符號之一,它代表著生育或生命創造力。就像蛇蛻皮,是重生,轉換,重生,和治癒的象徵。大蛇是一個永恆的和不斷更新的生命象徵。 

瑪雅(右):刻在石頭上的瑪雅蛇從寺廟的兩側伸出。蛇是瑪雅人崇敬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社會和宗教象徵。蛻皮是重生和重建的象徵。

通過手勢利用的精神能量

峇里島(左女神):請注意Acintya(峇里島博物館的Acintya雕像),古代峇里島宗教的女神。古代世界各地的瑜伽實踐重要方面是微妙的,而關鍵在於手,身體和眼睛的體驗姿勢,使用一定的能量流動和創造意識,某些國家稱為印度「瑜伽手印」或「瑜伽手勢」 

瑪雅(右):在科潘的Waxaklahuun Ub'aah K'awiil國王雕像,據考證是在711年12月5日建造的。與Acynta相比,請注意他手的位置。瑜伽手印一般是為了防止氣息從指尖耗散(生命 力)。為了做到這一點,以不同的方式將手指併攏,這有助於製造一些微妙的能量電路。這些電路引導氣息沿特定的路徑並以特定的方式影響心/身。

門楣上方的雕像

峇里島(左):峇里島的許多寺廟往往描繪神明的面孔,通常怪誕嚇人。在某種意義上說,這些被用來作為闢邪,可以防止邪惡或壞運氣,嚇走邪靈。建築物的門口和窗戶被認為是特別容易受到邪惡入侵。在教堂和城堡通常都刻有怪物或其他奇形怪狀的臉和形象,用來闢邪。

瑪雅(右):許多瑪雅寺廟描繪的神往往很怪誕,在主要門口上裝飾可怕的面孔。一些學者認為這些是面具。瑪雅面具包括蛇和各種動物,這些面具相當普遍。

雙象神祇

峇里島(左):在峇里島寺廟入口處的大象頭。在印度教中,最廣泛崇拜的印度教神是甘奈施:大象神。他代表了「完美的智慧」,被認為是「去除業障」和「賜予繁榮。」他結合了兩個最聰明的生物-人與大象的本質。

瑪雅(右):瑪雅雕塑中的大象頭。大象頭主要盛行於前哥倫布時期的藝術和雕塑中。這是個不解之謎,因為大約10,000年前,冰河世紀末期,美州大 像已經絕種。過去的學者認為是瑪雅人創造的大象圖像,因為瑪雅人生活在遠古時代或是因為他們在旅途中曾見過大象。也可能是美洲文明遠比學者們想像的更久 遠,甚至追溯到大象仍存活的時期。英國外科醫生及漢學家——W.Perceval Yetts(1878–1957)寫到:追溯到1813年,有人懷疑瑪雅文明的存在。十年前,著名剖析專家G.Elliot Smith還原了部分古代數據,並與自己巧妙的推測結合在一起…證明瑪雅人設計的主題來源於舊世界。這些主題在瑪雅古城科潘的巨石雕像中形象地彰顯出來… 斯密斯教授鑑定出來這兩座雕像是大象頭,確切的說,是印度象頭。—W.Perceval Yetts,Elephants and Maya Art

血盆大口的廟宇

峇里島(左):這是象果阿寺廟,也成大象洞穴。洞穴的外觀是巨大的獸形頭像,用獸嘴當做寺廟的入口。頭像周圍雕刻著各式各樣的猛獸和怪物。最主要的 圖像被認定為大象,因此也稱之為大象洞穴。1365年所著的爪哇詩Desawarnana中有提到這處遺址。直到二十世紀五十年代,為了驅逐惡靈,在這裡 建造了巨大的沐浴場所。

瑪雅(右):烏斯馬爾:魔幻金字塔。洞穴的外觀是巨大的獸形頭像,用獸嘴當做寺廟的入口。Linda Schele(1942–1998),瑪雅碑文和肖像研究方面的專家寫到:瑪雅建築的外形是宗教和政治信仰的化身…最令人驚嘆的設計就是將其外觀設計成獸 頭,並將獸嘴作為入口…就像烏斯馬爾的魔幻金字塔…人們走進這樣的建築就像走在怪獸的食道里一樣。——Linda Schele,古典式期末的瑪雅肖像研究專家。

查克拉十字圖

峇里島(左):學者們最容易忽略峇里島石碑上的這種深奧的精神像征,這裡指的是塔曼島上的峇里島館。安第斯文明(印加,前印加)也被稱為「查喀 那」,表示「十字交叉」。查喀那象徵著印加神話,在其他神話中則稱之為「世界之樹」(如,生命之樹)。三層相疊的十字架,展現了羅盤和疊層的美感。

瑪雅(右):查喀那標誌和秘魯安第斯山脈的印加人創造的相似,遍佈整個瑪雅藝術界和建築界,表達了相同的宗教信仰和精神觀念。和峇里島的一樣,查喀那是由三層相疊的十字架,展現了羅盤和疊層的美感。

額頭上的「第三隻眼」

峇里島(左):左圖中的木刻峇里島頭像中,額頭上有第三隻眼,象徵著本土文化中的宗教,神學,和精神信仰。每個人都有天眼,我們可以打開天眼與靈魂——真正的自我溝通。在此可以瞭解更多關於天眼的事情。

瑪雅(右):右圖中瑪雅石像的額頭上也有第三隻眼,象徵著瑪雅宗教信仰。在此可以瞭解更多關於天眼的事情。

三門廟——中間大兩邊小

峇里島(左):三門廟在峇里島很普遍,隨處可見。三門廟的構造與本土的峇里島宗教信仰有關,和天眼的設計道理是一樣的。通過三門廟可以瞭解到更多關於宗教信仰方面的事情。

瑪雅(右):三門廟在墨西哥很普遍,在尤卡坦半島有數不盡的瑪雅寺廟,阿芝特克寺廟和其他文化的寺廟。三門廟的構造與本土的瑪雅宗教信仰,及哥倫比亞前期的宗教信仰有關。通過三門廟可以瞭解到更多關於宗教信仰方面的事情。

為什麼學者未能繼續研究峇里島與瑪雅文化的相似之處

古峇里島文明遺址與古瑪雅文明遺址有12處驚人的相似點。學者們說這兩個處於太平洋兩端的文明根本沒有交集,是獨立發展的。這些相似之處推翻了學者們的說法。現有證據表明古峇里島與古瑪雅之間有著密切的聯繫。

然而學者們卻完全忽視這些相似之處,不論是出於惡意還是試圖掩蓋什麼;他們如此細心的掩蓋事實以至於自己也沒有意識到。

他們怎麼做到的?

這些學者——主要是歷史學家和考古學家——本性坦誠且努力工作,竭盡全力挖掘古代未出土的文物。他們堅信「過去沒有秘密」,「文化單一源理論是過時的歷史」;他們不會以任何方式欺騙群眾。

問題是他們被一種思想所束縛。他們把現代社會看做是人類發展的頂峰時期。他們認為歷史是漫長的進化過程,從原始社會經過漫長的發展成農業社會,再進 入希臘、羅馬、和中世紀,受啟蒙運動影響開始發展科技,最後演變成如今的高科技文明時代,在他們心目中這就是「至高無上」的社會。

他們完全被這種「進化論」思想所束縛,很難讓他們接受遠古時期存在先進文明或比現在更發達的黃金時代。這就是他們看待現實的眼光,因此他們忽視任何異常的證據,或是找貌似可信的解釋這些證據。

此外,「學者」是一項工作,一個職業,也有它的職業操守。如果你想當一名「學者」,就必須接受他們的觀點,遵循他們的條例。否則就不會被僱傭,就無 法晉陞。思想者和研究者對過去抱有更廣闊,更與眾不同或超常的思想,因此被排除在外,以至於剩下的人就必須服從現有的思想規範,被束縛著。

因此,沒有學者能挑戰文化單一源理論的存在性,也就是說,如果他們想要出版文章,贏得研究基金或得到晉陞,他們就不能反抗。就是這種無形的力量阻止我們探究過去,但我們卻不知道。

結論:

簡要介紹了太平洋兩大文明的驚人相似之處。將被太平洋分割的文化碎片組合起來一定能揭露他們共同的祖先。

18世紀,19世紀,20世紀初的學者堅信他們熟知峇里島與瑪雅的共同祖先。通過他們的研究,遠古時期和史前時期淡出人們的記憶,輸給了時間,但曾 存在一個文化精神層面都超越現代社會的「黃金時代」。世界的第一代文明就是黃金時代「遠古文明」的後代,至今我們仍能看見那些文明的足跡。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