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中醫是怎麼回事——從陰陽五行的精彩詮釋

 中醫學實際上是研究人類和大自然關係的一種學說,這個大自然化育了人類,給人類的基本生存提供了陽光、雨露和食物,也給人體的健康的失調提供了天然的動物、植物和礦物的藥物。

夏天天氣最熱的時候,太陽光最強烈的時候,西瓜成熟了。我曾經到過西瓜地,體驗西瓜的這種生活。我說:大西瓜呀,你怎麼不怕熱,在夏天太陽的直射下茁壯成長。我在那站了五分鐘,曬得我腦袋疼,大汗冒,我明白了,你就在這樣的環境下煉就了自己抗熱的本領,當我們人體不能抗熱的時候,我們拿你來吃,就有清熱解暑,生津止渴的價值(鼓掌)。

有一年,我當學生的時候,上河北省的興隆山採藥。我這人好奇。我就一直下到背陰的深山溝裡,我驚奇地發現,已經是夏天了,居然冰雪不化,周圍沒有什麼植物,就在冰雪的旁邊,長著一堆堆綠色的植物,開著紫色的花朵。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是什麼東西。然後我挖了一棵,扛到山頂上。帶我們採藥的老師一看:「哎呀,你從哪裡采的附子啊?」我恍然大悟,附子為什麼長在夏天冰雪都不化的地方,它正因為長這裡煉就了他耐寒的本領,世世代代長在這裡,所以它就有耐寒的這種內在的素質,到了人體不能耐寒的時候,我們中醫說陽虛寒盛的時候,我們就拿自然界的能夠耐寒的植物來吃,就能調節我們陰陽的失調。

可是後來我看了一本藥物栽培的書,它說附子種在向陽的肥沃的土地上長得好,誰都喜歡,環境富足一些,長得好,產量高,賣錢多。第一代可以,第二代還可以,後來我就問藥物栽培所的,說第三代就不行了,拿高壓鍋把附子蒸熟了,然後蘸糖當白薯吃,吃飽了不帶上火的(眾笑)。這個韓國種人參,它就模擬興安嶺的那種人參的自然生長狀態,濕度溫度土壤的成分。溫度、光照都要模擬,你不模擬它原始的生長狀態,質量就很差。我們還有種西洋參,也模擬西洋參原生那個地方的狀態包括土壤的成分,儘管如此,種上三代以後的西洋參的有效成分、有效含量也發生了特別嚴重的變化,可以說它的療效和第一代差多了。

我們人也是這樣,我們現在具有中國人的素質,愛和人鬥心眼兒,外國人直腸子,沒有花花心眼兒,有什麼說什麼,你到了美國,你的兒子你的孫子,雖然你是中國人,三代以後他也成了美國那個習慣了,也沒有那麼多花花腸子,都是直來直說,「我不喜歡你,咱們分手」,「分手就分手」(眾笑),就這麼直。這藥材也是這樣,所以我們講究道地藥材,我們中藥系的同學就特別提出中藥材的質量問題。我們中醫臨床能夠延續到今天,就是靠療效。你辨證得再好,就這藥不是那麼回事,都是改良的,都是人工栽培的,一代代的這種東西,沒有療效,我們中醫也就成問題了。所以中醫的辨證論治是一回事,藥材的真正的質量又是很重要的保證。

我們人生活在這個環境裡頭,我剛才說中醫是研究人和自然的關係,那麼大自然化育了人,也化育了千姿百態的生物,所以自然界的所有事物和人的健康都有關係。有一個同學談到了音樂治療的問題,那麼古代的人類是怎麼研究人體的呢?仰觀天文,俯察地理,中知人事。仰觀天文,誰都知道有太陽;俯察地理,誰都知道有晝夜。而有晝夜之分就有了陰陽之分,所以由於這種陰陽二氣的運動和變化,不亢不烈的平衡穩定的,經過四十六億年的演化,才化育了千姿百態的生命世界,大自然所有的生命無不被打上陰陽的烙印,這就是大自然給我們人類的「遺傳基因」。

所以《黃帝內經》有一句話說「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神明之府也」,「生之本,本於陰陽」。可以這麼說吧,如果地球上沒有陰陽二氣的運動變化,沒有太陽光和熱的輻射,地球上能夠化育生命嗎?不能夠。所以地球上既然能夠化育生命,它一定是受陰陽二氣的支配,所以自然界所有的生命無不打上陰陽的烙印。至於「生之本,本於陰陽」,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們老強調說它是一種哲學學說,我說它是揭示自然界氣的運動基本規律的自然科學學說。

五行也是這樣。仰觀天文,這個時候不看太陽了,是傍晚,看北斗七星的指向,當北斗七星的斗柄指向東方的時候,地面是春季。氣候怎麼呢?氣候春風和煦。動植物怎麼樣呢?

你看我們房子的後院種著一棵葡萄樹,你在春天要是掰下一根葡萄的枝,它會大量地流水,在春天你要把葡萄的根須掰一節,也大量地流水:營養向四周來輸送。古人觀察到這種現象以後,認為春天的氣的運動是一種展放的、伸展的氣的運動,支配著自然界一切生物的生命活動。

你看春天,春風喚醒了在山洞中冬眠的蛇,蛇在冬眠的時候盤成一團,縮小體表面積,減少體溫的散失;狗熊在冬眠的時候也是這個樣子。到了春天怎麼樣?它們把身子打開了,爬出了山洞,爬出了樹洞,狗熊打個哈欠,「哈——」,他覺得胃腸還比較呆滯,還沒舒展開來,然後在森林中尋找一種冬天保留下來的一種乾果子,這個乾果子有一種瀉下的作用,吃完了,促進胃腸的蠕動,排出了一冬天的胃腸積垢,然後食慾有了,開始了一年的新的生活。

因此古人觀察到春季的這種動植物的生長狀態,就認為是一種氣的展放運動,展放運動支配著這時自然界一切生物的生命活動。現在葡萄的枝節乾枯了,你把根挖出來,根須也乾枯了,營養向骨幹內收,這個時候正是剪枝的季節。明年春天的時候,大家掰開葡萄枝一看,你掰一枝,滴答滴答地液體在流,現在去剪剪看,一點不流了。冬季是氣的一種內收的運動,支配著自然界一切生物的生命活動。別的例子我就不舉了。

仰觀天象,觀察北斗七星的指向;那麼俯察地理,是春夏秋冬四季的不同變化。正由於一年四季有氣的展放、上升、平穩、內收、下降的活動,這就是五行。所以「五行」,「行」字怎麼寫,是這樣寫的,(甲骨文的行),人之步衢也,就是人走路,就是往前運動的意思,五行就是氣的五種不同的運動方式,所以五行用「木、火、土、金、水」這五個字來代替,這五個字在五行中代表氣的五種不同運動方式,但是這五個字在五材中,它可以代表五種具體的事物 ,我們是講五行而不是講五材,所以張仲景的《傷寒雜病論·序》中說「天布五行,以運萬類,人稟五常,以有五臟」,《黃帝內經》把「五行」又叫作「五運」。「天有五行,人有五臟,在天成氣,在地成形」,所以五行是講氣的,講形而上的,五材是講物的,講死的東西,講形而下的。五材不能化育萬物,它是死的;五行是氣的運動規律,它是活的,它是造就大自然千姿百態的生命世界的一種規律,這由於自然界氣的展放、上升、平穩、內收、下降,氣的這種五態的交替運動,才化育了萬紫千紅的生命世界。所有的生命無不被打上五行的烙印,陰陽的烙印。我不多說,大家說五行的烙印在哪兒呢?邊個桌子就有,這是五材之一,木頭,它有年輪。春季,氣開始展放,細胞開始增大;夏季,氣上升,細胞最大;秋季,氣開始內收,細胞縮小了;冬季氣潛藏,細胞幾乎不長了,這就是一圈年輪。

不僅樹木有年輪,馬、牛、羊的牙齒上也有年輪。在農村買一匹馬,看看多大了,看看牙齒。大魚的鱗片上,烏龜的背殼上都有年輪,南極洲的冰層上也有年輪。孫悟空修煉了那麼多年,他總想「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可是如來佛拿手把他抓住了,告訴你,得受大自然的支配。這個手並不是如來佛的手,而是代表五行。人類為什麼長五個手指頭,大自然的造化,大自然的造化(眾笑)。孫悟空還執迷不悟——我這麼大本事,我怎麼還逃脫不了大自然的支配呢?如來佛把他扣在了五行山下。咱們中國名山大川有多少,為什麼扣在「五行」山下呢?如來佛告訴他,你仍然要受大自然的支配。所以五行非常非常有意思,它就是這樣地把人和自然聯繫起來。

這五行講的是氣的五種運動方式,所以木氣是展放的,枝條向上伸展,吸收更多的陽光雨露,根須向下展放,吸收更多的水分和營養,這就是木氣的特性,所以「木」字能夠代表這種氣的展放運動。所以講肝氣的「升發」是錯誤的,肝要是升發,那就變成肝火了,如果說那就是肝,那就錯了。肝氣應當是疏洩的,應當是展放的。我們疏肝可以利尿,疏肝可以通便,疏肝可以治療許多許多病,可以暢達三焦,肝氣的特性不是上升而是展放的;肺主肅降,肅者,縮也。在我們中醫基礎裡頭,也沒把這個字講清楚,它認為是排除異物。

古代沒有空氣污染,因為我們現在那麼多灰塵污染,沒辦法我們才咯痰。你到了那些沒有污染的地方就不咯痰了。我在一個歐洲的國家講課,我說你們也吐痰,但他們告訴我,他們不咯痰,我開始不相信,後來我發現,那個地方真是不吐痰。為什麼呢?空氣特別地潔淨,天氣如新,晴空白雲的,白衣服的領子你穿上一個禮拜,都不髒,這個鞋子你在那兒半年都不用擦,掉在身上的灰塵都會被自然界吸走了。所以有這樣潔淨的空氣的話,不會費勁地排出痰。肅者,縮也。我應當特別說明的是,五臟的每一臟器都有五行。比方說肝,肝主升發,是錯的,肝是主展放的,但是肝藏血就是收的運動,肝主展放就是開的運動,展放與內收的過程中總體上保持了一種以展放為主要特徵的傾向。那麼脾和胃——中土,它們的氣機是平穩的,而在胃的降濁、脾的升清的這種相互的運動中,總體上保持了脾胃的一種氣機的相對穩定狀態。所以五行還含有五行。

自然界的顏色,自然界的聲音,對人體的氣的運動都有影響。剛才那個同學提到了音樂的問題。「角徵宮商羽」是古代的五聲音節,「角徵宮商羽」 是我們按照「木火土金水」這個次序排列的,在音樂界它叫作「宮商角徵羽」,這是按照音階的次序來排列的,「12356」,「宮商角徵羽」是「12356」;如果我們說「角徵宮商羽」的話,那就是「35126」。單獨的一個音,它不能構成旋律,對我們人體沒有治療作用,你要講治療作用,有治療作用的話,那一定要寫成旋律,一定要寫成音樂。其實這種音樂,你如果以「角」音,以「3」音為主音的話,構成的旋律就叫作「角調式」;如果以「6」為主音的話,構成的音樂就叫「羽調式」;如果以「2」為主音的話,當然構成的音樂就叫「商調式」。那麼不同的音樂,不同的配器——要注意,這裡有配器——適當的節奏,這叫作不同調式的音樂。

音樂對人體、對生物體是通過什麼途徑起作用的呢?兩個作用:一個是通過音樂聲波的振盪對人體、生物體的細胞起物理的效應。而對人體來說是有心理效應的,通過音樂旋律所表述的感情,通過調節人的心理狀態,通過心理的調節再達到生理的調節。音樂治療對人來說,就像雙刃劍,既有物理效應,也有心理效應。其實物理效應,我剛才和同學聊天啊,我說很有意思。植物是沒有心理活動的。日本先鋒音響公司給三種西紅柿大棚做實驗,這三個西紅柿大棚種植的條件是一樣的,一個大棚放迪斯科,一個放古典音樂,音量是保持一樣的。當然為了實驗有可比性,一個大棚不放音樂。最終在收穫的時候,發現放古典音樂的和不放音樂的相比較,增產15%,放迪斯科搖滾樂的和不放音樂的相比較,減產10%(眾笑)。他們解釋不了這是怎麼回事。

實際上,有的音樂對細胞是一種按摩,可以促進它的生長,我們中醫叫作「補」;有的音樂對細胞的能量進行發洩,我們中醫叫作「瀉」。為什麼年輕人喜歡迪斯科搖滾樂,因為他能量過剩,體力有餘,缺少發洩,所以跳一跳,發洩發洩,消耗掉能量,需要瀉;而中老年人喜歡古典音樂,因為他正氣不足了,所以需要補。可見音樂本身就物理效應來說亦有補瀉的作用。

那麼,五行音樂,不同調式的音樂,對我們人體是什麼影響呢?角調式音樂利於氣的展放;徵調式音樂利於氣的上升;宮調式音樂利於調整脾胃,保證氣的升降出入的協調;而商調式音樂利於氣的內收。商調式音樂是以「2」為主音的,2-1-2-3-2-1-2-5-3-2,什麼音樂?在八寶山聽過吧?哀樂。是不是以「2」為主音呢?聽完了,開始胸悶了(眾笑)。就是這種音樂聲波。所以說五音沒有一個標準音高,它是在旋律的運動過程中,音節之間的這種運動和變化在流動中體現了一種音樂的特性,這樣來起作用的。多少年前,我就和一個老作曲家合作搞過音樂治療,搞過正角調,有正調的,少調的,太調的。少調的偏於補,太調的偏於瀉,正調的應該是平補平瀉。

有一次我們體育大學的運動員訓練,下午起床以後,誰都懶洋洋的,你說下午訓練的時候他能跑出好成績?他跑不出來。我們就在那個體育館裡頭,開始放角調式音樂,他們在嘰嘰喳喳,一聽這音樂不說話了,過一會兒就放徵調式音樂。好,今天下午的比賽成績都特別好,訓練成績都特別好。結束之後,他們在會議室裡嘰嘰喳喳興奮得不得了,嘿,剛才放的是什麼音樂?咱們怎麼一下子就給興奮起來了?然後我們這時就開始商調式音樂,商調式音樂開頭是鑼,鑼一敲,沒人說話了,再聽這麼類似哀樂的調式,更平靜了,放完人都溜走了,馬上恢復了內收的寧靜狀態。

有一個老前輩,一日一夜睡不著覺,吃什麼藥?吃鎮靜藥,還睡不著覺。然後我給他女兒推薦,你給他放羽調式音樂,「6」為主音的,它是利於氣的潛降,放了音樂二十分鐘以後,她老爹睡著了,女兒看她老爹睡著了,把錄音機關了。這一關老爹就醒了,「嘿,怎麼了,怎麼了?」所以音樂生活對人的氣的運動有調節作用。為什麼?這都是自然環境啊!顏色是什麼?顏色是不同波長的電磁波在我們視覺器官的反映。

一個脾虛的人,消化系統有嚴重疾病的人,他就偏愛黃色,你不信你看看他的服裝,他的家具的佈置,你看他的床單,你看他的地毯,他的家具全是黃的。你如果進到一家裝飾得像皇宮一樣的這樣的家庭,他家的女主人絕對是脾虛的,絕對有消化疾病。彭老師是看腎病很著名的專家,我想您去觀察觀察腎病的病人,他們的服裝黑的或白的多,是不是?當然一般的人對顏色並不是特別敏感,但是你琢磨琢磨,那個洞房為什麼佈置成紅色?為了讓他興奮起來。回龍觀醫院做實驗,把精神分裂症狂躁病人的房間塗成紅色以後,發現要想讓病人安靜下來,鎮靜藥需要加倍,於是趕緊把這些紙全撤掉了。這說明了什麼?在某些疾病狀態下,對顏色這種不同波長的電磁波的反應是非常敏感的,這種不同波長的電磁波也可以影響人體的氣。

我說的這些是什麼意思呢?這就是說,中醫學就是研究人和自然關係的,研究中醫學的基本東西你不要侷限於那些理論上的東西,你要仰觀天文,俯察地理,中知人事。所以陰陽和五行談的都是自然界的規律,都是造化生命的規律,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好,我就說這麼多。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