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月球是巨型宇宙飛船?(下)

美國究竟知道什麼

1984年,美國前總統里根在總統就職演說中,曾對廣大聽眾說過這樣一句話:「各位先生,未來的一切都寫在《聖經》裡。」里根總統的話,令全世界新 聞媒體大費猜測,他究竟指的是什麼意思呢?有的人猜想,里根總統的話,可能與人類最終命運的預言有關。值得注意的是,里根在當選總統後,曾三次在非一般場 合,洩露過他的某種擔心。

1985年,美國前總統里根,在會見前蘇聯國家領導人戈爾巴喬夫時曾提醒他:「人類應該注意來自宇宙其他星球某種生物的突然威脅。」

1987年2月16日,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宮召開的蘇共中央全委會上,戈爾巴喬夫曾證實說:「在日內瓦會議中,美國總統曾說過,如果地球遭到外星人的 入侵,美國和蘇聯就要聯合起來反擊類似的入侵……。」

1987年9月21日,在聯合國大會第四十三屆例會上,里根總統再一次提醒人們:「有什麼樣的威脅比地球各民族的地外戰爭的威脅更可怕呢?」

里根總統的這些話使人恐慌,毛骨悚然。決不能認為里根是信口開河,在聯合國的講台上,他代表的不是他本人,而是代表著美國政府,背後支持他這些言論 的,是整個美國強大的空間技術。是什麼東西使美國政府如此擔憂呢?事實上,前蘇聯作為第二個空間強國,也有許多類似的觀點,戈爾巴喬夫在通報里根總統意見 時,並沒有將其作為笑料,更沒有加以否認,而是表示他認為當前還沒有這個必要。也就是說,戈爾巴喬夫知道的和里根總統一樣多。

從1969年人類第一次登上月球之後,又先後實施過六次登月計劃,但奇怪的是,美國突然終止了登月計劃,轉而發展航天飛機。美國太空策略的巨大變 化,使人迷惑不解,既然人類對月球瞭解得如此之少,謎團又如此之多,為什麼要終止登月計劃呢?很明顯,美國終止登月計劃,並不是從經濟和技術這兩個角度考 慮的。終止登月計劃,與美國總統里根提醒人們注意太空人的入侵有什麼聯繫呢?

世界許多新聞媒體報導說,美國曾有意掩蓋了一些登月資料。比如,有報導說,在美國第一次登月時,曾拍下一幅照片,宇航員在月球表面發現二十幾個類人 的腳印。所以世界上許多人認為,美國知道許多人們不知道的東西,這些東西又是什麼呢?從現在逐漸披露出來的消息看,美國終止登月計劃很可能是迫不得已。

世界上許多無線電愛好者,在美國實施「阿波羅」登月計劃時,都知道這樣一件奇聞。當阿姆斯特朗處於月球軌道在與代號休斯頓的指揮中心聯繫時,突然吃 驚地說:「這些東西大得驚人,天哪!簡直難以置信,我要告訴你們,這裡有其他宇
宙飛船,它們排列在火山口的另一側,他們在月球上,他們正注視著我們……。」此時,電波訊號中斷。阿姆斯特朗看到了什麼?人們至今不知道,事後美國宇航局 也沒有作任何解釋,但也沒有否認。在後來「阿波羅」15號登月的過程中,地球上的接收人員聽到了一個很長的哨聲,隨著音調的變化,傳出一個由20個音節組 成的短語,而且重複多遍。對此,美國宇航局同樣沒有作出解釋。也有消息說,在美國實施登月的過程中,曾發現月球軌道上有智能生物所造的月球衛星,它在月球 軌道上不知運行了多少年,只是在美國登月計劃中才重新起動工作。

托恩·威爾遜在其所著《月球的原住者》一書中這樣寫到:「阿波羅8號一邊接近月面,一邊查看將來的著陸點時,遇到了出乎意料的事情。阿波羅8號登上 軌道,迂迴到月球背面時,發現了正在著陸的飛碟,並成功拍攝了那張照片。這個物體四
周有10公里那麼大。當飛船再一次來到月球背面時,宇航員準備再拍一張,可是,那個巨大的物體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連一點著陸的痕跡都沒有留下。」此書的 作者曾當面訪問過當事的宇航員,並作了詳細的記錄,為了慎重起見,還讓被採訪者在記錄上籤字,以正視聽。

1987年,前蘇聯科學家公佈了一條十分驚人的消息,在月球背向地球一面的火山口中,停放著一架美國二戰時期的重型轟炸機。這個消息是前蘇聯科學家 從人造衛星發回的一組照片得知的。據照片顯示,這架飛機的機身和機翼上有明顯的美國
空軍標誌,飛機的有些地方已被隕石破壞,但機體依然完好。然而,1988年7月,這架飛機竟然從月球山神秘地消失了,令科學家們大惑不解。據說,美國曾組 織專家秘密調查過這件月球轟炸機事件。儘管後來有些新聞媒介報導說,這張月球背面的照片是有人把兩張照片合成的欺世之作,但又提不出確實的證據。

蘇美兩國在太空航行中,曾多次與來歷不明的某種文明相遇。1984年5月14日,前蘇聯太空實驗室「禮炮六號」就曾在空中軌道與這種文明相遇,雙方 最近的距離只有100米,據說,蘇聯宇航員曾親自目睹了這些膚色呈棕色的外太空生物。在雙方
並行了34天以後,這個圓球體的飛船才終於離去,消失在茫茫的天宇之中。

美國對外太空遭遇事件報導相當謹慎,有許多乾脆不公佈。最近,前蘇聯太空研究部門宣稱,美國「發現號」航天飛機在航行過程中,曾被兩個不明飛行物尾 隨,據說,「發現號」進入軌道以後即有兩個不明飛行物(UFO)尾隨其後,當航天飛機抵達指定空間以後,這兩個UFO便隱沒而去。但「發現號」返航時,它 們再一次出現,直到「發現號」順利進入大氣層返回地面才離去。

現代科學的六大之謎,將地外文明列為第一位,也就是說,人類已經確實感到了認識與聯絡這種文明的必要性,1977年,美國發射了兩艘「旅行者號」宇 宙飛船,旨在尋找宇宙中與我們相類似的文明。

以上這些新的發現,使我們有理由相信,目前困擾人們的UFO現象正是月球文明給予人類的啟示,人類探尋的所謂地外文明,遠在天邊,近在眼前,距離我 們只有38萬多公里,從「阿波羅」8號開始,10號、11號、16號都曾目擊或拍攝過月面不明飛行物的照片,甚至早在1966年,美國的「月球軌道環形飛 行器」2號就發現月面上有一些排列有序的12——13米高的塔狀建築物,隨後,原蘇聯的宇航飛船也發現了這些建築。這些發現意味著什麼呢?至少可以說明, 有某種智能生物控制著月球。

1843年,一個名叫約翰·西洛塔爾的人曾在月面上觀察到了一座直徑12公里的環形山,被命名為「林奈」環形山。但幾十年以後,人們奇怪地發現, 「林奈」環形山正在逐步地消失。到本世紀,據美國「阿波羅」15號拍攝回的照片顯示,現在
的「林奈」環形山只有直徑2.4公里。有人認為,這種現象是月球火山造成的。然而,天體物理學家則證實,月球火山早在幾千萬年以前就已經停止活動了,月球 如果有一顆心的話,那也早已冷卻、凝固,根本不可能在這個階段上存在火山活動。因此人們相信,「林親」環形山的改變,是由於人為因素造成的,說穿了就是月 球人對其防護層進行的改造。

古代的神話與傳說,全新的科學研究,月球上莫名其妙的事件都預示著:月球是顆極為不尋常的星球,它正受某種智能生物的控制,甚至月球本身就是這種智 能生物所建造的一艘巨大的宇宙飛船,它在幾萬年以前,穿越茫茫的宇宙,來到地球
軌道上,而且至今滯留在這個空間中,它究竟要幹什麼呢?

科學的狂傲

對「天一月球」、「月球一宇宙飛船」的兩種假設,許多人會抱有蔑視的態度,為什麼呢?因為科學的理念不允許人們去接受經驗、認識以外的任何假設。那 麼科學精神又是什麼呢?

本世紀70年代,中國出版了一部科學普及著作,名為《十萬個為什麼》,在這部書裡,科學界對宇宙大爆炸理論和紅移現象輕蔑之至。書中羅列了許多證 據,使人不得不相信宇宙大爆炸理論和紅移現象是多麼幼稚可笑,結果怎麼樣呢?當50年
代摩爾根的基因科學傳到蘇聯時,那些蘇聯科學家不知為什麼並不相信基因科學,有不少科學家甚至咬牙切齒地聲討批判,當時中國學習「老大哥」,也曾對基因理 論展開過圍攻,結果又怎樣呢?

科學本來是個好東西,但如果過分了,或者使用不當,反而會走向它的反面。比如,人是從自然而來的,但自從人類有了科學以後,從某種意義上說,人卻背 叛了自然,這不但表現在人們的生活方式上,也表現在人們的思想方面,只相信科學,而不相信自然。英國大主教貝克萊曾經有一句名言:閉上眼睛,世界就沒有懸 崖。而現在人們的觀念是:科學以外沒有世界。似乎科學已經不是對自然的客觀反映,而成了自然的主宰。

現在的人們已經不會說:瞧!我們的定律正在接近自然的運動。人們常常會說:快來瞧呀!自然正在按照我們的定律在運行。英國科學家史蒂芬·霍金就曾 說:「宇宙可以是自足的,並由科學定律完全確定。」本世紀20年代,物理學家馬克斯
·波恩曾對外宣稱:「盡我們所知,物理學將在六個月內完成。」即使是一般科學家也十分自信「宇宙受定義很好的定律制約」,而這些定律都是科學家發明的,於 是,人們似乎點靈光也統統變成了上帝,因為上帝最重要的標誌是創造世界,而我們正在創造世界。

科學正在成為當今人們心目中的上帝,一方面是,我們的認識越來越依賴於科學的發現;另一方面是,人們的生活也越來越依賴於科學的發明。於是,在這個 世界上,科學似乎取得了惟我獨尊的地位,然而科學如果沒有理性的控制,很可能會
激發科學本身的破壞性,比如現代的物質文明中的高消費文化,它一方面促進了社會的進步,另一方面卻造成了對環境的大規模破壞,如果我們回首200年的現代 科學歷史,你就會發現,科學已經將這個世界破壞得面目全非,我們今天竟然有能力在距地球幾百公里的地球軌道上製造太空垃圾,真是「偉大」得很。

那麼人類的科學究竟可能錯在哪裡呢?

有人將人類對自然的種種錯誤說成是工業文明的後果,事實上,根源並不在工業文明,而在於物質文明的總模式,在於我們以一種什麼樣的態度來對待自然。 這個問題要回溯到文明的起源上。

60萬年以前的某一天,一個赤身裸體的原始人,嘴裡嚼著一根草棒,無憂無慮地漫行於荒野中。突然,他發現不遠處的樹上掛滿了纍纍碩果,他興奮地長叫 一聲,奔向了果樹。他既想摘取果實安慰飢腸轆轆的肚皮,又想用這棵樹去營造一個簡陋的窩居,以擋風避雨。然而,他無法將這棵大樹連根拔起,也無法將其攔腰 折斷,怎麼辦?

驀然,他發現旁邊有塊圓圓的石頭,於是,他試著用這塊石頭去砍砸堅硬的樹幹,但收效甚微。石頭圓形的表面只將樹皮砸飛,但樹幹卻絲毫無損。他生氣 了,將手中的石塊向旁邊的巨石用力摔去,只聽「砰」的一聲響,石頭被撞成了幾塊,
四處飛散,有一塊鏟形的石片剛好落在他的腳邊。

原始人本欲一走了之,但又耐不住果香的誘惑,萬般無奈之下,他抬起腳邊的石片猛力向樹幹砍去。奇蹟出現了,樹幹竟被砍出了一道深深的傷痕。原始人欣 喜若狂,他意識到:用石片鋒利的側面能夠砍倒大樹。可沒砍幾下,石片斷裂了。他
想起剛才的情形,又拾起一塊石頭向巨石猛然摔去,於是,他終於有了好幾片得心應手的石片。正因為這件粗糙的石器,人類才開始了自己的歷史。

說來很慚愧,不論以後的科學技術創造出多少聞所未聞的新工具,我們都不能否定這樣一個事實:促使我們發明創造的動機與60萬年以前那個原始人發明石 器的動機並沒有什麼兩樣——不斷膨脹的享受慾望。從某種意義上講,我們一直在重複
著昨天的故事。

物質文明就是建立在這樣的動機與目的之上。什麼是物質文明呢?最直接的定義就是:物質文明是一種享受型文明。我們認為這種文明有兩個基本的特點,一 是自私,二是暴力。由此我們也許可以這樣描繪出物質文明發展的總模式:物質享受
的慾望——自私的品格——暴力掠奪的傾向。

從這裡可以看得出,人類的物質文明本身是一種破壞力極強的文明,這種文明不包含與自然界其他部分互惠的成分,體現出極度的自私性。同時,物質文明的 破壞力與人類所具備的能力成正比。在工業文明出現之前,人類征服自然的能力很有
限,文明本身的破壞性表現得還不充分,人們被迫與自然保持一種親近的關係。工業革命以後,人類征服自然的能力成百倍地提高,因此,包含在物質文明內部的破 壞性一下子如火山般爆發出來。在古代,印度人和迦太基人如想得到象牙,他們總是設法捕捉到大象,鋸下象牙,然後為象的斷牙包上一層金屬。而今天我們要取得 像牙時會怎麼樣呢?端起自動步槍,或者扛起火箭炮。

文明模式中的自私性和暴力性本來並不可怕,它應該控制在人類的理性範圍之內,受理性的調節。然而,歷史的悲劇在於,人類的科學技術突飛猛進地向前發 展,可人類的理性卻沒有得到相應的發展,精神遠遠落後於物質。正像愛因斯坦所說的:「除了我們的思維方式以外,一切都改變了。」目前的現實是,並非人類在 控制著改造自然的能力,而是這種能力反過來控制著人類,我們都盲目地跟著它在跑。科學技術如果在理性的控制下,它可以造福於人,一旦失去控制,它帶給人類 的只有毀滅。早在1932年,英國赫胥黎在其〈精彩世界》裡就曾預言:世界將因人類科技的進步而陷入噩夢般的境地。僅僅60年,赫胥黎的預言正在變成現 實。

更可怕的是,由於我們失去了理性的引導,這種文明的自私性與破壞性正乘虛而入,像一個教唆犯,大力開發人類的動物本能,使我們越來越不像人,完全像 動物一般,生存的目的除了滿足動物的需求以外再無其他。我們今天的人,跟古羅馬
時代的人十分相似,但是,古羅馬滅亡了。關於古羅馬帝國的滅亡,有人說它亡於征戰,有人說它亡於妓女,但我們說它亡於奢侈。古羅馬貴族的酒宴常常是通宵達 旦,山珍海味堆積如山,人們拚命地吃,實在吃不下了,就跑到外面去嘔吐,吐空了肚子回來接著吃。聽起來真是噁心!然而我們現在許多人的生活追求與他們並沒 有什麼兩樣,消費,消費,再消費。

人類的物質文明體系有兩個根本性的錯誤,一是錯誤地看待自己,二是錯誤地看待自然。

有一個年輕人,很想學習古代漢語,於是就給一位古漢語專家寫了一封信,信上說:「寡人對古漢語情有獨鍾,懇請先生收下寡人這個學生。」這個年輕人根 本不知道「寡人」的含義,稀里糊塗作了一回「寡人」。我們人類的情況與此相似,
在我們還沒有學會怎樣與自然界平等相處的時候,就稀里糊塗做了「寡人」,成了地球的統治者,高高在上,惟我獨尊,「天生萬物,惟人為貴」。這種源自內心的 狂傲,產生出一個根深蒂固的觀念——地球是人類的私有財產,「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想怎麼用就怎麼用,根本不去考慮自然還有生態平衡這一說。

物質文明是一種暴力型文明,這種暴力傾向源自於我們對自然的一個根本錯誤看法,即將自然當成敵人,它的普遍原則就是生存與毀滅、戰爭與和平。這種暴 力傾向體現為四個字「征服自然」。說來奇怪,人類的文明從一開始就有反叛自然的
特點,好像我們不是大自然的子民,從古代的「人定勝天」,到現代的「征服自然」,從中可以體會到深深的敵意與仇恨。當我們以這種態度面對大自然的時候,人 類的生存意義就只有一點了,那就是破壞、破壞、再破壞。

科學的狂做必然會使科學戴上有色的眼鏡,凡不能用現代物理學框定的東西,一概被視為「偽科學」。如此下去,我們真的很擔心它會走進一個死胡同。世界 很大,科學根本囊括不了宇宙天地。打個比喻,如果用一個圓圈來代表我們已經認識
的世界,而圓形弧線以外表示尚未認識的世界,那麼,圓圈越大,圓形弧線接觸的外圍空間就成倍的增加。也就是說,我們對世界認識的越多,我們所面對的未知也 就越大。在此,我們並非宣傳不可知論,而是想闡明科學對待未知應該具備的態度。

事實上,現代科學已經不能很好統領自己的所有發明,它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人們思維的混亂。比如,我們如今面對這樣一個現實:你能列舉一百條證據來證 明一個事物是正確的,但同時,你也能找出一百條證據證明它是錯誤的,不但如此,
你還能找到一百零一條理由說明它有正確的一面,也有錯誤的一面。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如何來選擇呢?

可能與現實

困擾人們接受我們的「天一月球一宇宙飛船」假設的原因大體上有三點:

一是星際間的萬有引力問題。引力科學使人們難以相信一個像月球這麼大的星球,會不受地球引力的影響,穿過「洛希極限」來到地球同步軌道,並長時期滯 留這個空間。

二是星際航行的諸多技術性的問題,像速度問題,宇宙中大多數恆星系,都在距我們幾光年或者十幾光年,有的甚至距離我們幾十億或上百億光年,在這些空 間中,即使有文明存在,他們是如何跨越如此大的空間?從目前來看,速度的極限是
光速,但如果距離我們2億光年的宇宙空間中,真有比我們智慧還高的生命,他們想到地球,即使是獲得光一般的速度,單程一趟也需2億年,這已經遠遠超出了人 們的想像之外。

三是地外文明存在的可能性問題。科學證明,有機化合物自發形成DNA的機率小到不可計算,發現DNA的弗蘭西斯·克里克曾經說:「要我們來判斷地球 上的生命起源到底是一個罕見的事件,還是一個幾乎肯定會發生的事件,這是不可能的……那一系列似乎是不可能的事件,要想給其機率一個數值似乎是不可能 的。」他一連使用了好幾個「不可能」,可見生命起源的概率是很低的。憑著這一認識,許多人認為,地球上高級生命的出現純屬宇宙的偶然,而既然是偶然,就不 可能再發生在其他星球上,因而根本否定地外文明的出現。事實上,這個觀點純粹是地球人的偏見。

人們的困惑產生於認識,我們首先拋開所有的困惑,每一位讀者都試著做一個漢代的古人,讓我們一起來讀一讀以下這則故事,看看你有什麼感想,請記住, 你是漢代的古人。

西漢時,漢高祖劉邦曾經在平城這個地方被匈奴人所圍,此事《漢書》有確切記載。包圍平城的匈奴首領名叫冒頓單于,其妻閼氏率領一支大軍也參加了合 圍。但後來平城之圍被解,奇怪的是,史書並沒有留下太多的記載。《漢書·陳平傳》
中記載平城解圍時躲躲閃閃地說:「使單于閼氏解,圍得以開,高帝既出。其計秘,世莫得聞。」這就讓人摸不著頭腦了,陳平當時使了一條什麼計策,讓單于和閼 氏乖乖解圍而去?

後來在《樂府雜錄》裡我們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原來,平城被圍時,陳平也在其中,眼看四周鐵壁合圍,城內糧食合緊,再圍下去即使不戰死,也會被餓 死。正在這緊急關頭,陳平突然訪得冒頓單于的妻子閼氏天生妒嫉,容不得單于身邊的其他女人。陳平計上心來,隨即造了一個木偶人,其間機關密佈,簡直就像一 個活人一般,陳平讓她在城牆上跳舞,閼氏在城下望見(應該離城不遠,大約一箭地吧),誤認為是活人,心裡很不是滋味,心想:等城破之日,冒頓肯定會把這漂 亮的女人納入自己的大帳裡,我這樣拚命攻城是何苦來著?妒心一起,再也無心攻城,率軍悄然退去。閼氏一走,冒頓孤軍難支,只好解圍而去。也許寫歷史書的 人,覺得漢高祖憑一個漂亮的假女人而逃命,此事很不光彩,所以就沒有寫進歷史書中。在為陳平作傳時,也只好說「其計秘」,一語帶過。

大家不要忘記,平城之圍發生在公元前200年,距今已有2200年左右。陳平所造木偶女人,簡直就是現代意義上的機器人,愣是把閼氏給騙了。假如我 們是一個漢代的古人,聽完這個故事以後,你會相信嗎?你當然不會相信,因為這有違常理。
不但你不信,真正的古人也不信,所以古人把這類故事統統放到志怪小說中去。但是,如果這樣的事發生在今天,你會相信嗎?你肯定會相信,許多人都會相信。前 不久,機器智能人「深藍」不是把國際象棋大師給打敗了嗎?

科學的精神本來在於勇敢地探索世界,然而科學理念的發展,卻成了限制人們自由思維的障礙。如今,當一個超越已有經驗的事實擺在眼前時,我們一般不是 從事實本身出發,而是拿事實去套經驗與知識,一旦不相符,我們往往槍斃的不是經
驗和知識,而是事實的本身。這是很可怕的思維方式,如此下去,它最終會斷送科學。當然,這樣做的決不是科學界的全部,只是有一些人。

我們舉一個例子,本世紀50年代,中國考古隊在挖掘原始社會半坡遺址中,意外發現了一些青銅片,據今6000年。這一發現與中國學術界金屬時期的斷 代是不相符的,至少早了近千年,而半坡遺址屬於石器時代,這是學術界公認的。當事實與
理論相衝突時,我們採取了一種近似可笑的態度:不承認,不公佈,把眼睛緊緊閉上。於是乎,半坡遺址中的青銅片不存在了,在人們的眼前聳立的依然是理論家精 心建造起來的大廈。它是那樣潔白透明,容不得半點雜質。

一切的可能都會變成現實,但在這之前,我們不應該否定任何可能性,今天的不可能,也許就是明天的現實。想一想當古代人把在天空自由飛翔作為夢想時, 怎麼也不會想到,今天的人們真的具備了飛行能力。當中國人編織著「嫦娥奔月」的
故事的時候,怎麼也不會相信,人類能夠在月球的靜海上跌下第一隻腳印。所以,在我們的技術還沒有登上一個全新台階的時候,永遠不要去否定任何可能。

我們現在的宇宙觀是站在三維空間的角度上建立起來的,如果我們站在五維、六維空間的角度去看,宇宙又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呢?普通物理學告訴我們,光線 永遠是直線運動的,日常生活的經驗也是這樣告訴我們的,但愛因斯坦卻告訴我們,
光線是可以彎曲的,而且空間也是可以彎曲的。能夠想像嗎?但它是真的。上幾何課時,教師總是這樣說:「三角形的內角和等於180度。」但現代的科學研究卻 證明,在宇宙宏觀幾何學中,三角形的內角和大於180度,而在基本粒子的微觀幾何學中,三角形的內角和小於180度,玄嗎?但它也是真的。因此,在我們三 維空間的概念中,地球與最近的恆星系距離8.7光年,那麼在多維空間的角度上,它們的位置又是怎麼樣的呢?

在費拉代爾費亞研究所,從事未來研究工作的物理學家費裡曼·達伊遜,介紹人類目前正在研究的具有星際航行能力的推進系統時說:現在人類正在研究兩大 類星航推進系統,一類是激光推進系統,用從設置在宇宙空間的激光裝置向目標——
裝備在宇宙飛船上的一種「帆」發射激光束,作為推動力;一類是微粒流推進系統,使用電磁發生器,利用磁場斥力,在發射宇宙飛船時進行加速。據說,未來宇宙 飛船不論採用哪一種推進系統,都可以獲得光速的1/2的速度,即每秒15萬公里。雖然這個速度對於星際航行可能還是不夠,但已經相當可觀。有報導說,人類 目前正在考慮光子火箭的設計,在已經進行的各種基本粒子的試驗中,證明光子火箭完全是可能的,火箭燃料將轉化成電磁輻射,並形成一股束流,以光速噴出。從 理論上看,裝有光子推進器的宇宙飛船的速度可達到光速的99%。

偉大的愛因斯坦,在他最後的15年裡一直致力於研究一個問題,那就是「統一場理論」。迄今為止,儘管我們周圍的物質千差萬別,五顏六色,但它們基本 上是由四種基本粒子構成,即質子(P)、中子(N)、電子(e)、中微子(U),由這
四種粒子相互作用產生四種基本力:電磁力、引力、強核力、弱核力。對理論物理學家來說,這四種表面不同的力完全可以統一成一種基本力,名為「統一力」,在 這力的四周形成一個場,那就是「統一場」。科學家認為,統一力是宇宙中最完美的構成形式,因此他們斷言:宇宙中存在許多這種「統一場」通道,物體一旦進入 這種場,時間、空間、速度三者都會發生根本性的變化,從一個星際到另一個星際就像我們打一個越洋電話那麼快,只是我們迄今沒有發現這些統一通道罷了。研究 統一場有什麼意義呢?第一,它可以使我們獲得巨大的能量。科學家從原則上可以探測到質子的衰變,但一個質子的壽命為103萬年,要使它發生衰變必須有一個 10的15次方GEV的巨大質量,這遠遠超過了地球上所能達到的任何能量。電磁力的發明與應用已經對我們人類社會產生了巨大作用,不難想像,如果「統一 場」理論實現了,人類將會獲得極其巨大的能量。第二,它可以使我們跨越三維空間去建立新的宇宙觀,科學家的定量理論分析指出,在我們的三維空間以外,還存 在著其他的空間,現在隨著「統一場」理論正在討論的空間維度是十一維空間。

1985年,美國物理學家費希巴赫提出了一個全新的看法,他認為,在宇宙間除了四種基本力以外還存在「第五種力」,這一看法立即引起物理學界的大爭 論。1997年,來自歐洲的消息說,人類在研究第五種力上已經有了一定的突破。我們沒有
資格參加爭論,只想說:今天的不可能,到明天都有變成現實的可能。在廣大的宇宙中,從概率的角度來說,比我們地球人類先進幾倍或幾十倍的高級生命是完全有 可能存在的,那麼他們的科學技術想必也是很驚人的,我們今天正在努力探討的問題,很可能出現在他們的小學生課本裡。如果月球人真像畢得格拉斯所說比地球文 明先進15倍的話,那麼類似「統一場」的理論,在他們看來很可能是嬰兒的啟蒙讀物罷了。這樣他們就可能穿行於星際之間,而不會去擔心被任何一顆星球的引力 所捕獲,同樣他們也可以降臨近地軌道而不再受地球引力的影響。

近年來,一則驚人的消息可以使我們對以上的假設增加信心。1989年,在一次記者招待會上,前蘇聯宇航專家馬斯·捷諾華博士透露,1988年,人類 在地球軌道發現一顆來歷不明的衛星,它的體積異常大,呈鑽石形,外圍有一維的強磁場保護。起初人們懷疑這顆衛星是美國或前蘇聯等國發射的,後來才證實,地 球上沒有一個國家發射過這顆衛星。這顆衛星是從哪裡來的呢?法國天文學家佐治·米拉博士說:「很明顯,這顆衛星飛行了很長時間才來到地球,事實上它的設計 也是這樣,雖然只是最初的估計,但我敢說它至少已經製成5萬年之久!」據說,美國航天飛機的歷次飛行中,至少有一次是專門研究這顆來歷不明的衛星。看來, 宇宙中的其他高級生命早已解決了星際長途飛行的動力及反引力等一系列技術問題。因此,「月球一宇宙飛船」來到地球軌道,甚至降臨地球近地軌道也就不是什麼 駭人聽聞的事件了!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