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清東陵是風水寶地嗎?

清東陵,位於河北省遵化境內,世稱「是一塊難得的風水寶地,北有昌瑞山做後靠如錦屏翠帳,南有金星山做朝如持笏朝輯,中間有影壁山做書案可憑可依,東有騰飛倒仰山如青龍盤臥,西有黃花山似白虎雄踞,東西兩條大河環繞似兩條玉帶,群山環抱的堂局遼闊坦蕩,雍容不迫,真可謂地臻全美,景物天成,王氣蔥鬱」。在東陵的15座陵寢中,長眠著161位「帝、後、妃、皇子、公主」。

其中有入主中原的因為愛情曾出家為和尚的順治皇帝,有中國歷史上在位時間最長的康熙皇帝、壽命最長、文治武功號稱「十全老人」的乾隆皇帝,有被洋人下破膽子的戰亂皇帝咸豐,有壽命最短母子不和的同治皇帝,有清初輔佐過兩代幼主的女政治家孝莊文皇后,有垂簾聽政統治中國長達48年之久的慈禧太后,有民間傳說迷離千古的「香妃」等。清東陵周圍還陪葬有王爺、皇子、保姆等。清東陵的陵寢規制嚴格,皇帝、皇后的陵園用黃色琉璃瓦蓋頂修建,而其他的陵園均按照妃園寢規制用綠瓦蓋頂,這充分顯示出帝王的等級與尊嚴。

那麼,清東陵這塊風水寶地是誰選中的呢?

據說是順治皇帝親自選中的。而選萬年吉地這件事的來由,竟是躲避天花病「無心栽柳」的結果。

清朝初期的天花疫情,不僅在當時的社會上造成大量人員死亡及社會恐慌,而且同樣也威脅著清皇室,由於他們才從冰天雪地的白山黑水間進入溫暖的關內,體質上的差異及對氣候的不適,似乎更容易被天花感染。為了應付天花對人的威脅,清廷在人口戶籍管理上實行一種特殊的身份管理辦法,將居民分為「熟身」與「生身」。「熟身」是指出過天花或者經歷接觸過天花的人;「生身」則是指沒有出過天花或者懷疑有可能攜帶天花病原的人。清廷規定:一旦發生病疫預報,「生身」皆不准留在城中。這致使當時一些感冒發燒、風疹疥瘡等症狀與天花相似的患者,也被一刀切地遷出城外。「貧苦小民移居城外,無居無食,遂將弱子稚女,拋棄道旁。」這是當時社會狀態的一種真實寫照。

六歲登基的順治皇帝是一位憂鬱敏感的少年天子。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他一直處於傀儡皇帝的尷尬境地,一方面忍受著「皇父攝政王」多爾袞的跋扈與專制以及隨時可能出現的宮廷危機的困擾;另一方面,由於他生來體質孱弱,性格內向,情緒不穩定,不得不提防疾病的襲擊。天花,是他最為害怕的一種傳染病,「避痘」,是他生活中的一個重要內容。

蒙古各部落是清朝視為最可依賴的力量,和睦蒙古是不可動搖的基本國策。清太宗皇太極規定:每年蒙古各部落首領都要入朝覲見皇帝。即使在天花流行時期,皇太極也堅持執行。但因為順治皇帝畏懼天花病的傳染,竟然破壞祖制,不再接見「生身」身份的蒙古王公,因此從親政的第八年頭起,連續六年不接見前來朝見的蒙古王公。

順治八年(1651年),北京城爆發天花疫情,由於順治帝害怕傳染上天花病,10月從北京「攜太后、皇后行獵」遵化一帶的山中。12月才回到北京。

在這次看似尋常的出巡過程中,順治帝竟無意間選中了一塊作為大清朝「萬年吉地」的風水寶地——清東陵。原來,順治帶領群臣無意中來到了河北遵化馬蘭峪一帶的豐台山一帶。順治帝登在一高處,舉目四望。只見高山連綿,崗巒起伏,隆起的山脊在藍天白雲的掩映下若隱若現,猶如一條條天龍奔湧騰躍,呼嘯長空。在天龍盤旋飛舞的中間,一塊坦蕩如砥的土地,蔚然深秀,生氣盎然。東西兩向各有一泓碧水,波光粼粼,緩緩流淌,形似一個完美無缺的金甌。順治帝不停地了前眺後,環左顧右,發出由衷的讚歎:「此山王氣蔥鬱,可為朕壽宮。」於是,縱馬來到一處向陽之地,翻身下馬,雙手合十,兩目微閉,十分虔誠地向蒼天高山禱告了一番,隨後相度了一塊相宜的地勢,將右手大拇指上佩帶的白玉板指輕輕取下,小心翼翼地扔下山坡,然後莊重地向身旁斂聲屏氣的群臣宣佈:「板指停落的地方,就是陵寢的地宮!」並將豐台山改名昌瑞山。

古代相度兆域,講求前有照山,近有案山,後有靠山。清東陵北起霧靈山,南達天台山,總面積達到2500平方公里,大約有3個新加坡的面積。霧靈山是清東陵的太祖山,是「後龍之正脈,風水之大源」。其山脈逶迤南伸,至昌瑞山而止。整個陵區以昌瑞山為界,以南為「前圈」,以北為「後龍」。後龍周環250 多公里,其內群山卓立,萬嶺奔騰,密林覆蓋,人跡罕見,是陵寢的控制保護區。前圈四面環山,中間是48平方公里的平坦之地,諸陵寢均建在前圈之內。陵區東面的雁飛嶺諸峰,千岩錯落,文筆插天,勢盡西朝,儼然左輔;陵區西面,黃花山、鑽天峰眾山層疊飛翠,疊巒騰輝,像山、萬福山橫亙於陵區正南。位於霧靈山和昌瑞山之間的分水嶺是「來龍」的脊背,眾水東西夾流,左盤右繞,最後匯合於陵區之南的龍虎峪,這萬山拱衛、眾水朝宗之勢,加重了皇陵的神秘色彩和皇權神授的氣氛,與莊嚴肅穆的皇家陵園保持了高度的合諧與統一。昌瑞山為燕山餘脈,東西走向。中間主峰高聳,兩側山峰山逐次低下,宛然屏風,它是東陵的後靠山。金星山位於陵區之南(前)。此山拔地而起,山形如倒扣的金鐘,與昌瑞山主峰遙遙相對,它是陵區的前照山。在金星山北有一座小山,似玉案前橫,此為案山,當地人稱之為影壁山。金星山、影壁山、昌瑞山恰好位於一條直線上,就好像上天按著人意特地安排的一樣,真是景物天成,渾然一體。

順治帝的眼光地確有獨到之處,但清東陵這塊風水寶地並非是他第一個看中的。而是明朝崇禎皇帝先清順治而選中過此地的,只因國破家亡,物事人非,江山易主,明朝皇帝選中的陵地被新入關的清朝皇帝佔用了。

對於東陵的風水,清朝的官書《清朝文獻通考》是這樣描述的:

山脈自太行來,重崗迭阜,鳳翥龍蟠,嵯峨數百仞。前有金星峰,後有分水嶺,諸山聳峙環抱。左有鯰魚關、馬蘭峪,右有寬佃峪、黃花山。千岩萬壑,朝宗回拱。左右兩水分流浹繞,俱匯於龍虎峪,崇龍鞏固,為國家億萬年鐘祥福地。民國二年(1913年),文人陳詒重曾將所見到的清東陵陵園景色有精采的描述:初至,從龍門口入,兩崖壁立,一泓泠然,絕水而馳,濺沫如雪,水側春草膴茂,夾轂送青。更前,則群松蔽山,蒼翠彌望,寢殿黃瓦,乍隱乍見,於碧陰之中。好風徐來,清香滿袖,清肅之氣,祛人煩勞。

在清朝滅亡後的今天,當許多的遊人來到清東陵時,無不為那秀美壯麗的山水景色所折服,所陶醉,天工人造,這的確是難得的風水寶地。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