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組圖:瑪雅文明與中國文明的神祕相似

瑪雅是一個地區、一個民族和一種文明,在包括今天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島、伯利茲、危地馬拉、洪都拉斯和薩爾瓦多西部這片山川縱橫、叢林密佈的熱帶土地 上,瑪雅人創造了獨特而神奇的歷史。瑪雅是湮沒於叢林中的巨大謎語,幾乎沒有什麼漸進的跡象。 這個世界上惟一誕生於熱帶叢林的高度文明究竟從哪裡來?

 

為何會突然消失?它又去了哪裡?

長期以來,學術界一直有一種說法,認為瑪雅文化與中國文化有著某種相似性,也有人斷定瑪雅人和蒙古人有直接的關係。從此次《神秘的瑪雅───墨西哥古代文明展》中,觀眾可以窺見一斑。

一、文字結構的相同之處

瑪雅的文字大約形成於公元之前不久。現存的瑪雅文字大多刻在石碑上或金字塔的台階上。

由於西班牙征服者的破壞,到近代發現瑪雅文字時已無認識此種文字的人了。

前蘇聯學者克諾羅索夫(Kn o ro zov)利用漢字表意和表音相結合的構字方法,在50年代釋讀了部分瑪雅字,打開了研究瑪雅文字的大門。

60年代,蘇聯學者的研究發現:瑪雅字既不是表意文字,也不是表音文字,而是跟漢字類型相同的表意兼表音的一種「意音文字」和「意形文字」。

瑪雅字中的基本符號大多能用作音符,音符都是單音節的,音節結構分為「元音、輔音加元音、元音加輔音」等類。

意符也有一定數量,還有常常出現的定符,所以說瑪雅文字又是「意音文字」。意音和意形相結合的文字在世界上是很少的,現在尚在應用的只有漢字一家了。

瑪雅字的外貌跟漢字迥然不同,可是它們的實質如出一轍,瑪雅字的符號多數寫成方塊形,或者用方框線條圍起來,跟漢字寫在方格子裡相似。二者都是相當發達的文字,是世界的珍寶。

二、樹碑立傳和宗教思想

瑪雅人常在城市裡立柱記事,每個瑪雅城市相隔一段時間(一般為20年)就要建立一根石柱,上面刻有文字,記載了這一段時間內所發生的重要事件。這些立柱,既是優美的藝術作品,又是一部城市的編年記事。中國古代也有樹功德碑刻石記事的習慣。

在宗教上,瑪雅文化也有與古代中國相同的東西。中國人早就有了天堂和地獄的說法,認為天堂是美好的,地獄是懲辦惡人的精神世界。瑪雅人中也有類似的天堂和地獄的說法。

中國古代人有自然崇拜的思想。他們把一切有巨大力量的自然現象或自然力都崇拜為神,如風婆、雷公、龍王、山神等等,瑪雅人則是典型的自然崇拜者。不 但如此,就連許多瑪雅雕刻繪畫中的形象與許多中國神像的面具都是十分相像的,如瑪雅和印第安人的壁畫或雕刻中的形象與貴州的儺戲面具簡直是一脈相承。

瑪雅文化中的一些神的形象完全是中國古代凶神惡煞的演繹。如四大金剛、閻王判官等都可以在瑪雅文化中找到演繹的影子。

三、人種和歷史交往

瑪雅人與中國人同種。

美洲的印第安人是從亞洲去的,屬蒙古利亞種,這已成了世界人類學家的共識。

瑪雅人也屬蒙古利亞種。許多去過瑪雅地區的人都看到瑪雅人酷似中國人。

中國學者早就提出:公元前1200年時中國的殷人就已到了美洲。當初因根據還很不充分,所以被一些人斥為「天方夜譚」!然而時至今日,這個「天方夜譚」已被學者們考證為事實了,因為殷人東渡到達墨西哥的說法已經找到了確鑿的證據。

在美洲發現的許多奧爾梅克時期的出土文物突出地具有殷商文化的特徵。如在墨西哥的太平洋沿岸出土的玉器與殷商的玉圭等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更為驚人的是1996年11月1日紐約的《世界日報》說:

有一位來自北京的甲骨文專家(原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研究人員陳漢平)在華盛頓舉辦的一項美洲奧爾梅克文明展覽中,發現一件1955年墨西哥出土的拉文塔第四號文物的玉圭。上面刻有四個符號,是3000多年以前中國商代的甲骨文。

這位專家讀出了這四個豎形排列的符號的大意:

「統治者和首領們建立了王國的基礎。」

美國俄克拉荷馬中央州立大學的華裔教授許輝尋覓到200多個奧爾梅克的玉圭、玉雕,上面也刻有與甲骨文相同的符號。

他認為:美洲文明之母「奧爾梅克文明」和中國商代文化有著密不可分的關聯。

許輝曾帶著其中的146個甲骨文兩次回中國,請教數位中國甲骨文權威專家,得到的鑑定意見是:「這些字屬於先秦文字字體」。

許輝所收集到的這些與中國的甲骨文相同的奧爾梅克文字符號涉及的內容很豐富,有農業方面的,例如雨、水、天、禾、田、木、樹苗、太陽及方位和表現拜祖祭祖和巫術神法的,還有中國所特有的天干地支、數字和卜卦等符號。

南京大學歷史系的范毓周教授說:許輝帶來的文字,與甲骨文的相似不是個別的、孤立的。這充分說明殷商文化與中美洲之間存在著淵源關係。因為文字是文明的重要載體,兩種或多種文化不可。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