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2007年英吉利海峽上空的巨大幽浮

我報告中的一部分,我在事件後立即提出報告,裡面包含我畫的一個物體的草圖。報告被送到民航局和國防部,後來我才知道那些物體實際上有多大。鮑爾。(圖:木馬文化 提供)

歐海爾事件五個月後,二○○七年四月二十三日,又發生了另一起飛行員和飛航工作人員捲入其中的目擊事件,這次的目擊地點位於法國諾曼第海岸外海的英吉利海峽上空。商務航空公司飛行員鮑爾毫不猶豫地立即報告他和他的乘客目擊兩架巨大的幽浮,儘管這對飛航安全沒有直接影響,但他還是遵從規章,將他的報告呈交到民航局(C A A),即英國負責空中安全的飛航管理組織,相當於美國的聯邦航空局。這次雷達成功追蹤到這些不明物體,於是目擊事件立即登上全球新聞。

鮑爾機長說,新聞曝光之後,B B C聯繫過他,請他公開談論此事,做完訪問之後,其結果並沒有造成負面影響。他的航空公司提供一切所需的支援,當地的空中交通管制單位將錄音資訊發佈給詢問此案例的新聞記者和研究人員。「我不覺得我有被奚落的危險,因為我所做的一切,就是盡我的職責,報告實際發生的事情。」他陳述道。
  
歐海爾機場事件發生在鮑爾的目擊事件僅僅幾個月之前,鮑爾在得知該事件後,特別注意到英國和美國報告系統的差異,以及兩個國家內部官方態度的不同。前者的公司對機組員和地面工作人員施壓不得討論該事件,聯邦航空局也不進行調查,這兩件事實都讓鮑爾驚訝不已。「如果我得知民航局不會進行調查,或是如果民航局告訴我,我看到的東西完全是另一回事,那麼我會很震驚。」對於聯邦航空局聲明目擊者實際上看到的是天候狀況,他提出這樣的意見。「但就我所知,美國的飛行員似乎很習慣這樣的事了。」
  
我第一次遇到鮑爾機長,是在他的目擊事件後六個月,認識的場合是在我們於華盛頓特區舉辦的記者招待會上,在那場記者會上我也認識了布魯韋爾將軍。他在他的航空公司奧爾德尼航空服務公司的全力配合下,參加了幾天記者招待會。奧爾德尼航空服務公司飛行於海峽群島之間,也往返法國和英國之間。相談之下,我覺得鮑爾是位非常率直、樸實,並且清廉的英國人;換言之,他是位天生正直且富有幽默感的人士。他後續的紀錄雖然時而令人捏把冷汗,但都真實表達出他的個人特質,與我們其他的軍方作者採用比較正式而拘束的寫作風格形成有趣的對比。

我的家人與飛行一直都有強烈的連結,雖然我最初受的是製造研究工程師的訓練,但我始終嚮往在天空飛翔。因此,我從一九八五年開始飛行,四年後成為合格的商務飛機飛行員。自此我就為英國、歐洲和中東的多家航空公司工作。
  
我從一九九九年開始服務於奧爾德尼航空服務公司,至今已有十年,它的基地在英國南部和法國北部之間的海峽群島上。奧爾德尼飛行於三個最大的島嶼阿德尼、澤西和格恩西之間,以及法國西半和英國間。我為奧爾德尼駕駛布里頓─諾曼三島人飛機達五千多個小時和八千次的降落。這些十八人座、三具引擎的飛機雖然很陽春而且非常吵,但很堅固安全,非常適合短程區域飛行及在短距飛機跑道上起降,例如阿德尼的飛機跑道就非常短,阿德尼是這家航空公司提供服務的小島中,最北端也最小的島嶼。三島人飛機的駕駛艙區域跟乘客沒有隔開──我們全都坐在一個基本上完全開放的機艙。我在駕駛飛機時,真的可以轉頭跟我身後的乘客聊天呢。
  
二○○七年四月二十三日,我和我的乘客越過英吉利海峽時,在這些島嶼上空,目擊兩個迄今無法辨識的物體。它們的體積非常非常大。有兩處的雷達站偵測到這些不明物體,另一名飛行員從一個完全不同的觀測位置目睹其中一個。
  
那天下午我們正從英國南開普敦飛往阿德尼途中,航程大約四十分鐘,以時速大約二百四十公里飛行。飛行高度大約一千二百公尺的高度,能見度很好──至少方圓一百六十公里的範圍很清楚──我們下方大約六百公尺處有低層雲霧。
  
由於它顯而易見的尺寸,我一開始看到的是個似乎距離我很近的物體,我認為它與我只相隔八、九公里遠。然而,隨著時間過去,那個物體還是在我們的視線中,儘管我已朝它又飛近了大約三十二公里,它看起來還是隔著相當距離。
  
根據過去的經驗,我最初看到它時,以為這個耀眼的黃光是太陽從盛產番茄聞名的格恩西溫室反射出來的,但是我隨即發現從飛行器的相對動作再加上地面和太陽的關鍵角度來看,不可能會發生這樣的反射。再者,因為在大約三千公尺的高度有塊雲層遮住整個區域,所以沒有直射的陽光,因為我這個關鍵點讓我很掛心,所以採用自動駕駛模式,伸手拿雙筒望遠鏡,以放大十倍的倍率看它,發現這個發射光芒的物體有個明確的形狀,像個細長的雪茄,或是從邊緣稍微傾斜觀看的光碟片。它的輪廓分明,兩端突出。長寬比例大約為十五比一,我從雙筒望遠鏡觀察它時,可以清楚看到不明物體上面有一個佔約全長三分之二的深色的傳送帶。

當我更靠近這個不明物體時,第二個相同的物體出現在第一個的前方。兩個物體都是平坦的圓盤狀,右側同樣有個陰暗區塊,也是散發出耀眼的黃色光線。我把這項資訊傳遞給澤西空中交通管制(A T C,簡稱澤西空管),他們一開始說他們沒有偵測到。但是我在接下來幾公里航程中再三強調這事,最後澤西的管制員凱力回報他跟阿德尼南邊的雷達站都偵測到我所說的不明物體。就這樣,在五月的一個明朗的下午,我們眼前出現兩個物體愈來愈接近,愈來愈大,至於它們到底是什麼,完全沒有解釋!我發覺自己很震驚,但又很好奇。
  
此時,乘客才開始注意到這些不尋常的東西紛紛發問。為了避免引起恐慌,我決定不要透過對講機宣佈任何事情,但顯然有些人非常關心。因為到這時候,那兩個相同的物體已經不需要使用雙筒望遠鏡即可輕易瞧見,第二個物體緊跟著第一個不明物體的後方,儘管距離我們比較遠,仍然可以看到它們完全一樣的特徵。
  
澤西空管接著通知我,他們從初級雷達偵測到兩個反射,全都指向阿德尼的西南方。這與我前進的目的地相反,不可諱言的,當這些不明物體與我們的距離近到讓人不安時,我很高興它的方向與我不同。我很難描述它們散發出來的光線,但我卻能直視這驚人的光線,而不會覺得不適。它們兩個看起來似乎是靜止的,但隨後的雷達追蹤證明情況剛好相反:它們實際上正以十一公里的時速往彼此靠近,一個往北,從格恩西的北端朝卡斯克蒂斯燈塔前進,另一個往南沿著格恩西的西北海岸移動。
  
由於霧層影響,從地面不太可能看得到這些物體;然而,在這事件之後,B B C無線電台收到一份未經證實的報告,在卡斯克蒂斯燈塔附近的薩克,有住宿在當地旅館的遊客看到其中一架不明物體。
  
在飛機接近阿德尼北北東三十二公里,準備開始下降時,我仍維持在大約一千二百公尺的高度,以便能繼續看清楚那些物體。如果可能的話,我想做好萬全的準備,等它們開始離開,我可以隨時採取行動避開它們。
  
由於我跟它們靠得很近,現在最近的那個物體右方的陰暗區域在耀眼黃光和陰暗的縱向傳送帶間的交界區看起來不太一樣了。它們看起來是個搏動的分界層,區隔兩種不同色調,有點像是分界面,閃閃發光的藍色、綠色和其他色澤大約每秒就到處閃爍一下。這情景很迷人,但我已經離我的下降點很遠了,而且老實說,我看得很開心,不太想降落。
  
當時我的感覺很複雜。對我來說,乘客的安全是最重要的,永遠都是第一優先,毋庸置疑的我必須要立刻決定降落。然而,我也必須承認,儘管我也跟常人一樣感到惶恐不安,但眼前不管是什麼東西,都還是讓我目眩神迷。假如當時飛機沒有載人的話,我還會再靠近這個不明物體一些,或許還會飛到最近的物體上方,好獲取更多資訊來滿足我的好奇心。然而,我絕不會故意讓我的乘客置身於風險之中。最後我在下降途中大約六百公尺正穿越霧層時,看了那兩架不明物體最後一眼。
  
這整個接觸過程持續十五分鐘,全程對任何飛機系統或儀器都沒有產生干擾,無線電通訊系統也同樣不受影響。
  
降落時,我沒有企圖引導乘客,只是詢問是否有任何乘客看到不尋常的事物,並且告訴他們,如果他們看到了,想要報告此事,可以在報到櫃檯留下他們的名字和電話。坐在我後方第三排的乘客羅素夫婦公開他們的目擊經驗,他們的故事有案可查。另外至少還有其他四名乘客看到那些物體,坐在我身後那位男士甚至跟我借雙筒望遠鏡,好看個仔細。
  
我走到我們的營運大樓,根據法規要求提出正式報告,通知主管機關在管制領空裡看到了不該出現的不明飛行物體。我畫了一張簡略的草圖,這張圖被送到澤西空管,然後又送往國防部及倫敦的民航局。事情處理到此,我們可以很快地喝杯咖啡,把故事轉回到南開普敦,看看另一架飛機的乘客怎麼說。
  
我稍微考慮要從西邊起飛,飛到我最後看到不明物體的地方,雖然我在機場跑道列隊時,眼前看不到什麼,但我知道我只是因為隔著這個霧層,所以才會跟那兩個物體失去聯繫。但是,在我經過上方大約六百公尺處後,已經看不到任何東西了。
  
這趟飛回南開普敦的途中,我才有時間好好判斷這兩個物體實際上有多大。阿德尼的管制員檢視數據資料後,已經跟我確認了雷達蹤跡紀錄。我得以判定我距離第一個物體大約八十八公里,不是我一開始以為的十六公里或更近的距離。夜間在歐洲飛行,在已知大小的地方放上比例尺,再加上從遠距觀察點的已知斜角,就能知道與特定範圍相對比較下的城鎮和城市的大小。我能夠把這同樣的參考應用在無法辨識的物體,推定它們是扁平的圓盤;我從側面的視角看過去,它們看起來當然是細長的。從八十八公里遠看到一個相當大的城鎮,其大小差不多就跟這個物體相當。這時它巨大的尺寸才變得清楚,我估計它長達一.六公里。

我後續又從南開普敦返回阿德尼後,打電話到澤西空管跟凱力談話,他是我目擊不明物體時跟我通聯的值班管制員。他告訴我第二架飛機的一名飛行員敘述自己目擊了跟我所見物體「描述相符」的情景。這讓我大大鬆了一口氣,因為這證實了不是單單只有我瘋了!
  
派特森機長是藍島航空噴射機的飛行員,飛行從曼島到澤西的國內航線,他從極小的薩克島南方三十二公里上空,目擊跟我相同的物體。幾個月後,我跟派特森機長碰面,我們針對看到的事物交換了意見。雖然他只看到一分鐘左右,但他的描述證實我們看到相同的東西,因為第二個不明物體在他的六點鐘方位,他看不到,所以他只看到一個不明物體,但他所描述的不明物體與我所見的確是相同的。
  
當時記錄到的雷達圖形去除雜波後,清楚顯示兩個緩慢移動的物體同時出現,接著又同時消失蹤影。蹤跡圖形的開始和結束都在相同的時間點,相隔不到一分鐘,甚至短於十秒。兩個物體從雷達上消失的最後一刻位於卡斯克蒂斯燈塔上方。雷達也顯示藍島飛機的航線是從左上方到右下方,我的飛機則是從右上方到雷達中心點。
  
一個獨立研究者團隊提出了長篇報告(裡面有些內容我不完全同意),從頭到尾無法提出證據解釋這個目擊事件,但向我證實那天的確有兩個實質物體出現在海峽群島上空。這個研究深入探討異常的細節,長達一百七十五頁,參照天候、逆溫現象、軍方活動、海面航運動態,以及其他各種調查途徑。然而,其中有一個結論是我不同意的,他們認為那些雷達蹤跡很可能是某艘貨船的回波。

我們應該看到那兩道蹤跡從港口離開或回到港口,為什麼它們的開始和結束都在大海當中,都在同一刻呢?而且往北方飛去的不明物體最後消失在卡斯克蒂斯燈塔上方,而該處正是發生很多船難的地方,包括十九世紀末造成重大傷亡的S S斯特拉渡輪船難。這個海域有時速約十五公里的洶湧浪潮,這絕對是最不適合駕駛貨船之處,而且堪稱有勇無謀的行為!
  
撇除這個爭議之後,儘管有很多飛行員的目擊事件都沒有多名目擊者或雷達追蹤,我仍然強烈要求所有飛機工作人員儘可能報告他們看到的一切,挺身而出,留下紀錄。
  
飛行規章非常清楚地規範如果飛機的執勤人員看到另一架飛機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地方,那麼一有機會就要趕緊向相關的管理機構報告整件事。在我的案例中,英國民航局在我目擊不明物體二十分鐘內就知情,內容就跟我直接傳真給相關的民航局處室的飛行日誌一樣。同時軍方也接獲澤西空管的通知。這不是選項,這是義務,機組員就是要以這種態度反映才是正確的。
  
自從我看到那兩架幽浮並公開報告它們後,一直有人問我這個問題,每個人都想得知這個主題的答案:「所以你到底看到了什麼呢?你認為那是什麼?」事實上,我還沒有得到讓我滿意的答案。
  
有很多個「如果」問題可以考量。舉例來說,如果是夜晚呢?或者如果地面和那個巨大物體之間沒有雲層呢?地面上的人從數百公里外必然就能看到它們純粹的光線,所有飛越天空的飛行員也都會看到。海面和地面彷彿被兩個迷你太陽照射般照亮。
  
此外,四天後,在肯特郡海岸外三百多公里處發生地震。它們可能是地震光嗎?那是一種與地震震顫同時發生的罕見現象。但是我認為不太可能。因為這種光在水面上看不到,它們是直接從斷層線釋放出來的。況且如果真是地震光,其中可能會有一道光顯現出靜止、明亮、輪廓分明的物體,還能在相隔一段距離有完全一樣的物體嗎?我對此非常質疑。

或者,這些物體的光輝根本不是重點,因為或許它們只是某種祕密實驗的一部分?對此我非常感興趣,很想知道是否有飛越上空的軍方或政府人造衛星偵測到這個異常的能量來源或閃耀燈光,這似乎很有可能。在任何案例中,國防部在書面報告上都聲明這不是軍方實驗或屬於軍方的東西。
  
對於所有詢問這個問題的人,我的結論很簡單:我相信那天有兩個實體飛行器協同作業,這可從它們出擊的時間和空間都緊緊相聯的事實顯示出來。至於它們是什麼,我無法回答,我也不知道它們在做什麼。我只能說,對於這麼巨大的機械,大到從八十多公里以外都看得到,可以從兩個獨立的消息來源確認,也有雷達證據支持它們的出處,我只能做出這樣的結論:它們不是來自我們這裡,我這麼說的意思是,他們不是也不可能是地球上製造出來的產物。
  
那麼,接下來呢?嗯,就有關當局而言,這個案例就像為數眾多的其他案例一樣,甚至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英國和法國軍方展現他們現在一貫的「其實不用太擔心」的態度,因為他們各自的飛機都沒有受到直接威脅。我把這態度詮釋為「我們看到它了,但我們無能為力,沒辦法阻止它,或要它離開。」
  
我相信我們當天目擊的事物,還有許多其他飛行員經常在世界各地目擊的事物,相關主管當局其實都知情,他們知道那不是這個星球的產物,我相信長久以來他們一直都知道。
  
但如果這件事讓這世界的人都知道呢?這可能會造成大家反責政府、信仰、權威,可能還會造成大規模的民間動亂,最終導致對這星球可能有益或無益的新世界秩序,或者還有諸多複雜且無法預測的局面。主管當局可能寧可考慮此時先將潘朵拉的盒子關上。
  
另一方面,我相信適當的時機即將來臨,他們再也無法用鴕鳥心態逃避問題了。隨著科技日新月異,而且每天都有更多目擊事件被忠實記錄下來,那個時機一定不遠了。不久他們就必須面對人民的質疑,回答所知的一切。根據他們所知的內情,或者他們公開後我們能知道的內情,我料想這結果會變成人類成長的契機。人類被迫正視自己相對於宇宙地球是多麼渺小,人類最終可能會勇於面對自己的未來,就如小魚置身於大海般。
  
這整起事件在我眼前呈現出一個嶄新的世界,是我原本不知道存在的世界。我漸漸知道有一群不尋常的人深深沉醉於幽浮的主題─一群兼容並蓄、熱誠奉獻的人,包括相信者、夢想者、作家、懷疑論者、電影製作人、目擊者、精神醫師、前軍官,還有其他各式各樣的人。其中有些我認識的人堅信外星智慧的存在;有些人則堅決駁斥有任何比人類心智更高等的智慧。不管是哪種看法,他們在所有形式的傳播媒體上,都堅持自己的信念,並暢所欲言。而且一個完善的事業也應運而生,針對這個主題的相關知識,滿足世人求知若渴的需求。
  
至於我自己,生活差不多回歸常軌了。我仍然偶爾會接受報紙、電視或廣播的訪問,但在我的家鄉格恩西這裡,大家差不多都遺忘這件事了。現在大家心裡惦記著其他事情,當抵押付款到期時,非世俗的東西必定會被擺到第二或第三順位。無論如何,我們與這宇宙的其他生物共同生存的事實雖然令人驚懼,但全體人類勢必得面對這個現實的那天,終將會來臨。我的看法是奉勸大家最好現在就接受這個事實,因為老實說,我們的選擇非常有限。@(待續)

作者:鮑爾機長
摘編自 《飛碟:全球國家機密檔案大公開》木馬文化事業股分有限公司 提供

关键詞: 
栏目: 

UFO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