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瀕死體驗:那個地方很美 彷彿所有東西都會發光!

編者按:瀕死體驗現象和研究使人們窺視到靈魂和其它時空的存在。

神經外科之父懷爾德· 彭菲爾德(Wilder penfield)曾指出科學在靈魂研究領域的無奈:

「是否有這種事,像人類與上帝之間的溝通,還有,是否有一種外源的能量可以在人死後進入人的思維——這得由每個人自己去決定。科學對此沒有答案。」

那麼人類要打開生死之門,探索靈魂的奧秘,什麼是正確的探索之路呢?

本文摘譯自麥爾文·莫爾斯(Melvin Morse, M.D.)醫生與保羅·佩里(Paul Perry)合著的《接近光界》(Closer to the Light)一書。標題爲編者所加。

「所有的東西都會自己發光」
「那個地方很美……彷彿所有的東西都會自己發光,一切都是白色的。」科特說。

七歲的科特患有肌肉萎縮症。此病所造成的呼吸困難使他不得不靠氧氣瓶來維持生命。

隨著病情的加重,科特最終患了肺炎。對一名肌肉萎縮症患者來說,這意味著生命已到了盡頭。

在最後的日子裡,科特一直接受著高強度護理。一旦他心臟停跳,醫生們便採用人工胸外按摩重新起博他的心臟。儘管如此,科特的心臟有一次還是停跳了三分鐘。

當科特甦醒過來後,我與他談了話。他知道自己快要死去,但他卻很平靜,甚至顯得對肉體痛苦的即將結束感到解脫。

科特談到自己去過一個沒有痛苦的世界。在他心臟停跳後,他突然發現自己離開了身體,還看到醫生和護士們在搶救他的過程。

「我看到了波妮(在場的一名護士),我向她打招呼。」科特說。

「接下來便是一片黑暗,而後我看到了天使。那個地方很美,有花,和彩虹。那裡一切都是白色的,彷彿所有的東西都會自己發光。我還跟幾個人說了話,包括耶穌,他要我留在那兒。我也想留在那兒,但最後還是決定再回來看一看我的父母。我一點兒也不怕回到那兒去。」

我想讓科特把他看到的寫下來,但他太虛弱了,甚至連筆都拿不住。幾星期後,他便去世了。

我希望科特的父母當時能在場聆聽他們的兒子敘說自己的經歷,而這一切卻發生在兒童醫院的急診室裡。與科特的父母談及這段經歷會令我感到不自在,當時在場的護士也許會有同感。

我對此曾極度痛苦。我覺得我應當把我知道的告訴科特的家人。但無論是我還是其他的醫務人員都不認為醫院是談及此事的恰當場所。

有位在場的醫生說:「如果我告訴他的父母說,『你們的兒子甦醒後認為他去了天國』,我會覺得自己像個瘋子。醫學院可沒教我談這些東西。」

但不管怎樣,肌肉萎縮症不僅消耗著患者,也同樣消耗著他的家庭。

也許應該允許科特的父母到現場陪伴他們的兒子。如果能知道自己的孩子在臨死前曾有過那樣的經歷,對他們來說至少也算一種寬慰吧。

「下次我可能不會回來了」
八歲的瓊曾經因為頭髮絞在排水管中而險些淹死在游泳池裡。她的父母、急救隊和急診室醫生足足搶救了45分鐘才恢復瓊的心跳。她的神經系統功能不到六星期便完全恢復了。

事情似乎已經結束,然而一件騎自行車的小事引出了下面的故事。

有一次,瓊騎車沿著一個下坡衝向公路,瓊的母親從屋裡喊,要她小心。瓊一分神,險些撞上一輛過路的汽車。

「你想讓我再死一次嗎?」瓊從街上向母親喊道,「下次我可能不會回來了。」於是瓊便告訴了她的母親上次游泳池遇險過程中所發生的事。

瓊的講述使她的母親感到擔憂。她為瓊請了心理醫生。他們瞭解我的研究興趣,便將母女倆引見給了我。以下便是瓊的故事。

「我只記得自己的頭髮卡在排水管中,然後便是一片漆黑。接下來我知道自己飄出了身體。我能看到自己仍在水中但並不害怕。突然間,我發現自己正在穿越一個通道,還沒來得及想,我發現自己已到了天國裡。我知道那是天國,因為一切都是光亮的,每個人都是笑容滿面。」

「一位善良的人問我是否願意留下來。我有些想留在那兒,並真的待了一會兒。但最後我還是說,『我想與家裡人在一起。』於是我便回來了。」

這位病人可以回憶起事情的全過程。她不僅可以清晰地回憶起那些精神經歷,並且現在還能夠講出從醫護人員趕到現場直至在急診室裡甦醒過程中所發生的一切。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