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動物附體人身:真人實事兩則

“附體”這個詞,十幾年前我就曾聽到,現在誰再提到這個詞或現象,我一點不感到奇怪,因為確有其事。

狐狸上身直接討債

一位朋友十幾年前是東北哈爾濱市的一名銀行工作人員。一天,她的同事張女士(化名)哭喪着臉來上班。大家一問,原來張女士上初中的女兒昨天下午突然在屋裡狂笑,嘴裡念念有詞:“你害了我全家,我也不能讓你好受!”張女士和她的丈夫大驚失色,孩子好好的怎麼瘋了呢?

後來夫妻倆悄悄去鄉下找了個通靈的老太太來診治,老太太對張女士說:“你女兒這病我沒法治,是你丈夫幹了害命的事,把人全家害死了,現在有一個逃命的得了靈氣,來討債了。”張女士半信半疑:“怎麼從來沒聽說啊?”

回家一問,她的丈夫說:“我哪裡害過人命?”後來想了半天終於想起來了。原來他十幾歲跟共產黨搞革命時,有一天到了一個村子,靠在一個大草垛上睡覺,走的時候,把點煙的火柴棍扔在了草垛上,燒死了裡面的一窩狐狸。

由此看來,當時逃走了一隻狐狸,幾十年後得了靈氣,附體在他女兒身上直接向他討債。

這位朋友後來移民海外,回國探親時還特意想問問張女士的女兒現在怎麼樣了,結果已打聽不到了。

舉止怪異的“蛇娃”

那麼,現在還有沒有“附體”的案例呢?

大陸新華網刊登了一篇新聞,說13歲女孩病後行動怪異,像蛇一樣蠕動爬行而且咬人。報導說,身患怪病的13歲小女孩蘭蘭,2009年3月14日由父母帶回仁壽老家,讓家鄉的孩子們感到驚恐不已。面色通紅的小蘭蘭一直閉着雙眼,不說話,更不會跟其他孩子一起玩。孩子們從沒見她站起來過,雙腿始終蜷着,行動時就像蛇一樣側着身子蠕動;如果不高興,嘴巴里就會發出“呼呼”的聲響,作出咬人的動作。蘭蘭甚至不願意坐,一天到晚只是縮在地板上,睡覺時也不上床。蘭蘭媽媽童小英稱:“我把她眼皮掰開,放開手她就又閉上了;要是身邊靠着毛竹,她就想往上爬。”爸爸劉仲良對女兒的怪異舉動既驚恐又焦慮,只好24小時守在女兒身邊。

儘管蘭蘭不說話,但對於別人說話卻有明顯的反應。如果喊她來吃飯,她就蠕動到桌子底下來,但是仍不想進食,媽媽只好買來花生米、果凍和香蕉喂女兒,還能湊合吃一點。讓家人寬慰的是,蘭蘭想上廁所時居然能夠通過揮動手臂的方式來表達;她有時甚至還想出去活動一下,媽媽把她背到油菜花地里時,她竟然能用兩隻捏緊的小拳頭把花兒折斷。

多少錢也治不好的怪病

蘭蘭先前一直是個正常的女孩,學習成績中等,只是性格有點內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此前,劉仲良和妻子童小英已經在瀋陽生活了10多年,兩人打工,蘭蘭另有一個15歲的姐姐和一個11歲的弟弟。去年10月,蘭蘭曾發燒,病癒后逐漸反常,媽媽說:“有一天她兩隻手舉起像個爪子,嘴裡還喊着‘我是孫悟空,我一個跟頭就翻到這裡來了’……”其後幾天,蘭蘭開始少言寡語,並且一天到晚喜歡跟着弟弟跑。弟弟吃飯她吃飯,弟弟打球她也打球,弟弟上廁所她也要跟上,纏得弟弟叫苦連天,只好喊媽媽做主。發現女兒不對勁的劉仲良趕緊帶着女兒到處看病,但無結果。3個多月後,蘭蘭的病更嚴重了,發展到最後甚至連話也不說、眼也不睜,睡覺只睡地板上。

劉仲良本人兩年前曾遭遇車禍,左腿被撞斷,至今醫療費已經花去了七、八萬,夫妻多年來的積蓄被花費掉了。為了給蘭蘭治病,借來的兩萬多元也見了底。看看沒有結果,半個月前一家人乾脆返回仁壽老家。

科學也有解釋不了的事

半個多月來,蘭蘭更是不願吃喝,最後一天只吃四、五根香蕉。最後,家人只好帶着蘭蘭做心理治療。在等待中,蘭蘭一直躺在地板上,如果把她扶到椅子上,她自己就會順着椅靠滑下來,如果硬要扶她,蘭蘭就會一邊將手臂左右揮打,一邊張着嘴巴到處咬。媽媽童小英只好把她背在背上,“我家蘭蘭畫畫得好,歌也唱得好。”聽到媽媽的誇獎,蘭蘭居然露出潔白的牙齒,開心地笑了起來;但仍然是“沉默的笑”,不發出一點聲音。童小英伸出右手臂,上面留着蘭蘭的牙印,那是前天給女兒換衣服時留下的。為了讓蘭蘭來看病,前天媽媽想給蘭蘭洗頭髮,換身衣服,可五、六個人居然按不住蘭蘭,最後只得勉強洗把臉。

像蘭蘭這樣有蛇一樣的行為舉止,大陸中央電視台的“走近科學”節目也只能裝聾作啞了。新華網也只是把事情過程敘述一下而已,不敢發表什麼評論。蘭蘭父母說,因無錢住院治療,蘭蘭的病情不能確診。其實就是千萬富翁的女兒有錢住院治療,醫院也說不出之乎卯酉來,頂多每天給幾片維生素吃一吃,那孩子還不一定讓往嘴巴里擱呢!

這些怪病用現代醫學臨床經驗去解釋和治療都是浪費時間和金錢。一位知情老人看來比醫學家高明,他嘆息道:“一定是蛇類動物附體,重德行善才能得福報,才能避免禍端呀!”根據這些懂得因果關係的“鄉野大夫”的說法,動物會附人體也不是隨便的,都有其特殊原由。不過,積德行善自然外毒難侵。

有些時候,有的問題要是非得用現代醫學去解釋,能活活憋死醫學家。科學還是有其局限,很多東西科學是解釋不來的。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