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催眠紀實:霸道刁蠻的公主

前來做催眠的是一位34歲的女性,曾經有過三次墮胎經歷。現有個9歲的兒子。案主向老師訴說,丈夫外面有個保持多年關係的情人,那個女人還多次電話給案主,說要跟她丈夫在一起。在09年6月的一個夜晚,丈夫酒醉後開摩托車去接這個女人因車禍去世。丈夫很喜愛喝酒,案主經常因為丈夫外出喝酒吵架。丈夫出事前半年,案主敏感到丈夫有厭世的苗頭。有一天,丈夫將孩子交給她之後說:「我把孩子交給你,你要帶好他,你想把他留在這裡讀書也可以,不願意的話就把他送回老家給我。」案主問丈夫要去哪裡,丈夫說:「我不想在老家,我要去一個很遠很遠的沒人認識我的地方。」因為他們經常吵架,案主也就沒有心情再去追問他。

出事那天下午5點半左右,他給妻子打來電話先是聊家常之後就要和兒子說話,最後叫兒子問:「媽媽是不是還有什麼話要和爸爸講?」案主說,當她接過電話,心裡升起種很強烈的預感,丈夫從來沒有這樣過,好像要和自己告別,就像要辦身後事一樣。案主一直到現在都放不下這件事,如果當時自己多問丈夫一句,多關心他一點,晚上再給他電話,他或許就不會出事了。

丈夫走後,案主經常夢見他,頻繁的時候每週兩次。夢裡的他沒有穿衣服,睡在家裡的客廳。問他為什麼睡在客廳,丈夫說,我就喜歡睡在這裡。案主說,她和公婆關係一直不好,兒子在外面做不好的事情,他們明明知道都不說。現在是看在兒子的份上照顧他們。她和丈夫結婚10年從來沒有開心過。丈夫是一個對家庭、父母、妻兒沒有一點責任心的人,經常因為一點點小事情對妻子拳腳相加。從來沒有拿過一分錢養家,為此案主也很看不起他。所以通過催眠想瞭解,丈夫為什麼會這麼早就走了,丈夫去世後有半年時間她都不想說話。她責怪自己太執著,感覺自己家裡條件很好,下嫁給家境很差的丈夫。想通過催眠瞭解和丈夫的因緣。還想瞭解和那個一直對自己很好的男同學的前世因緣,他現在經常會來找案主,說不能離婚但又想和她在一起。在導之下,案主回到前世記憶。

案主是個二十歲的女孩子,背個筐在山裡割草。家的周圍有很高的山和樹木。家裡豬欄養了一些豬,案主把割的草餵豬吃。這時,一個大約四十多歲女人過來。她是案主的媽媽,責罵案主不該用草餵豬而是應該喂牛。案主感到委屈,因為自己做任何事情都會被媽媽指責為不對,案主也看不慣媽媽,很討厭媽媽。媽媽做的所有事情她也看不順眼。她也是案主今世的媽媽。

後來她離開了家,不再想見到媽媽。案主走上一條很偏辟的小路,前面有一個二十來歲的男子站在那裡,案主看見他心情很激動,好想抱著他!男子先沒有理會她,案主感覺欠了他很多。案主問他:「你到哪裡去了,那麼久都沒有見到你?」男子流著淚沒有說話,案主心裡也很難受,感覺離不開他,男子默默地擁抱著她。案主又問:「你去哪裡了,這麼久都不見你?」男子說:「你什麼都不要問了。」說完牽著她的手一直往前跑,跑了很久,這時,路前方一個高個子男人擋住了他們,很凶地問案主:「你滾到哪裡去?」隨手一巴掌就甩過來!後面來了兩個人拖住男人,勸他不要打了,他卻說:「不打死她才怪呢!」 案主很害怕,他是案主的丈夫,丈夫要她回家但遭案主拒絕,老公指著男子問:「你是不是要跟那個男人跑?」案主不敢說,男子也沒有說話。他們在那裡僵持了好久,大家都沒有說話。案主說,他很害怕,不想跟丈夫走但是又不敢拒絕。後來被丈夫強行帶回家。一回到家,就被丈夫暴打一頓,並惡狠狠地對她說:「你這輩子都是我的!你是不是還有其他男人?」案主一直在哭,沒有說話。丈夫後來出去了,再也沒有回來。

那一世的丈夫就是今世的丈夫。丈夫出門後,老師叫案主跟他出門看看他怎麼樣了,在催眠中,看見他跑在海邊哭泣,樣子好可憐,再也不想過這樣的日子,說死了算了,然後就往海裡一步步走下去,海水將他淹沒了。見此情景案主沒有一點難受。那一世案主也覺得這樣生活沒意思,就投海自盡了。

再前世。在古代的中國,案主是個十八九歲的女僕人,正在河邊洗衣服,這時,過來一個五十歲的中年男人對案主很凶地叫:「你怎麼洗這麼一點點衣服還要那麼久時間?」又過來一個二十歲的男孩子幫她,對中年男人說:「你沒看見她洗了這麼一大堆衣服嗎?你怎麼老是罵她?」中年男子是大管家,年輕男子也是僕人。回去後,男孩子要幫助案主晾衣服,大管家不准,說被主人看見就麻煩,於是男孩子在一旁靜靜地看著案主晾衣服,案主的心裡很歡喜,感覺他對自己真好,他處處幫助案主。案主說,她很討厭大管家。因為他總是針對自己。有一天,案主做錯一點小事情,被罰跪在大廳,女主人一邊罵她一邊要攆案主離開,還不給工錢。案主跪在那裡苦苦哀求主人留下她,因為她很需要這份工作,她想要賺很多錢,就是想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這時,管家也在一邊附和主人,無視案主的請求,男孩子也出來跪在那裡幫她求情,見留下無望,案主回到房間收拾衣服準備離開。男孩子跑過來拉著案主的手說他也不做了,要和她一起走!什麼都不要了。於是,他們一起離開,沒有地方住宿,就在豬欄旁邊住下。

男孩子出去找事做,案主說,他在山上割豬草,從山崖上掉下來摔死了。案主很難過,一邊哭著一邊說她在世上沒有親人了,他就是今世來找案主的那個男同學,今生這個男同學對案主很好。案主站在那裡哭了幾天,心裡感覺很對不起他,他是因為自己才死去的。之後,案主每天坐在豬欄邊哭泣發呆。在那裡躺了好幾天,想想他不在我也活得沒意思。於是也跑到男孩子掉崖的地方跳了下去!大管家是今生的公公。女主人就是今生的婆婆。

回到更早前世。案主是個二十歲左右很霸道的公主。總是高高在上,看不起人,身邊有個對自己很好的宮女,處處照顧維護她,父皇要將案主許配給大臣的兒子,他長得很英俊,但他不喜歡案主,最終他們成親了,婚後他對妻子不好,喜歡她身邊的一個宮女,他們經常悄悄在一起,因此事他們經常吵架,丈夫說妻子性格太囂張,還說那個宮女好,在她身上有很多妻子所沒有的優點。聽到這些,案主恨死他們倆了,千方百計要弄死宮女。有一天,案主命人把宮女帶到很遠的森林將宮女殺死了,心裡想著就是不能讓他們相好!丈夫知道後更加怨恨妻子,他們天天吵,感情越來越不好,丈夫還揚言說:「我娶完皇宮的宮女都不會再要你!」案主反譏道:「你不要我也行,我過不好,也讓你過得不好!」丈夫連續娶了幾房老婆。當時的丈夫就是今世的丈夫。被殺掉的宮女就是今生丈夫保持多年關係的情人。對案主很好的宮女是今生的男同學。那一世,案主覺得活得很沒面子,割脈自殺了。

催眠到這裡,案主完全明白了這幾世的因果。明白了丈夫為什麼對自己不好,男同學為什麼對自己這麼好。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