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測試一下 你有面部識別的超能力嗎?

面部識別能力測試,如果你能在8秒內識別這8張臉,可能就是超級面部識別能力者。

2014年8月28日,14歲的Alice Gross在西倫敦失蹤。閉路電視拍到她失蹤前帶著她的黑色背包,在夏日的雨中沿著運河小徑行走。自從2005年發生倫敦爆炸案之後,倫敦警察局就加強了警力,他們一共出動了600名警官來尋找她。但5周後等警方拼湊好閉路電視的片段時,他們在賓特河發現了她的屍體。他們鎖定了一名嫌疑人:拉脫維亞建築工人Arnis Zalkalns。


在掃瞄監控錄像的Paul Hyland。一張臉他只要看過一次就不會忘記。

在此過程中,十位特別的警察首次展現了他們的超級面部識別能力。他們看了上千個小時畫面模糊的低品質閉路電視視頻,在幾天內鎖定了受害者和嫌疑人Zalkalns。他們還精確繪製出了時間線幫助結案。他們的特技就是他們自己也很少會意識到的超級面部識別能力。

科學家們也是知道現在才開始理解為何有些人擁有這種能力以及這種能力的原理所在。現在你可以去這個頁面做測試,看自己是否具有這種能力。

費城蓋茨保學院的心理學家Richard Russell說:「如果你常常在沒有背景的情況下認出一個人,那麼這可能就是你擁有這種能力的徵兆。如果你認出別人的概率遠遠大於他們認出你的概率,那麼這也是個徵兆。許多人通常不確定是否該上前打招呼,因為他們通常只是意外遇見過對方,擔心對方會覺得自己是個跟蹤者。而有些人就假裝自己不認識這些人。」

Russell在2006年對超級面部識別者非常感興趣,那時他發現人們認出其他人臉的能力非常低。在他測試的參與者中,只有百分之二的人能感覺到低頻光。他想這些人可能具有一些人們意想不到的能力。普通人能認出他們之前曾瞥見過的百分之二十的臉,而超級面部識別者能認出百分之八十。

他的一名調查對象Jennifer Jarett是紐約市一名44歲的不當行為調查員。她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的能力是在她15歲那年。她與家人去夏威夷度假時在飛機上看到一名坐在前排的男子,她告訴家人該男子是個名人,但家人一笑了之,因為沒有人認出他。假期過後,她與家人一起在電視裡看到了度假時遇到的Granville Van Dusen,她的家人才意識到她確實認出他來了。


監控視頻裡的盜竊嫌疑人和最終逮到的疑犯之一


監控視頻裡的盜竊嫌疑人和最終逮到的疑犯之二

就在同一時間,偵探總督察Neville發現倫敦警察局裡的一些警員能在畫面模糊的照片中準確找出罪犯,他希望心理學家能找出這些人能力的極限並找出怎樣才能讓這些人更好地工作。於是他聯繫到了英國格林威治大學的心理學家Josh Davis。他們聯手測試了250名警員,發現有8名警員具備這種能力。

倫敦暴動成為Neville超級面部識別者項目的轉折點。那時他讓20名超級面部識別者看了大約五千張照片,找到了609名嫌疑人,其中百分之六十五最終上了法庭。

警察Gary Collins就是這樣的面部識別者之一,他猜測也許是他的業餘愛好令他擁有這種專注於細節的能力或者獨特的辨認模式。他認出了倫敦暴亂中的暴徒Stephen Prince,雖然他上一次見到他還是在六年前,但他很確定那就是他。最終Stephen Prince被判了六年有期徒刑。

雖然科學家們尚不明確Collins警員的大腦有何特別,但他們知道大部分面部識別由大腦的紡錘狀腦回進行處理。這裡發生畸形就會導致人臉盲或者產生面部幻覺。

進化心理學家對此尤為感興趣,因為臉與我們對世界的理解有關。新生兒在出生兩天後就能辨認出它的母親,有些六個月大的嬰兒能夠認出其他人的臉。那些擅長認臉的人更外向,也能更快地獲得別人的信任。

2011年,東倫敦大學的心理學家Ash Jansari徵集了700名倫敦科學博物館的參觀者,讓這些年齡在6-74歲之間的人參與劍橋人臉記憶測試,結果發現大約有百分之一的人是超級面部識別者。研究還發現所有人類處理面部信息的方式都一樣——他們將臉看作整體而不是一系列個體的集合。

除了抓捕嫌疑犯之外,超級面部識別者還有意想不到的用途,比如法庭的目擊證人。Russell表示可以用面部識別分數來反駁證人或者支持證人的證詞。當然,除了科學之外,超級面部識別也有助於你的愛情生活。

紐約人Jarett表示她曾在網上與一名陌生人交流。幾年後,她碰巧給他指路。她回家後立刻給他發郵件說她在街上認出他了,最後他們開始在現實生活中約會。

而對於Alice Gross這樣的受害者,超級面部識別者成為了破案關鍵。偵探總督察Neville表示:「倫敦警隊共有五萬名警員,因此我們警隊中大約能出現五百名超級面部識別者。我們希望找出這些人,讓他們更有效地工作。」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