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揭秘西藏靈魂調香師:與神對話的男人

修路、造房子當然也很重要,但是留存不了幾十年。
可是藏香文化已經傳了千年了,藏香文化更加重要。

2015年6月11日,海拔3800米的旺波日山上,氧氣已變得非常稀薄。天空潔凈湛藍,不可思議得如同琉璃世界一般。仁青德哲背著去世親人的骨灰,來到了拉薩的甘丹寺。這一刻,他終於完成了自己曾發下的願心:在自己製作藏香十周年即將到來的時候,從家鄉四川阿壩出發,磕長頭至拉薩。

在沒做藏香之前,仁青德哲為了替父還債,每天清晨起床,蹬著三輪車賣蜂窩煤為生。一次賣煤途中,他了解到當地有一位善制藏香的老師父。當時出於學得一技傍身,養家糊口的想法,便拜在了這位老師父的門下。這一次拜師是仁青德哲一生的轉折點,從此他便與藏香結下深厚的緣分。

每年7月開始,仁青德哲都要前往西藏、四川、雲南等藏區的深山中,採集製作藏香的原材。師父教導他:藥材須在日出與日落時分採摘,同一種藥材在不同時間採摘,在陰坡、陽坡採摘,藥效就會不同;採摘藥材時,必須微笑,你微笑,藥材就會微笑;而每當採摘原材時,都應該心中念誦藥師佛心咒,虔誠的信仰和宗教的加持都能讓做出來的藏香更加優質。

師父曾對仁青德哲說:好的藏香會自己說話。仁青德哲製作的香,不刺激、不強烈,氣味是一點點蔓延出來。一次,他將自己的藏香帶給了布達拉宮和大昭寺的香燈師看。香燈師發現他製作的藏香非常純凈,就讓他專門為布達拉宮和大昭寺供香。然而哪怕到了今天,仁青德哲已做藏香十一年,談及藏香文化,他仍然回答:不太懂。

製作唐卡,素描十二年才能算入門,好的工藝都需要久久為功。仁青德哲制香,單單是炮製這一步驟,就需要不同原材配合雪山融水、河水、泉水等不同的水。其間選擇、取捨,皆憑著師父傳下來的古法和自己的經驗。他至今還記得恩師,蒙上雙眼抓捏藏葯斤兩絲毫不差的絕技。他說:恩師所做的藏香餘韻能七天不散,自己還遠遠沒到這個水平。

每一年,製作藏香掙下的錢,在滿足吃住基本所需後,仁青德哲都會捐給寺廟和生活困難的人。他說:“藏香的製作並非我一個人完成,要依靠大自然中的一切生靈共同完成。一切福報均源自大自然的饋贈,藏香換來的錢財,捐贈給佛祖和救助窮苦人都是功德。”

優質的藏香不僅僅需要制香師豐富的經驗,更需要宗教與信仰加持。這信仰出於藏傳佛教,入於塵世的慈悲。佛教有一句話:“一色一香,無非中道”,意即微小的事物也蘊含大道——藏香是藏族文化中的千年瑰寶,也是虔誠藏香制香師的千年大愛。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