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我的前世與大魚

我想問大家一個問題,那就是:“人的一生,能夠活幾次?”

這個問題,初看,好像問得有點蠢,但我曾經讀到過一句很有意思的話,叫做“人生三截草,後事前世報”,又有一個很有意思的詞語,叫做“輪迴”。前者意思是說你後來的一切幸福和厄運,都是來自於你以前的所作所為;後者意思就多了,有一種說法是:別人經歷痛苦,我們無動於衷,不久我們也會像他一樣。又有一種說法是:人生一切事,你經歷過的事情,會再經歷幾次。如何識別它是你經歷過的,就看個人修為的高深,和心眼裡的智慧清明了,聰明人,總是能夠發現隱藏在真相後面的事實本質的。而正是因為這樣,我覺得人生倒是一次很不錯的旅行。至少我們可以從頭再來,把你所做的錯事改正。古人云,知錯就改,善莫大焉。

有人就問我,你難道已經活了好幾世了嗎?我不敢那麼說,我只能說,目前看來,是兩世。至於我是怎麼知道的,這和一條大魚有關,只是這條魚,到底應該怎麼說才好呢?

就從一次奇怪的演出開始說起吧……

在我未上小學前,我父親的職業是一名戲劇演員,而母親則是劇團裡的服裝師,由於劇目很受觀眾歡迎的緣故,一直在巡迴演出。於是劇團走到哪裡,他們就到哪裡,我也跟著到哪裡。就像流浪的吉普塞人一樣,居無定所。有趣的是,父親高鼻深目,頭髮烏黑捲曲,還真的挺像吉普塞人的。

那時的演出真的是非常的火爆,因為文化娛樂的缺少,以及演員本身演技的高超,觀眾如痴如醉的程度,讓年幼的我記憶猶新。陶醉到什麼程度呢?舉個例子,有一天晚上,在一個小鎮上演出,那天觀眾是滿座的,全場戲下來,居然沒有人鼓掌打攪,直到最後結束才掌聲雷動。我呢,就搬個小凳子坐在後台,也看得津津有味。當演出結束後,燈光師熄了頂燈,開了邊門的小燈,所有的觀眾都離場了,清潔工還沒有來打掃,演員和樂師都到後台休息去了。我一個人走在空蕩蕩的劇場裡,忽然,一個小菜瓜,從我腳下骨碌骨碌地往樂池那方向滾了過去……

那時候,小鎮上的平常人家的物質生活是很貧乏的,貧乏到什麼程度呢?貧乏到能吃到探望病人的水果罐頭,就認為是一種極大的享受了。我是一個未滿5歲的小孩,平時沒有水果可吃,又因為隨著大人過著“處處無家處處家”的生活,所以就連一般的蔬菜,象胡蘿蔔,菜瓜什麼的,除了吃飯,平時也都是很少有機會吃到的。所以這次,我的兩個小眼睛自然而然是貪婪地跟著那個小菜瓜也一路骨碌骨碌的看過去了,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你們猜猜,我看見了什麼?那一瞬間,我發誓,我看見了小孩子最最嚮往的天堂……

樂池和第一排觀眾席中間的那一長條水泥走道上,滿地都是水果和零食!!都是我平時看得到卻沒有能力吃到的好東西!香蕉,蘋果,李子​​,梨,甘蔗,橘子,,菜瓜,西瓜,瓜子,花生,水果糖……要什麼有什麼!老天啊,這簡直是一場盛宴!……甚至還有一些瓜果,還在陸陸續續地從後面觀眾席裡的地上滾過來!!!

我被這個場景驚呆了,不敢相信的跑過去抱起一個小個的西瓜舉到眼前猛看一分鐘,才歡歡喜喜地摟著它跑進去給母親看:“媽媽,你看,我有一個瓜!”一旁的琴師何叔叔問我:“小丫頭,誰給的?”“下面揀的。”“揀的?哪有這樣的好事?”“真的,是揀的,還有好多好多……”

接下來的場景,就是一場全團總動兵的揀零食大戰,每個人都喜笑顏開,每個人都找到了自己最喜歡吃的東西,可以說,我自從進那個劇團後,就沒有比那天晚上,更加快樂有趣的時刻了。這些東西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呢?自然是因為演出太美妙,引得觀眾們連零食也忘了吃,最後落在劇場裡,成了我們的“戰利品”!

這個小小的插曲,讓我們比平時至少晚了一個半小時​​睡覺,大人自然沒有什麼,我這個小東西就困得哈欠連天了,只好趴在爸爸的背上,象睡在搖籃裡,一步三點頭地被爸爸背著往臨時宿舍裡走。

奇異的東西,之所以被人稱作奇異,就是因為,它總喜歡在你根本無防備的時候,忽然出現在你的面前,讓你在俗世的片刻之歡後,結結實實地嚇一大跳!

就在我們一群人歡聲笑語地走到宿舍門口時,好像是領頭一個人的手電筒忽然熄滅了,又好像是宿舍的開門鑰匙不見了,反正我是迷迷糊糊聽見有人開始嚷嚷:“怎麼了,怎麼了……”聲音驚醒了我,當我抬起頭,睜大雙眼看向前面人群的時候,我看見了一幕奇景:

一條大魚!

不對!準確的說應該是一條大魚的黑影子,大約有一米左右長,當著我的面,在暗夜裡的香煙頭髮出的一閃一閃的小紅光中,從宿舍那帶著鐵枝杈的大門上,輕巧地一躍而過!

我可以發誓,我看到的絕對是一條大魚的影子而不是其他的東西,於是我用手指著那裡喊起來:“媽媽,有魚,大魚啊……”

媽媽笑了:“你睡迷糊了吧?哪來的魚啊。”

“恩?沒有麼?我看見了啊?”小小的我不服氣地辯解。

“快睡覺,別胡說八道了……”

事情就這樣過去了,大魚的故事,暫且……告一段落。

肯定有朋友不服氣了,這叫什麼故事啊?這明明就是你一個小孩子睡覺,做了個迷糊夢嘛!請注意了,我剛才說的是:“暫且,告一段落……”

本來,如此簡單的一段小插曲,是不應該出現在這個故事集裡的,因為它看起來實在是太稀鬆平常了,簡直就是和朋友們說的一樣:一個小孩子睡覺做的迷糊夢。好吧,我們暫且就先當它是一個迷糊夢。那麼,請大家注意迷糊夢的這些條件:  

1、我是小孩,可能是幻想; 
2、我半夢半醒,可能是做夢;
3、長夜漫漫,星光黯淡,可能是視線不清;
4、鄉下樹影憧憧,還有飛行的夜鳥,可能是看錯了。

哈哈,能夠否定我的條件都在這裡了,好像答案也已經敲定了,不是麼?請等等,看完我後面的經歷,大家再下結論吧。

2005年10月3日,我們這裡有花車遊覽,在我們那裡最繁華的大街——解放路上,跑了整整2小時。我和一個姓羅的朋友一同觀看,看完以後,我們談笑著走向另外一條叫做人民南路的商業街。

時值八點半,我站的地方正好可以看見街西北角的文化廣場附近的四面塔大鐘,街上開著的店鋪還有一些,但是不多,行人也不多,十月的初秋,老闆已經不再象夏天那樣喜歡開門做夜生意了。

既然沒有店鋪可以逛,我就央告朋友往回走,她答應了,拉起我大步流星。正當經過一個由白鐵皮搭成的,橫跨街道兩面的霓虹燈廣告做的拱門時,毫無理由的一抬頭,我居然又看見了它——那條大魚黑色的影子!它還是那麼輕巧地,優雅地縱身一躍,從廣告門上翻身越過,就像我4歲那年看到的一模一樣!只是更加清楚一些,因為它這次是在燈光朗朗的大街上!

我當時驚愕極了,簡直像個木頭人,頭扭到後面就一直沒有扭回來,就保持著那樣奇怪的姿勢被朋友拉著走,還在望著那個廣告門。朋友很奇怪,擔心地問道:“你看到誰啦?啊?說話呀?”我一下子醒悟過來,看著她的臉,要不說吧,心裡驚得要命;要說吧,此人膽大嘴利又好嘲人,怕被她當作發癲給其他朋友當笑話講。就掩飾道:“沒什麼,其實不認識的。”一路上,我還是發呆,想著這個事情。就那樣,拉拉扯扯地回到了家裡。

從那天起,我的生活越來越奇怪了,很多事情,都像是似曾相識,曾經做過的一樣,只是什麼時候做過,又想不起來,覺得不是最近,而是很久以前,而久未謀面的許多和我父母相識的故人,特別是當時劇團裡的一些同事,又一個一個地出現在了我們的生活裡……

朋友,27年前的那條大魚的影子,你有理由說是我眼花,或者是少不更事的幻想。那麼27​​年後的今天,在人來人往,霓虹閃爍的大街上,我看到的大魚影子,又算是什麼呢?結合後來的種種奇異的感覺,你能給我一個比我所說的“我正在重新活一次”更加合理的解釋嗎?

就算是世事的輪迴吧,我想,今世,我會告戒自己,不要再做錯事,要讓自己變得更加善良,這樣我會比以前還要幸福。至少在將來回到天界的時候,我不會因為自己沒有做過善事而太過羞恥,無法見人……

关键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